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回国

  半个月以来,张晓萌没有和彭远航说过一句话,就连看也没有正眼看过他,家里的气氛就像随时会爆炸一般地让人窒息。

放学后,彭远航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而是独自一人去了机场。

机场里人来人往,彭远航即激动又兴奋,他翘首盼望,希望能快点见到那个让他日思夜念、两年未见的大哥。他一直佩服大哥小小的年纪就出了国,一个人在国外半工半读完成了学业。无论是亲戚还是朋友对大哥的喜爱总是要远远地超于对他的喜爱,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嫉妒大哥,他认为这些都是大哥应得的。闲来无趣他也会问自己,若是出国在外的人是他,是不是早就已经流浪街头沦为乞丐了?

一位身材修长,长得和彭远航颇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潇洒走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彭思南。和彭远航相比,彭思南阳光了许多,也稳重了许多。

彭远航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他还是那样地俊朗,那样地潇洒,而且和以前相比又多了几分成熟,总是能够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彭远航迫不及待地朝彭思南挥手,彭思南看到他,对他笑着。

兄弟俩二话没说,像是孩子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过了片刻,彭思南拍拍彭远航的后背说:“两个大老爷们这样抱着,会被别人议论的!”话语间,充满了爱怜以及久别重逢的喜悦,但是还是难掩一路奔波的劳累。

彭远航不舍地松开,脸上至始至终带着微笑,就连眼睛都是笑的。

“我才不在乎呢!我帮你拿行李,爸爸和晨露都在家等着你呢!”

彭思南把座椅稍稍往后调了些,他怀念地凝望着窗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疲惫的脸上露出浅浅笑意。

彭远航侧脸望了他一眼,说:“很累吧大哥?”

“是有那么一点!”彭思南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要不你先睡一会,到家我叫你!”

彭思南闭上眼睛,说:“两年没见,你成熟了不少,越来越男人了!”

听到彭思南的夸赞,彭远航一脸得意,“我觉得也是!”

紧接着,他问:“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回去?”

彭思南感叹道:“不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视情况而定吧!”

“每次都这样,上次回来还不到三天就回去了,你们公司也太不人性化了!干嘛不回国呢?现在国内的发展前景不比国外差!”

彭远航放慢了车速,他想和彭思南多聊会,也想让他多休息一会。

“有回国的打算,但不是现在。爸爸的身体还好吗?”

彭远航习惯性地点点头,“和以前一样!”

然而,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夜晚,也正是因为那晚他才答应了彭志成的婚事,不过说这些给彭思南又有什么用呢,只能让他徒增担心罢了!

“咱们家的女主人怎么样?对你好吗?你们相处的愉快吗?”

彭远航的眉眼微微往上一翘,“怎么说呢,至少比我想象中好一些。一般情况下,只要她不得罪我,我就很少搭理她。但是她那个女儿就比较……”

“比较什么?”彭思南笑问。

彭远航晃了晃脑袋,说:“我也说不上来。”

“你的要求那么高,比你想象中好就已经是很好了,对别人要求太多之前,要先看看自己为对方付出了多少!”

“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关于恋人的呢?”

“难不成你恋爱了?”彭思南睁开眼睛,逗趣地问。

“别开玩笑了哥……到是你,有没有给我们找个嫂子?”

“我哪有那个时间啊……”彭思南打了个哈欠,缓缓地闭上眼睛。

彭远航没有再说话,专心致志地开车。

彭志成本打算到酒店去庆祝的,但是在莫莉的建议下,留在了家里。莫莉说在家里庆祝才有回家的感觉,才能感受到久别重逢的温暖、幸福和喜悦。况且对于很长时间没有回家的彭思南来说,估计他连家乡菜的味道都不记得了。

莫莉和彭志成不停地忙活着,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几乎都是彭思南爱吃的。莫莉很是紧张,他不知道彭思南是否会喜欢她这个所谓的“后妈”。

彭晨露回来了,现在就只差张晓萌了。

莫莉明明和她说好放学后要赶紧回来的,可是她比往常迟了近半个小时都还没有回来,用莫莉的一句话说就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其实,张晓萌这次真的没有拖后腿,她是在排队买褡裢火烧。

她边排队,边不停地嘀咕着,“真不知道这褡裢火烧有什么好吃的,兄弟俩都爱这一口,要不是看在彭思南回来的份上,自己才不会受这份苦呢!也不知道这彭思南是怎样的一个人,兄弟俩连喜好都一样,八成脾气性格也不会差太远,一个都搞不定,俩个就更难搞了,哎……这回可有的受得喽,还好晨露和他们不一样。”

