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午夜凶铃

  彭远航从外面回来,已经是深夜了。

整个别墅里,只有门口处一盏不是很亮的灯泛着微弱的黄色光芒,刚住进来的时候,莫莉不明白为什么要留一盏灯在门口,到后来才知道这盏灯是专门为彭远航准备的。

张晓萌是个不折不扣的夜猫子,她敷着面膜,出神入定地看着《午夜凶铃》。用她的话来讲,看鬼片就是要在夜深人静之时,才会有在别处找不到的感觉。

彭远航走到楼梯拐角口,一阵突如其来、惊魂丧魄的声音,传到他敏感的耳朵里,打破了夜的宁静。

他顿时毛骨悚然,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别看他整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冷酷到底的样子,其实他最忌讳的就是鬼片。

他吓得赶紧奔向卧室。谁知张晓萌的房门竟半掩着,房内关着灯,只有电脑屏幕上散发出来的诡异之光充斥着整个房间,布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息。

彭远航一不留神,瞥见一位穿着一袭白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正从井里爬出来。

看到这不该看到的一幕,彭远航整个人愣在原地——三魂被吓走两魂,眼睛里全是惊骇之色,“啊”的叫出了声。

这一‘啊’惊到了全神贯注的张晓萌,只见她立马起身往声源的方向看去,可是这一看,更是吓坏了原本就已经魂飞丧胆的彭远航。

一身白色睡衣,一张白色的脸,头发用白色毛巾包裹着,以往一双漆黑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此刻也正泛着和电脑屏幕上一样骇人的绿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对于彭远航来讲,现在的张晓萌简直比贞子还要可怕百倍。

他吓得立马冲进卧室,紧接着把房门关上,尖叫着:“有鬼呀!”

沉睡中的彭志成和莫莉被惊醒了,他们赶紧坐起身,打开床头柜上的灯。

莫莉面目紧张,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声音颤抖地问:“你刚才有没有听到,有人再喊有鬼呀?”

彭志成拍拍她的手,安慰道:“这世上怎么会有鬼呢,别自己吓自己了!况且,我在这住了十多年,也从没听过闹鬼呀!你不是说过,晓萌喜欢半夜三更看鬼片吗,会不会是从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啊?”

“怎么可能?!她是不会把声音放到那么大的,而且我听那声音也不像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

彭志成决定一探究竟,莫莉胆怯地躲在后面。

只见,张晓萌在敲彭远航的房门。彭志成看到她,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莫莉立马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

她大步流星地来到张晓萌的面前,扯下她脸上的面膜,呵斥道:“干嘛呢,半夜三更不睡觉,还敷着面膜,出来吓人呀!”

“我又不是有意吓他的,谁知道这么巧就让他给撞着了。”张晓萌嘟嘴,小声嘀咕道,“我也没想到,他一大老爷们,胆子竟然这么小呀!”

莫莉趴在门上,柔声说:“远航,刚才是晓萌的不是,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彭远航心有余悸地打开房门,恫吓的双眼瞪着站在一旁的张晓萌。

张晓萌一看到他那副样子,倏地把头撇向了别处。

彭远航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命令道:“拜托你以后把房门关严实了在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片子,还有,以后做面膜的时候,不要再被我看到,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那种癖好的!”

“又不是我让你看的,你一大老爷们儿,半夜三更不睡觉,往我卧室里瞎瞅什么呀!”张晓萌得理不饶人地说。

“你以为我稀罕看啊!”

彭远航愤怒地转身,就在关门的一刹那,看到了比刚才更加惊悚的一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贞子正从屏幕里爬出来。彭远航还没有平稳的心脏,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惊惊慌慌地往后退了几步,‘砰’地把门关上。

张晓萌脸不红心不跳地往卧室里看了一眼,嘲笑起来,“不是吧,胆子这么小,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彭远航坐在床边,面色铁青,握紧的双拳一拳一拳用力砸在蚕丝被上。

皎洁的月光摇曳着,照进卧室,想起那幽暗阴森的绿光,他赶紧把窗帘拉上了。

莫莉好奇地往张晓萌的卧室里瞄了一眼,这一瞄,可把她给吓坏了。

彭志成缓缓地挪动步子,同样好奇地看了一眼,然后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张晓萌,心想:“这丫头,胆子也忒大了点吧,大的让自己都甘拜下风。”

