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签字

  经医生诊断彭远航得的是阑尾炎,需要立马做切除手术,但是在做手术之前有一个重要的程序就是家属签字。

医生给了张晓萌一份拟好的阑尾手术切除医生免责书,并非常严肃地问:“你是患者的家属吗?是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我们好立马给患者做手术。”

张晓萌恐惧地看着免责书,免责书上的每一个风险都会置人于死地,就像一个即将出征的战士在临别之前获得的不是凯旋而归的祝福,而是一去不复返的离愁一般。上面的每一个字就像带着生命般地在她的眼前晃动着,晃得她脑袋嗡嗡作响。她拿着免责书的手在不停地颤抖,问:“医生……这个手术的风险有多大?”

医生面色严肃,说:“像这样的手术,我们的成功率是很高的,但是我们不排除手术中出现的任何意外情况,你是患者家属吗?”

张晓萌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望着这般的张晓萌,医生有些着急:“你到底是不是患者的家属,是的话麻烦你尽快签字,我们好为患者做手术。”

“这样……您在给点时间,我需要和家里人联系一下。”张晓萌不知所措,声音打颤。

“那你快点,病人的状况不能再拖了,我待会过来取单子。”医生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走开了。

张晓萌拿出手机先打给莫莉,只听手机那边说: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情急之下,她又打给彭志成,然而提示音依旧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此时,她一个头两个大,不禁埋怨:“关键时刻,怎么全关机!”

她急躁地在走廊里踱来踱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眼前一亮说:“对了,打给大哥!”

当熟悉的提示音再一次响起时,她彻底地绝望了。

“怎么办?怎么办?生死攸关的大事总不能我拿主意吧?万一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怎么跟家人交待呀?”张晓萌急坏了,不知道这个字到底该签,还是不该签。

只见,刚才的那位医生又来了,“字签了吗?”

“可以不用做手术吗?”张晓萌眼巴巴地瞅着医生,希望可以从医生那里听到她想要的回答。

“他的情况你也已经看到了,手术必须得做。”

“那不签字可以吗?”

“这是医院的规定,不签字是没法做手术的。”医生斩钉截铁地说。

“容我再想想。”张晓萌依旧拿不定主意,一双手一遍遍地握紧,又一遍遍地松开。

医生比刚才更加着急了,“时间不等人,你每拖一秒,患者就多了一丝风险,所以请你抓紧时间。”

愣了两秒钟,张晓萌觉得手中的笔有千斤重,不签无法医治,签了生死难料。虽然她和彭远航的关系一直处于冰点的位置,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想起他那张惨白的脸,她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丢了性命呢?既然如此,那就放手一搏吧,只见她在签字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可是她从小到大做的最艰难的一次决定!

其实阑尾手术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手术,但是对于刚刚成年的张晓萌来讲,特别是在父亲因病去世之后,她不敢面对家人因生病带给她的那种心理压力。那种压力让她无助到窒息,让她意识到生命的脆弱,脆弱的竟还不如一只蝼蚁。

彭远航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灯亮得格外耀眼。

张晓萌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整个人乱成了一团麻!她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的漫长,短短的一个小时,就像熬过了一年的时间。

她无力地倚靠在手术室对面的白色墙壁上,一双灵动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术室上面亮着的手术灯,没有了以往的活气,原来红色是那么刺眼的一道色,红的可以灼伤人的眼睛。

学校的考试已经结束,郝辰逸和南阳走出考场。

“你表哥没来考试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给他打电话,手机关机了。”南阳疑惑不解,对于考试这么重大的事情,还重来没有人旷考过。

“他会不会忘记今天要考试这一回事了?”

“怎么可能!这么重要的考试,表哥怎么会忘记呢?!”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四目相对,两人立马上车,开往苏家。

张晓萌的手机在安静的手术室外响得异常刺耳,这也让她更加地心乱如麻了。

上官一诺对着手机劈头盖脸的把她凶了一顿,“死丫头,你干嘛去了?你不知道今天有公共课考试吗?不考试可是要被扣学分的!”

