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独处生病

  十天后……

莫莉接完一通国际长途,即刻来到彭志成的办公室。

“美国那边来消息了,是关于续约的事情。”

彭志成放下手中审批的文件,若有所思:“他们那边怎么说?”

“他们希望您能亲自去一趟,他们那边称如果您不去,合同就签不下来。”

“我们公司的代表不是在那吗?”

“他们说不愿意和我们的代表谈,而且他们表明想和我们续约,只是价格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所以想请您亲自去一趟。”

“什么时候起身?”

“尽快。”

“那你回去准备一下,今晚我们就出发。”

彭志成拿起电话,按下重播键,“订两张今晚去纽约的机票。”

美国的这家公司是彭志成的大客户之一,因为制作成本有所提高,所以彭志成提高了出口价格,但是美国的公司一直压价,双方就价格问题始终没有谈妥,合同也一直未签。

就在当天下午,彭思南也刚好接到了公司布置的新任务,说是派他去参加一项计算机研发项目,让他立刻就动身。

彭远航看到门口摆放着的行李,即刻奔往彭思南的卧室。

彭思南站在窗边,望着窗外。

彭远航望着他挺拔的背影,不舍地问:“大哥,你要走了吗?”

“公司那边派我回去参加一个研讨会。”彭思南转身说。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怎么啦,舍不得大哥走啊?”彭思南尽量保持愉快地说,他不喜欢分离前忧伤不舍的场景。

“才回来不到一个月就要走,你们公司也太不近人情了,就不能让你在家多待几天吗?”

彭思南笑了笑,说:“高兴点,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带我和晨露说一声,就说时间紧迫,我没时间去姥姥家跟她们告别了。”

彭志成一进客厅,一眼便看到了放在门口的行李。

“爸妈,你们回来了。”彭思南如往常一样地同他们打招呼。

彭远航跟在他的身后闷闷不乐。

彭志成指着行李问:“你这是要回美国了吗?”

“公司有急事,让我立刻回去。”

“订机票了吗?”

“订了,今天晚上7点的。”

“那正好,和你爸我们一起去。”莫莉说完,就去卧室收拾行李了。

彭远航显得更加失落起来,“你们也要去美国吗?”

“那边有笔生意需要我过去,到时候家里就只有你和晓萌两个人了,你们要好好相处,晓萌是女孩子,你要多照顾她。”

彭远航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挂钟,祈祷时间能够走得慢一些。

送走了家人,家里又只剩下他自己了。寂寞跟孤独再一次爬上心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张晓萌单独住在家里,他突然希望张晓萌能够快点回来,哪怕是回来后和他大吵一架,这样他或许就不会再有被抛弃的感觉。

张晓萌兴致高昂地从外面回来了,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家里出奇的静,静得只能听到墙上钟摆的声音。她环顾四周,除了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彭远航,没有看到任何人。她不禁蹙起额头,急匆匆地跑到楼上,又急匆匆地跑下来。

彭远航表面上像是在看书,其实从张晓萌出现在他视野的那一刻,他就一直暗暗地观察着她。说不出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没有那么地落寞了。

张晓萌别扭地望了他一眼,又把头转向别处,“吭”了一声。

彭远航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看书。

张晓萌朝他做了个鬼脸,跑去厨房找韩姨,可厨房里根本没有韩姨的影子。

回到客厅,她呲牙咧嘴地瞪着彭远航冷傲的背影,然后慢吞吞地来到他的面前,不情愿地喊道:“唉……唉……”

彭远航抬眼望着她,冷冷地问:“有事吗?”

“他们呢?”张晓萌别扭地问,这可是他们半个月以来第一次说话。

“去美国了!”

张晓萌惊愕的表情僵在脸上,“什么……去美国了……我妈也去了吗?”

“不然你以为呢!”彭远航比刚才更冷地说。

张晓萌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悲惨,“老妈您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不等我回来带我一起去呢,让我和这么一个人住在家里,还不得疯啊!”她使劲地摇了摇头,不敢继续想下去。

彭远航看到她那张比霜打后的芭蕉叶还要蔫黄的脸,心里尽然有一丝丝地兴奋。

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彭远航注意到张晓萌有好几次想要开口和他讲话,但每一次都是匆匆看了他一眼,便又匆匆低下了头。彭远航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刚才的口气太过于冷淡,以至于张晓萌不敢再和他说话了,想到这里他尽然自责起来。

一晚上,张晓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快天亮时,才微微有了睡意。

“叮叮叮……叮叮叮……”

闭着眼睛,张晓萌摸索着闹钟,关上了最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

卧室里又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眯着眼睛瞅了一眼闹钟,然后倏地坐起身,整个人都来了精神,不停地喊着:“完了……完了……怎么睡得这么死!”

