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谈心

  兄妹三人聚在彭思南的卧室里,久别重逢的喜悦让他们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所有的不快乐。他们说着,笑着,时间非但没有延伸彼此间的距离,反而让这份亲情变得更加纯朴,更加浓郁了。

兄弟俩相对而坐。

“大哥,你怎么能喊她妈妈呢?你和她才第一次见面,这让我很是意外。”彭远航问出心中的不满,也只有对彭思南时,他才会讲出掏心窝子的话!

彭思南悠悠地笑着,沉思片刻,反问:“她是爸爸的妻子,为什么不喊她妈妈呢?”

“她是爸爸的妻子不错,但是她不是我们的妈妈啊!在我心中,妈妈只有一个!”只见,彭远航一脸坚持。

彭思南走到窗边,凝望着窗外的合欢树,尔后转过身来问:“你是希望我们像一家人一样相处,还是像陌生人一样互不招呼呢?”

“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嘛!”趴在床上的彭晨露抢着回答:“莫姨人特好,我和晓萌又像亲姐妹一样,这还真亏了我这个媒人,我对自己的眼光可是非常自有信的。”

她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继续说:“我决定,从明天开始我也要叫她妈妈,有妈妈的感觉真好。一开始喊出来可能会不适应,但我想时间长了就会好的!”

“为什么非要喊她妈妈?难道不喊妈妈就不能好好相处了吗?”彭远航反问道。

“当然不是,不管是妈妈还是阿姨都只不过是个称呼,关键是你有没有把她们看做一家人!”彭思南坐在窗台上,语重心长地说。

“处得来就像一家人一样相处,处不来我也没有办法!”彭远航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彭思南犹豫片刻,说:“莫姨人不错,我听说你把她的水晶花瓶打碎,她都原谅你了!”

“那也不能全怪我啊,我的脾气性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到最后,我不还是跟她道歉了!”听口气,彭远航似乎并不想提起那件事情。

“道歉并不丢人,道歉也不是说你输给了谁,道歉反而是你成长的一种经历!”彭思南来到彭远航的身边坐下,耐心地开解道。

“张晓萌就经常道歉,我也没见她成长到哪去。”彭远航有些不悦地说。

“我的二哥,你怎么还不明白呢?那是莫姨为了我们一家人着想,才每次都让张晓萌向你道歉的!”

“我经常不在家,爸爸还要顾着公司,你要快些成长起来!”

“我已经长大了!都已经十九了!”彭远航低下头,两手不停地交叉着。

彭思南面带微笑,像父亲般语重心长地讲:“长大了并不代表成长,因为成长不单单是指你身体上的成长。人无论是童年、青年、中年甚至到了古稀之年都在成长,它更多地是指你心理上的成长,能力上的成长,精神上的成长!你应该尝试着去和她们和睦相处,这样爸爸才不至于夹在中间难堪!”

“可我总感觉那是爸爸欠我们的!”

彭思南长吁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

“人难免会感觉别人亏欠自己!小的时候爸爸是没有好好地陪伴过我们,但那并不代表他不想陪伴我们,而是因为他没有时间,他也是迫不得已!再说了,一个董事长不是想要陪伴自己的家人就能够陪伴的,他需要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工作上!我想爸爸的心中肯定是内疚的,可如果不是他一直努力拼搏,我们怎么可能会衣食无忧呢?说不定我就不会到国外留学,你也不会开上悍马,晨露也不会有零用钱支柱孤儿院的孩子们!仔细想想,爸爸并没有亏欠我们,反而是我们做子女的一直在亏欠他!我们的妈妈去世的早,爸爸如果不是顾虑我们的感受,说不定早已经再婚了!其实,他的心里并不好过,你没发现爸爸已经老了许多吗?”

彭晨露的眼中有晶莹剔透的泪花在闪烁。彭远航渐渐地低下头,脑海里又浮现出那晚的场面。

“我现在的一个同事,因为家里贫困,他的父母为了他高昂的学费什么苦都肯吃,什么力都肯出!他们只是希望他能在外面过的好,不让别人瞧不起他!可我的同事看着别的学生用的什么都比他的好,他开始埋怨他的父母,埋怨他们没能让他过上好的生活!埋怨他们让他结婚的时候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等他结婚后忙于工作,忙于孩子,开始变得厌烦他的父母,嫌弃他的父母,连打电话都嫌他们唠叨!后来他出国了,他的父亲患了癌症都是他在参加葬礼的时候才知道的!他开始自责,到那时他才真正的发现其实一直是他在亏欠他的父母,而不是他的父母在亏欠于他!他们一直在期盼着他能回到那个让他瞧不起的家,可是他永远也没有机会在报答他的父亲了!”