张晓萌心力交瘁,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她现在真想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以前在学校跑三千米都没有感觉这么累过。

“喂……喂……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喂……”

“哎呀!我又不是聋子,当然听到了。”张晓萌不耐烦地说,双眼依旧一眨不眨地望着手术室外的红色亮灯。

“你是不是病了,怎么有气无力的。”

“我现在有事,不和你讲了!明天估计也去不了了,详细情况改天在告诉你。”

“你有没有向老师请假,是不是真的病了……”

没等上官一诺说完,张晓萌就把电话挂了,她觉得打电话只会让她心神不宁。

郝辰逸和南阳到达彭家别墅时百思不得其解,以前无论什么时候来大门总是敞着的,可如今却落了锁。

南阳不甘心地在门外连喊几声。郝辰逸说:“要不咱们先回去,晚上再来看看?”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手术灯终于由那道刺眼的红色变成了绿色,张晓萌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下了。

因为麻醉的缘故彭远航仍处于昏迷之中,张晓萌委托一位护士帮忙照看着,便去办理住院手续了。尔后她又去买了一些住院用的必备品,因为韩姨家里有事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所以这些事情如今只能靠她一个人来张罗。

下午六点钟,彭远航醒了,麻药的作用已经退去,伤口处不时传来阵阵剧痛,他只能按照医生的嘱咐半卧在床上,一动不动。

轻轻地推门声,他知道是张晓萌回来了,因为查房的医生刚刚出去。可是不善言谈的他不知道应该跟她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闭上眼睛。

张晓萌轻轻地喊了他一声,他没有回应。张晓萌又轻轻地推了他一下,他依旧没有回应。可医生说麻药的作用最多持续五个小时,现在时间都已经过了,他不应该还不醒的?张晓萌又试着推了推他,动作很轻很轻,生怕把他弄疼了,可彭远航依旧沉沉地闭着眼睛,没有半点回应。张晓萌一下子慌了,冒冒失失地跑去找医生。

“医生,303病房的那位病人怎么还没醒?”

“你说的是刚做完阑尾手术的那位病人?”

张晓萌用力地点点头,神色担忧。

“不是早就醒了吗?我们都已经巡房回来了。”

“什么,早就醒了?!”张晓萌的声音一下午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在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后,她尴尬地笑了笑,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刚才出去了一趟,回来见他还睡着,以为他一直没有醒呢!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那什么……您忙,我先回去……”

张晓萌一溜烟地跑回病房,只见彭远航依旧闭着眼睛,若不是看在他开刀的份上,她真想一脚把他踹下来。

她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双眼直勾勾地瞪着他,“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有本事你就别醒来……我就不信我这杀伤力还治不了你了,哪怕你是钢铁铸就的,我也能把你化成一滩水,更何况你这一身肉皮囊!”

这是她第一次仔细地观察彭远航,她突然间发现彭远航是她见过的长的最帅的男孩,她越看越入迷,眼睛里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喜欢。

门外走廊里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想入非非,她懊恼自己怎么会被彭远航的样貌所迷住,她一直认为自己不是轻而易举就被外貌所迷惑住的人。她定神,想要对他冷眼相对,可总感觉少了以往的厌恶。她又继续盯着彭远航看了好一会,只见她一会拧眉深思,一会又呆呆地笑着。

彭远航实在受不了这种没有暴力的虐待,只见他微微动了动没有打点滴的手臂,缓缓地睁开眼睛。

张晓萌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慌忙中立马换上了一副杀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但是心却扑通扑通地跳着。

“你醒啦!”她说。

彭远航简单地应了一声,眼睛来回地转动着,不敢与张晓萌对视。虽然他没有直截了当地向张晓萌表达谢意,但是心里却充满了感激。只是以往的种种事情,让他不知如何面对如今这么照顾他的一个“敌人”。

“醒了就好,你不知道你刚才可把我给吓坏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张晓萌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故意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彭远航内疚,谁让他骗她在先的。

“哦……我醒了之后感觉有点累,就又睡了。”

他瞄了张晓萌一眼,张晓萌也正望着他,他快速把视线移向别处问:“你去考试了吗?”

张晓萌拿着削了一半的苹果,一本正经道:“没有!”

“那怎么办?不考试是要被扣学分的,搞不好还会被通报!”彭远航的愧疚和感激又多了许多,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以为张晓萌把他送到医院后就去学校了。

“我倒是想回去呀!可是医生一会让我签这个单子,一会又让我签那个单子,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特别是签免责书的时候,我当时真想躺在手术室里的那个人就是我,至少麻药针一打什么都不知道了。”

顿了顿,又说:“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你的情况告诉学校了。学校说让我们补考,而且不会对我们做出任何处罚!还有就是你不用觉得亏欠于我,我们俩这回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

彭远航感激地笑了,冰冷的目光里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暖,轻轻地说:“谢谢。”

“谢谢”这两个字在他的心里一直是极度虚伪的,想让他对别人说声谢谢简直比登天还难,可如今他竟然对张晓萌说了。

张晓萌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她以为彭远航会不识好人心,甚至还会反过来把她痛骂一顿,但是彭远航却无比诚恳地对她说了声谢谢,这反而让她有点受宠若惊。特别是他的笑,是那样地迷人,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第五十章 签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