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没有过不去的坎

  张晓萌心事重重地坐在餐桌前,复杂的眼神里自责、痛苦、愤怒不断地交织着。尽管彭思南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来开导她,她当时也确实想明白了一些,可当她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又陷入了自己的死胡同里。她一会自责,一会又愤怒。她自责自己不应该搞不清楚状况就擅作主张,可彭远航的恶语相对又令她无比的愤怒,他可以报复她,但是无论怎样都不应该针对自己的母亲。

彭晨露瞅了她一眼,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张晓萌晃过神,尴尬地笑笑,“没事!”

“远航干嘛去了?从回来就没见到他。”莫莉扫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等着吃饭的三个孩子,关切地问。

彭思南微笑着说:“远航和朋友出去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那我们就先吃饭吧!等远航回来,我再给他做。”

一听开饭,张晓萌狼吞虎咽。她想快点吃完,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因为她不想让莫莉看出她的反常。

其他人看着她目瞪口呆,尤其是彭思南和彭晨露。他们刚才还在担心她会因为早上的事情吃不下饭,想着怎么帮忙打圆场呢,现在看来真是白担心了。因为她不仅可以吃得下饭,而且胃口好的可以吞下一头牛!只是这样未免有些夸张,反倒更易让人起疑了。

“你们看我干什么,让我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展览的稀有动物,吃饭,快吃饭,再不吃可都被我吃光了。”就连平时碰都不碰的紫甘蓝现在都被她吃得津津有味。

“丫头……你没事吧?你这样,我和你妈妈的心脏可受不了。”彭志成略有担忧地说。

“我没事,你们快吃。”张晓萌头也没抬,胡乱地夹菜。

“那你怎么把紫甘蓝也吃了,你以前不是看见就倒胃的吗?”

莫莉指了指最边上的紫甘蓝,她看得出张晓萌脸上有哭过的痕迹,尽管彭晨露用冰袋帮她敷了一下午红肿的眼睛,直到敷到她们谁也看不出她脸上有哭过的痕迹为止。

“什么紫甘蓝?!今天有紫甘蓝嘛?!”张晓萌扫视餐桌,瞪大的双眼最终定格在已经被她消灭近半的紫甘蓝上!紧接着,她干呕两声,责怪地望着餐桌上的每一个人,“哎呀……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

“看你吃的那么带劲,我们还以为你转性了呢,真不知道你满脑子在想什么?”彭志成笑眯眯地打趣道,夹起紫甘蓝津津有味地吃着。

“我看是吃的太多,满脑子的脂肪,哪还有空地思考啊!”莫莉调侃道。她猜得出张晓萌又和彭远航吵架了,不过她既然不想说,她也不想拆穿她。

餐桌上的人说说笑笑,张晓萌的胃却在翻江倒海,讨厌的紫甘蓝就像讨厌的彭远航让她难以消化。

“哼,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了!”她像看仇人似的看着那盘紫甘蓝,然后又果断地夹起来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着。

彭思南和彭晨露面面相觑。彭志成边吃,边呆呆地看着。

莫莉说:“这次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们,她的脑子确实坏掉了。”

紫甘蓝比树皮还要令人难以下咽,张晓萌再也忍受不住紫甘蓝的味道了,冲进卫生间哇哇地吐着,就差把肠子吐出来了。

彭志成说:“晓萌今天怎么回事,回到家就看她闷闷不乐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你阿姨?”

“您想多了爸爸,我们之间能有什么事是瞒得了你们的!”彭晨露边说,边偷瞄了彭思南一眼。

莫莉注意到了彭晨露的小动作,嘴上却说:“甭管她,吃咱们的!真不知今天撞了哪门子邪了!”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她!”

彭晨露撂下碗筷,跑到卫生间帮张晓萌拍背,边拍边轻声说:“你知道你有多反常吗,还好爸爸和阿姨没有起疑心!”