彭晨露的眼泪流了下来。彭远航仰起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流出。

彭思南拍拍他的肩膀,接着说:“后来,我的同学把他的母亲接到了国外一起生活。到现在,他只要一讲起他的父母,便会泪流不止!其实天底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但是又有多少人发现,我们的父母正在逐渐的老去,直到老的有一天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们已经无法孝顺妈妈,难道还要在亏欠于爸爸吗!”

卧室里许久没有人说话,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沉思。

过了很长时间,彭远航问:“所以,大哥你一定会回国的是吗?”

“是的!”彭思南极其肯定地说,只是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低沉,又有些沙哑。

彭晨露想到了去世的母亲,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有爸爸,有妈妈的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既然是一家人,我们就要多包容对方的缺点,多发现对方的优点,多与对方交流。父爱似山,母爱似水,有山,有水,才是人们所向往的。即使只为爸爸着想,我们也应该接受她,而且凭我的直觉以及对她的了解,她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彭远航明白这些话的意思,他会试着去和她们交往的,谁让这是他最信任的大哥讲的话呢?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围绕餐桌而坐。

彭远航破天荒头一次把早餐奶摆放在每个人的面前。

莫莉和彭志成像是受宠若惊的孩子,激动地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张晓萌也是一眨不眨地瞅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彭远航更是尴尬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彭思南站出来打圆场:“很长时间没有喝到这种早餐奶了,想必一定鲜美可口!”

彭晨露抛给彭远航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对大家说:“大家可不要辜负了二哥的一片心意啊!”

早饭后,彭志成和莫莉上班去了。因为星期六的缘故,兄妹三人和张晓萌全部待在了家里。

彭远航和彭思南在客厅里聊天,彭晨露找了本杂质翻看着。

张晓萌慌里慌张的从楼上一路小跑下来,嘴里不停地咋呼着:“完了完了……”

只见,兄妹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她。

彭晨露问:“怎么了?”

“我忘了跟我妈要钱了!”

“你要买东西吗?”

“不是,我一个同学家是外地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家里一直没给她打生活费!我今天说好要去给她送钱的,她还等着急用呢!不行,我得去找我妈!”张晓萌说完,又继续往门口跑去。

彭思南叫住她:“我的信用卡是美国的,这样……你需要多少,让晨露先给你!”

张晓萌感激地看向彭晨露。

彭晨露难为情地说:“我昨天从姥姥家出来的时候压根就没带钱!”

张晓萌刹那间又失落地叹气,与此同时,彭晨露和彭思南齐刷刷地看向彭远航。

说不清为什么,张晓萌也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但随即又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叹息道:“算了,指望他,我同学得饿死!”

她匆忙换好鞋子,准备出门。

彭远航咳嗽一声,说:“你要多少,我给你!”

张晓萌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他,半天没有反应。

直到彭远航再一次问,她才干脆地说:“一千!”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彭远航起身,向卧室走去。

张晓萌诧异地望着他的背影,疑惑道:“你们没发现他今天很反常吗?”

“这才是真实的二哥,对不对大哥?”

彭思南笑而不答。

“我明白了,”张晓萌凑过来说:“昨晚你们把一个人撇下,促膝长谈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就是为了改变他?现在看来,战果不错嘛……不过我还是要写张单据,免得他到时候赖账,硬是把一千涨成了两千!”

“没必要吧!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彭晨露一脸无奈地说。

张晓萌诡异地笑笑:“君子也有小人的时候,更何况我又不是君子!”

张晓萌接过一千块钱,并再三要求彭远航在她所谓的字据上签字,等彭远航签字后她一溜烟地跑出家门。

彭晨露和彭思南不约而同地向彭远航竖起大拇指,彭远航挠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在书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放了三万块钱,如果你们有急用,就从那里拿!”

花雨桐
写的不好的地方,还望大家多多指正,小女子在这里感激不尽

第四十章 谈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