想到彭晨露,张晓萌欣慰地笑了笑。

彭晨露兴奋地手舞足蹈,她一会坐下,一会又站起来。

莫莉特意穿了新买的衣服,虽然她和彭志成一样对彭思南的归来充满了期待和喜悦,但是内心隐藏不住的紧张还是被彭志成看了出来。

他握住她的手说:“不用紧张,思南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门铃响了。

彭晨露迫不及待地冲过去。

门被打开的瞬间,她激动地抱住彭思南,泪水泛上眼眶,喉咙也开始变得哽咽,“大哥你可回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姥姥她老人家也很牵挂你。”

彭思南抚摸着彭晨露的头,宠溺地说:“来,让大哥看看,看看我家小妹是不是又变漂亮了。”

打量一番,宠溺地捏了捏她红润的脸庞,调皮地说:“嗯,不止漂亮了,也长高了不少呢。真是女大十八大,如果大哥再晚两年回来,估计就该不认识你了。”

一旁的彭远航一个劲地笑着,他这一天的笑容比以往一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莫莉面带微笑,徐徐走来。

直觉告诉彭思南,这位“后妈”是一位温柔、慈爱而又端庄的女人,虽然他从彭晨露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莫莉的事情,但是当亲眼所见时他再一次庆幸父亲娶了一位好妻子。直觉告诉他,她同样也会是一位好妈妈。

只听,彭思南喊道:“爸,妈!”

“妈”这一称呼,惊到了所有人。

彭远航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又淡化消失了。彭志成震惊的脸上多了几分欣慰。莫莉更是热泪盈眶,鼻头酸酸地。她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彭思南就会喊她妈妈,她以为他会向彭晨露一样称呼她为阿姨,或是像彭远航一样什么都不喊,甚至不会搭理她。

她激动地“哎”了一声,那声音里填满了爱与幸福,就连刚才的紧张也一扫而光!她爱彭家的这三个孩子,但是对彭远航的爱里又多了一份怜悯!

彭思南的目光终于深情地定格在从他一进家门就一直热切地望着他,却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对他说的彭志成身上。

彭志成鬓角的两道白发就像两道刺眼的光束,亮瞎了他的眼睛,心里顿时沉甸甸地。眼角和嘴角深深浅浅的皱纹更像是用刀子刻在心上一般,说不出的疼。他上前抱住彭志成,他听到他因为年迈而急促的喘息声,那声音像是在对他说,回来吧!他的心紧紧地抽痛着,这一刻,他深感远在他方的不孝和肩上的责任。

家的温馨让彭思南途中的劳累减了大半,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流浪人终于找到了依靠,心里暖暖的。这应该就是家的力量,在心灵疲惫时给予你依靠,在困难无助时给予你支撑,在备受委屈时给予你安慰。

张晓萌的手里提着一袋子的褡裢火烧,一冲进家门就兴致高昂地喊道:“我回来了,大哥回来没有,你们看我买了什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半躺在沙发上的彭思南,笔直地站起来,朝张晓萌望去。当他看到满脸洋溢着快乐的张晓萌时,整个人也跟着快乐起来。

“你应该就是晓萌吧?”

彭思南笑着迎上去,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他望着张晓萌手中的袋子,兴奋地说:“光闻味道,我就知道你买的是什么。”

张晓萌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彭思南,活脱脱一个花痴样,“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绝对的美男,只是怎么越看越象彭远航呢?”

彭思南被看的不好意思起来,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张晓萌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指着彭思南,半信半疑道:“你是大哥?!”

彭思南点点头,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笑。

只听,张晓萌欢呼道:“你真是大哥呀!我开始还以为你和二哥一样呢,那么地傲慢无礼……”

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后,张晓萌难为情地大笑起来,手不自觉地搔弄着头发。

“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远航,我想等你了解他之后,你对他的看法肯定会有所改变。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彭思南始终灿烂地笑着,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地温柔,那么地舒服。

张晓萌乐呵呵地说:“很容易让人亲近,一看就是阳光大男孩的典范!总之,你和二哥除了长相有些相像,别的地方都不一样!”

彭思南没想到张晓萌是这么直爽的一个人,心里不禁嘀咕着:“为什么远航就不能和她和睦相处呢?看来自己要进一份力,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才行!”

彭晨露和彭远航闻味而来。

一向爱吃褡裢火烧的彭远航欢呼道:“褡裢火烧,你们闻到没有。”

张晓萌没有搭理他,因为这褡裢火烧是她买给彭思南吃的。

彭思南给彭远航递了个眼色,彭远航和彭晨露不约而同地朝张晓萌的手中看去,他们难以置信褡裢火烧会是张晓萌买来的。

“你回来晚了,该不会就是排队买这个去了吧?”彭晨露将信将疑道。

“要不你们以为呢,我张晓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迟到的人。”张晓萌挺直腰板,拍着胸脯,一脸得意。

第三十九章 回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