正在气头上的张晓萌,没有留意到他们的表情变化。

莫莉愤愤地掐了她一把,说:“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干嘛总怪我!”张晓萌酸溜溜地说。

彭远航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现在他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都是刚才看到的恐怖画面。

眼瞅着早上七点半了,他还在卧室里磨磨蹭蹭地走来走去,他刚刚听到张晓萌冲忙下楼的脚步声,一脸着急。他猜想张晓萌肯定在取笑他,因为昨晚的事情让他丢尽了面子,他不想下去还要继续被她当面取笑。可是如果在不下去,真的就要上课迟到了,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被扣学分。

又纠结了一会儿,他顶着一对熊猫眼出现在了客厅里,但仍竭力保持着以往的那种冷傲和自信。

张晓萌眉飞色舞地从他身边经过,只是当她看到他那副国宝级的熊猫眼时,忍不住笑出了声。直到莫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才识趣地憋住笑。虽然笑声止住了,但是满脸的笑容却止不住。只见她的脸憋得通红,差点就背过气去。

彭远航心想:“昨天已经在一家人面前丢了颜面,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丢了男子汉的尊严。

只见,他昂首挺胸,一字一句地说:“想笑就笑出来,用不着憋着。”

张晓萌啧啧叹息,故意指着他的一对熊猫眼,那样子像是在同情他,又像是在嘲笑他。

“你该不会昨天被吓得一宿没睡着吧?是不是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昨晚看到的画面?”

彭远航的神经又紧绷起来,但语气却无比坚定地说:“哼!无聊!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被一个鬼片吓到!我是因为晚上和哥哥聊天聊得太入迷,忘记睡觉了!”

张晓萌看得出彭远航在撒谎,因为不会撒谎的人撒起谎来,两只眼睛会不停地眨,手还会不自觉地摸鼻子,有的甚至还会面红耳赤。但是张晓萌并没有拆穿他,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在适当的时候,给别人面子也是给自己面子,更何况彭远航还曾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拍拍彭远航的肩膀,说:“我就说嘛,二哥的胆子哪有那么小。”

彭远航讨厌别人碰他,耸耸肩,冷傲地说:“拿开你的手,别碰我!”

张晓萌也不甘示弱,冷哼道:“切!你以为我愿意碰你啊!我那是抬举你!”

“我不需要你的抬举。”彭远航拿起包,出了门。

莫莉瞪了张晓萌一眼,急忙追了出去。

“干嘛老是瞪我!”张晓萌把嘴噘地老高,又自言自语道:“没见过这号人,真不知,谁惯出来的臭毛病!”

莫莉追上彭远航,柔声说:“吃完饭在去上学吧,你要是不愿意在家吃,我去给你拿些,你带到学校里吃!”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彭远航说着,加快了步伐。

莫莉望着他的背影,说:“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盒奶带着!”

只是当她再返回来的时候,彭远航早已没了踪影。

“都怪我以前没有好好地照顾他,”彭志成边盛汤,边自责起来:“远航这孩子,从小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所以不大习惯与人接近,你们也别太介意,我想等时间一长,自然而然也就好了。”

张晓萌把手放在鼻子下面,不停地来回揉搓着,一副仔细思考的样子。

突然,她放下手,煞是关心地问:“他不会有自闭症吧?”

莫莉把碗重重地放在桌上,疾声厉色道:“怎么说话的,你不跟人家远航道歉就算了,居然还一大早起来笑话人家。以后别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往外捅,光你这张嘴给我招惹了多少麻烦!”

尔后,转过脸,温柔地对彭志成说:“怎么样,还和胃口吧?”

彭志成边吃,边乐呵呵地说:“正合我的口味,自从咱俩结婚,我都不知胖了多少了!”

张晓萌反倒更诚恳起来:“哎呀!我这是在关心他好不好,现在单亲家庭的孩子有很多都有自闭症的。”

彭志成的眼里有心疼划过,慈爱地对张晓萌说:“放心吧,远航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是绝对没有自闭症,快点吃饭吧,上学可要迟到了。”

若有所思的张晓萌,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心里似乎正盘算着什么。

花雨桐
感谢燕子同学,对我的鼓励和帮助!

第三十七章 午夜凶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