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家和万事兴

  蒙蒙细雨从晚上一直下到第二天的早上都没有停歇,庭院中的合欢花飘落了一地,雨水冲刷掉合欢树上附着的尘垢,却冲刷不掉尘世的喧嚣。

彭远航一身黑色礼服,面色庄严而凝重。他左手拿着一束康乃馨,右手拿着一束白百合。

客厅里安静一片。彭远航微微蹙眉,他知道父亲昨天又加班到凌晨,所以他并没有埋怨他。

但是往年的这一天,无论彭志成有多忙,他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张罗彭远航刚刚张罗的事情。

彭远航把花束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旁边的红木桌上。因为买花的时候淋了雨,所以他决定先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去祭拜母亲。

彭志成一觉睡到早上八点。莫莉站在大衣镜前,把自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仔细打量一番,不禁皱起额头。

彭志成偏过头,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是隐藏不住的幸福,“怎么起那么早,今天是星期天,不用去公司的!”

“你看我都胖成啥样了,衣服都撑不住我了……”

话说着,莫莉又把自己前后左右打量一番,“我现在真是镜子里瞪人——自己恶自己!”

“谁说的,我怎么越看越喜欢!”彭志成宠溺地说。

“我不管,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陪我去商场。”莫莉掀起彭志成身上的毯子,把他拽起来,“正好也给远航添几件衣服,我这个做妈的,还没给远航买过衣服呢!”

“好好,你先到楼下等我,我洗漱完就去找你!”彭志成依旧宠溺地说。

出了卧室,莫莉开始不停地打喷嚏。

她四处寻觅,当看到摆放在客厅红木桌上的康乃馨和白百合时,忍不住拧眉沉思,“这是谁一大早去买的百合还有康乃馨呢?康乃馨不是送给母亲的吗?难道是晓萌买的?似乎不太不可能啊,如果是晓萌,她应该不会买百合,因为她知道自己对百合过敏。难道是远航买的?可是今天既不是母亲节,又不是过生日,他买花做什么?难不成是远航发觉自己对他的好,所以才会买花送给自己?”

想到这里,莫莉的眼底流露出几乎就要溢出来的幸福!

以前视百合如仇人的她,如今对百合心生爱怜。尽管她对百合过敏,但是浓浓的母爱抵挡得住一切。

她把张远生前送给她的水晶花瓶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取出来,这个水晶花瓶她珍藏了十年,自从张远去世后,更是把它视作无价之宝地收藏着。张晓萌有好几次想要把花瓶拿出来,结果都被她拒绝了。可如今,她居然用它来插花,彭远航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她兴奋地一会看看红木桌上水晶花瓶里的白百合,一会又看看客厅门口桌上白瓷瓶里的康乃馨。心想,待会见到远航应该怎样感谢他才好呢?

彭志成打理着软趴趴的头发,拿起摩丝瓶按了半天也没有按压出来,最后他决定先借彭远航的用用。

门是半掩着的。他先敲了敲门,见无人应答,便直接走了进去。

看到房间里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他淡淡地笑笑,笑得既慈祥,又温和。

“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不穿的衣服总是丢到地板上。”他的声音轻轻地,没有半点责备,弯下身,把衣服一一捡起来。

彭远航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只是当他看到穿着紫色翻领羊毛衫的彭志成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是不会穿这样喜庆的衣服去祭拜母亲的,难不成他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你要出去吗?”他问。

彭志成把衣服整理好,挂在衣架上。

“以后不穿的衣服直接给韩姨,我和你阿姨去趟商场,你阿姨说要去给你买衣服!”

彭远航顿时心灰意冷,“都说男人喜新厌旧,这才结婚不到半年,他居然连母亲的忌日都不记得了。”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得既凄楚,又心酸,拿起书桌上摆放的照片,轻轻地抚摸着母亲的面庞。

彭志成恍然大悟,在心里把自己狠狠地骂了一遍,愧疚至极地说:“你等等,我去换身衣服!”