只听,张晓萌又“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饭后,彭思南把莫莉叫到书房。

他说:“回来后,都没有时间和您好好地谈谈。”

“阿姨也正想找你谈谈呢!”莫莉说着,在单人红木沙发上坐下,一脸慈祥。

“是妈妈,不是阿姨!”彭思南可爱地说。

莫莉听得心里暖暖的,她为她的错误感到抱歉,“阿……妈的错,妈的错……”

“是不是还不习惯我这样称呼您?”彭思南说着,到了杯温水给莫莉。

“是有点不习惯,你也知道,你没回来之前,晨露一直称呼我阿姨的!”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喜欢您,尊敬您,就像对爸爸那样!”

莫莉发自内心地笑着,“我也同样喜欢你们,是你们带给我别样的幸福!不瞒你说,一开始我确实有压力,我怕我会让你们失望!”

“您在没见到我之前,是不是以为我会像远航一样?”彭思南逗趣地问。

提到彭远航,莫莉的脸上多了几分怜悯,“远航和你们不一样,晨露打小住在姥姥家,有亲人陪着,你在国外上学虽然离家遥远,但是有很多同学陪着,过得也充实。可远航就不一样了,他从小就要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您不怪他吗?”彭思南问。

“为什么要怪他呢?天底下哪有做父母的责怪自己孩子的!”

“是我和爸爸亏欠他的!”彭思南低下头,自责起来。

莫莉安慰说:“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当时也只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爸爸年纪大了,远航的心里始终有个未打开的结,以后这个家真的就要辛苦您了!”

“我们是一家人,干嘛说的这么客气,这反倒让妈妈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彭思南笑着说:“对,我们是一家人!不应该这么客气!”

“有回国就业的打算吗?”

“不瞒您说,最开始的打算是留在国外。”顿了顿,接着说:“可当我回来见到爸爸鬓角的白发,以及脸上的皱纹时,我当时就对自己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回来!”

“你爸爸听到会很欣慰的!”

“谢谢您来到我们家,真的谢谢您和晓萌,她总是为家里带来欢乐,否则家里还会像以前一样地死气沉沉!”彭思南看着莫莉的眼睛里带着无比地真诚。

“只要你们不嫌她无理取闹就好!”

犹豫了片刻,莫莉问:“她今天是不是又惹远航不高兴了?”

彭思南先是一愣,尔后笑着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您不用担心,我反倒觉得吵吵闹闹有时更容易增进彼此间的感情!”

“行,我相信你,那我就不问了!”

张晓萌心不在焉地在客厅里踱来踱去。

莫莉被晃得头昏眼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你来来回回的几十遍了,就算你不累,我的眼睛都快被你给晃花了!”

张晓萌停止晃动,双手揉着肚子,勉强地笑着说:“紫甘蓝吃多了,胃不舒服,多走两步消化消化!”

“多长时间了还没消化干净,我看你是心里的事没有消化干净吧?”

“我吃得饱,穿得暖,能有什么心事!”她坐在彭晨露的旁边,尽量保持愉悦地说:“您就专心看电视吧,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影响到您!”

彭晨露握住张晓萌的手,彭思南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而这一切都被莫莉看在了眼里!

时针已经指到10的位置,彭远航还是没有回来。

张晓萌现在最担心的是万一彭远航回来看到她还住在家里会不会大发雷霆?会不会把给她轰出去?会不会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莫莉的身上?想到这里,她又不知不觉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她一会看看被路灯照亮的花园,一会又看看滴滴答答的挂钟。

只听,客厅的门开了。

张晓萌猛地一个哆嗦,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地望着走进来的彭远航。彭远航笔直地站在门口,同样用眼角的余光回看着。眼角碰眼角的瞬间,张晓萌猛然避开了。

彭远航径直走向二楼,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在他的身后留下了高度密集的酒精味。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莫莉着急地起身,准备上楼。

在这个稍有不是就瞬间点燃导火索的关键时刻,彭思南怎么会让莫莉去见彭远航呢,只听他果断地叫住莫莉说:“妈,您看电视吧,我去!”