只听,从彭远航的卧室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

张晓萌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来到他的门前,她把竖起的耳朵紧紧地贴在房门上,却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明明听着是从他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呢?难道是我听错了?哎,都这个点了,他应该早就走了,害得自己还在这瞎担心!”

张晓萌没有多虑,背起背包,急急忙忙地跑下了楼。

彭远航惨白的脸上渗满汗水,没有一丝血气。他双手捂住肚子,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原来,他刚才想要下床拿手机,结果一不小心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咦?那不是他的车吗?他不可能不开车去学校的啊?”张晓萌沉思着,“要不就再回去看看?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万一他真的耽误了考试,自己也不好向晨露和叔叔交待不是!”

张晓萌又原路返回,只见门口的桌子上,彭远航的背包还在那里。

她急急地跑上楼,拍打着彭远航的房门,“你在不在里面,你倒是说话啊……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要进去了!”

任凭她怎么喊,怎么敲,卧室里没有一点回应。眼看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她顾不上他为她制定的那些“规矩”,直接开门而入。

房内的场景是她想不到的,她忍不住惊叹道:“天啊!怎么在地上睡觉,还有这表情……不会是生病了吧?”

张晓萌想要扶起彭远航,可彭远航实在太重了,试了好几次不仅没有把他扶起来,还差点害得把她自己也给拖倒了。

“你怎么了这是?怎么流了那么多汗,是不是发烧了?”她伸手去摸彭远航的额头,以前的种种过往全都抛在了脑后,“不烫啊?可是怎么会流那么多的汗呢?”

“我肚子疼,你帮我把手机拿来。”虽然彭远航的声音低沉痛苦,但听口气明显是在命令。

“求人办事还这种态度,我又不欠你的。”张晓萌心里不乐意地嘀咕着,但还是乖乖地把手机递给了他。

彭远航看着没电的手机,绝望地闭上眼睛,“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帮你打120吧?”张晓萌说着,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不用,我开车去医院!”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开车啊?”

“我感觉比刚才好了许多,你能不能把我扶下去?”

张晓萌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他搀扶到悍马跟前。

彭远航前脚刚上车,张晓萌后脚就跟了上去。

“你下车吧,我自己去!”彭远航说。

“可是你……”

“我说了自己去,你快下车,别耽误我的时间!”彭远航痛苦地趴在方向盘上,整个人很是虚弱,但那双眼睛却依旧地咄咄逼人。

其实他是不想耽误张晓萌考试,不想亏欠于她。可张晓萌却不这样想,她认为彭远航还再为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还再怨恨于她。

“你以为我想跟你去啊,我还不是看在叔叔,大哥还有晨露的面子上,真是不知好歹!”最后四个字她只是在心里默骂了一遍,并没有说出声。

“那就请你不用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委曲求全。”

“我真是一副热心肠给了白眼狼,最好疼得你半路去不了医院!到时候你就算是求我,我都不会帮你!哼!”

张晓萌气呼呼地下了车,高高的马尾在脑后大幅度地甩着。

眼看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考试了,从别墅区到学校坐公车最快也要二十分钟的时间,看来只能打车去学校了。但是要想从这个出门就是私家车的地方打车着实不易,而此时彭远航正开着悍马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

这个时间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

张晓萌焦急地催促着司机,尽管她知道催了也是白催。就在出租车与停在路边的一辆悍马擦肩而过时,张晓萌看到彭远航整个人都趴在了方向盘上,看样子像是昏迷了。

只见她不停地拍打着嘴巴,“真是长了张乌鸦嘴,当初只不过随便说说,怎么还真把他疼的停在了半道上。”

“师傅停车!”她慌忙说。

车刚停稳,她就跳了下去。

彭远航的脸比刚才更加地苍白了,身体还不停地抽搐着。张晓萌像是被吓住了,赶紧打了120。

第四十九章 独处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