彭远航没有说话,依旧抚摸着母亲的照片,恋恋不舍。

陶醉忘我的莫莉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到了,她不知道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沉睡的张晓萌也被声响惊醒了。

莫莉慢慢地转过身,等待她的将是彭远航的悲愤与无情。

彭远航的愤怒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脸上,一双怒火如炬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瞪着莫莉,手里拿着那束刚刚被插放在水晶花瓶里的白百合。

眼前的一幕将莫莉的推测赤裸裸地推翻了,准备好的台词也全都用不上了,看着碎了一地的水晶碎片,她的心紧紧地抽搐着,仿佛那些碎片就扎在了她血淋淋的心尖上。她牢牢地抓住胸口,像是要把破碎的心揪住一般。虽然她不明白彭远航的鲁莽是为了什么,但是她都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她只是心寒,只是委屈,同时又是那么地心疼,这是结婚十周年张远送给她的纪念物啊,可如今就这样莫名奇妙地碎了。

她眼含泪光,慢慢蹲下,下巴抵在膝盖上,一片片地捡起地上的水晶碎片。手指被刺破,她也只是不经意地缩了一下,又继续埋头捡着,血液顺着指尖落下,染红了水晶瓶的碎片。

客厅里发生的一切让张晓萌措手不及,她万万没有想到刚才的巨响会是水晶花瓶碎地的声音。她呆呆地凝望着那些破碎不堪的水晶碎片,黑如宝石的眼珠几乎就要瞪出来。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水晶花瓶会碎?为什么??”

彭远航冷冷的从鼻孔深处发出一声闷哼,没有丝毫的歉意,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水晶花瓶会让莫莉母女跟丢了魂一样地不堪一击。

直觉告诉张晓萌,这件事情和彭远航脱不了干系。只听,她果断暴躁地叫住了朝门口走去的彭远航,嘴角抽搐,“你给我站住!”

彭远航只是顿了顿,又继续向外走。

失去理智的张晓萌极速上前,她踮起脚尖,用力揪起彭远航整洁的衣领,那疾恶如仇的目光恨不得把他吃了才能解恨。

彭远航咬紧牙关,用同样的眼神回瞪着她。

双方互不相让,彼此之间可以听到对方因为生气而重重的喘息声,以及迎面扑来的战火的气息。

最后,彭远航毫不怜惜地把张晓萌推倒在了沙发上。

张晓萌起身继续反抗,被莫莉吼住了,“够了!不许再闹!”

换好衣服的彭志成走到楼梯拐角口顿时怔住了,看着满地的水晶碎片以及彭远航手中的白百合,他瞬间明白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先把莫莉扶起来。由于蹲的时间过长,戳刺感袭击着莫莉的双脚,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早就准备好创伤药的韩姨替莫莉包扎着伤口。

彭志成来到彭远航的面前,因为生气他眼角的皱纹陷得更深了,严厉地问,“怎么回事?”

张晓萌指着彭远航,眼睛里是遏制不住的怒火,愤怒伤心地说:“是他,是他把我爸爸送给我妈妈的纪念品摔碎了!”

彭远航这才明白为什么一个花瓶会让莫莉和张晓萌如此紧张,但是他依旧表现的那样生气。

“是谁让她把我祭拜我妈妈的百合插在了她的花瓶里!”

“我妈妈怎么可能会拿你的花,她最讨厌的就是百合,又怎么会用她最珍惜的花瓶去插放让她过敏的百合呢?!”张晓萌的声音由低变高,又渐渐变成怒吼,紧接着一行泪水从她瞪大的眼眶里夺眶而出。

莫莉听明白了,原来这花不是送给她的,是彭远航用来祭拜亲生母亲的。这一切的错都源于她的自作多情,可同时,她又是那样地理解彭远航的所作所为。

短暂的休息,她缓缓地来到彭远航面前,诚挚地道歉说:“对不起,是阿姨把那花当成是你送给我的了!”