莫莉犹豫了片刻,认为彭思南说的有道理,就又坐回到了沙发上。

彭晨露跟着彭思南上了二楼。过了一会儿,张晓萌也跟了上去。

彭思南故意把门留了一条缝儿,张晓萌和彭晨露悄悄地站在门外,仔细地听着卧室里的谈话。

“这么晚回来,和朋友喝酒去了?”彭思南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一脸平静。

彭远航坐在床边没有说话,点点头算是回答。

“吃饭了没有?没吃的话,让韩姨给你做些。”

“没胃口,不想吃。”话说着,彭远航倒在床上,头枕着双臂,望着天花板。

“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

彭远航垂下眼帘,没有吭声。

彭思南说:“男子汉大丈夫想开些,晓萌的做法虽然不对,但是以你对她的态度和你做事的方法,也难免会让她对你产生误会。你仔细想想,她也是为了你好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

彭远航揉了揉略有晕眩的太阳穴,依旧没有说话。

彭思南接着说:“再说,她也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何况你今天的话也着实说重了些,所以就不要再生气了!还有就是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爸爸他们,我不想让他们因为这些事而为难,另外就是晓萌没有从家里搬出去!”

彭远航做了个深呼吸,从床上坐起来:“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气早就过了,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两次都被人当做……”后面几个字他没有勇气说下去,眼睛里充满了无助。

彭思南感到无比的愧疚和心疼,自责地说:“自从妈妈去世后,你几乎就没有享受过家的温暖,我这几年一直在国外,也没有机会照顾你,所有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一个人去背!”

顿了顿,握住他的手,又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大哥一定会留下来陪你!”

“在我心里,你已经做的够好了,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其实是我不知道怎样改变自己,因为它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一道挥之不去的坎!”

“记住大哥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过不去的坎!但如果你本身就是一道坎的话,你只会陷入自己的无限斗争中,并且还会越陷越深!”

“可是我该怎样去做呢?”彭远航抱头拧眉,表情痛苦无奈。

彭思南心酸的像是一袋陈年老醋,搂住他的肩膀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可以尝试着去改变一些做事的态度和方法,这样可能就会消除别人对你的误解。”

彭远航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吗?”

但紧接着,又颇为失落地说,“但是我已经习惯这样了,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改得掉呢?”

“其实这没有什么难的,你只需要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一翘,然后声音在微微低那么一丁点,还有就是不要无视他人,要直视和你说话人的眼睛就可以了。”

彭远航按照彭思南说的努力做了一遍,问:“是这样吗?”

彭思南笑着点点头,“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

“可即便这样做能够消除别人对我的误解,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够与他们和睦相处,况且人和人之间也不是客客气气就能相处的!就像我和她,谁看谁都不顺眼!”

“但是我们总不能因为看谁不顺眼,就不搭理谁吧?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的好!虽然人和人之间不是客客气气就能相处的,但是不客客气气是肯定不能相处的!何况晓萌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相信时间长了,你们之间的隔阂会化解的!”

彭远航想了一会,说:“我会努力的!”

听到彭远航这样说,躲在门外的张晓萌和彭晨露笑了!

卧室内……

“你不觉得晓萌今天怪怪的吗?”彭志成把商业论坛放在床头柜上,对从卫生间出来的莫莉说。

“何止他一个,他们四个都怪怪的!”莫莉边说边爬上床,与彭志成并排坐着。

“不会是吵架了吧?”

“我看没那么简单!”

“要不咱们问问思南?”

莫莉淡淡地笑笑,说:“思南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如果有必要,他会告诉我们的!”

“可是我担心……”

“你就把心牢牢地放在肚子里吧!况且,我认为孩子们之间的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的好,如果真的解决不了,不还有我这个和事佬了吗!”

“真是辛苦你了!”彭志成拉住莫莉的手,紧紧地握着。

莫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笑着说:“我不觉得辛苦,我觉得这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彭志成的心里升起满满地感激,拥住莫莉说:“你事事都为这个家考虑,即使远航和晓萌闹别扭,你也总是帮着远航说话,你就不怕事后晓萌会埋怨你,怪你太偏心了吗?”

“放心吧,我了解晓萌,晓萌她是不会那样想的,只是……远航这孩子特别让我心疼!”

“唉……”彭志成沉重地叹了口气,“我亏欠他的,却要让你来弥补!”

“说什么呢!我们是夫妻,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再说了,你不也是每次都在远航和晓萌闹别扭时,帮着晓萌说话吗!”

彭志成在莫莉的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发自肺腑地说:“能娶到你,真是我后半辈子修来的福气!”

莫莉依偎在他的怀里,幸福地笑着。

第四十五章 没有过不去的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