张晓萌不满莫莉的道歉,因为在她看来,这明明就是彭远航的不对。她搞不懂,为什么每次一发生争吵都是她们低声下气地向他道歉?

“妈,您干嘛向她道歉?那水晶花瓶可是爸爸送给你的!”

“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错以为那花是远航送给我的,远航又怎么会一怒之下把花瓶摔坏呢?况且,远航事先也不知道那花瓶是你爸爸送给我的!”

“可是……花可以再买,花瓶却买不到了!”张晓萌悲痛地说。

“可是孝顺和思念更不是用钱可以买得到的!”

“那爸爸对你的爱就是用钱买得到的吗?”

张晓萌和莫莉发生了争执,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总是要在彭远航的面前委曲求全。

“我没想到您在婚后要看别人的脸色做事,如果是这样,我们今天就搬出去!”

“住口!”莫莉再一次吼住了张晓萌。

彭志成面色严厉,厉声对彭远航道,“向你阿姨道歉!”

彭远航的上嘴唇和下嘴唇像是被金丝线缝在了一起,动弹不得。他知道他的唐突让他犯了一个大错误,可是一向内向的他难以启齿去道歉。

莫莉不愿看到因为自己,而让他们刚刚缓和的父子关系再次雪上加霜,催促着彭志成说,“你们不是要去墓地吗?别误了时间!”

彭志成从莫莉的眼神里看到了平静和祥和,他再次确定能够与莫莉结婚是他后半辈子修来的福气。

去往墓地的路上,彭志成决定和彭远航好好地谈一谈,他不希望彭远航再次做出像今天这种令家人伤心的事情。

他用朋友之间谈话的方式问,“你知道你阿姨为什么要用她最珍贵的花瓶来插放你买的花吗?你知道她为什么对百合过敏还要悉心收留吗?你有想过这些问题吗?”

彭志成的问题是彭远航没有思考过的,他平静地看着窗外,开始思考这些问题。聪明的他怎能想不明白为什么呢?转眼间,他望着彭志成没有说话,眼底有愧疚之色。

彭志成重重地拍拍他的肩膀,“既然想明白了,还要不要道歉呢?”

彭远航没有回答。彭志成从他的愧疚中得到了答案,语重心长地说:“愤怒是从愚蠢开始,而以后悔告终的!希望你能记住爸爸的这句话!”

两个小时过去了。

张晓萌坐在地板上,背对着莫莉,一声不吭。她尝试了很多种拼接方法,但无论怎样拼接,都无法将破碎的水晶花瓶还原成最初的样子。

莫莉安慰说:“破碎的花瓶虽然无法还原,但是在我们的心里它依旧是最美的!一件物品并不是保存得越完整就越是珍惜,而是它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心里,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们——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值得我们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回忆,去感激,去珍惜!”

“我心疼还不行吗!”张晓萌抽搐着,“我想不明白,您为什么总是在他的面前低声下气,他的妈妈是妈妈,难道我的爸爸就不是爸爸了吗?”

莫莉的眼睛里有泪光闪烁,她第一次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张晓萌。

张晓萌继续说:“如果我们的生活要看别人的脸色,那还不如就我们俩个人生活在一起!”

莫莉在张晓萌的身边坐下,拉住她的手,轻声说:“我们没有看别人的脸色,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他呢?他并没有向你道歉,难道他的花就比爸爸送的花瓶还要珍贵吗?”

“这不是用价格来恒量的,毕竟那是他对他妈妈的一番心意!记住妈妈的话,家和万事兴!”

“可是他有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吗?他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和我们说过一句话,他一直都把我们当成是外人!我说这些并不是我想要计较什么,而是我不想让您在这个家里受欺负!”

莫莉把张晓萌搂在怀里,说:“只要我们问心无愧,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答应我,不要再和远航争执这件事情了!”

张晓萌心酸地点点头,在心里暗暗发誓,“如若还有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彭远航的道歉出乎莫莉的意料,张晓萌虽然心里不满,面子上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第三十八章 家和万事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