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英雄救美

  张晓萌和上官一诺在路边闲逛,一个女孩吸引了她们的注意,仔细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柳苗苗。

只见,柳苗苗任由三个男青年往前拖着,没有了以往的霸气。

张晓萌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用力扯开其中一个男人的手,厌恶地说:“这是我朋友,你们放开她!”

“哦……是嘛!”个子偏矮的男人色迷迷地从张晓萌的面颊打量到她的胸部,阴阳怪气地说:“她也是我们的朋友,她不想回家,我们也是好意收留她一晚上。”

张晓萌讨厌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问:“你说她是你的朋友,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名字?做朋友为什么非要知道彼此的姓名呢?小妹妹,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也是能够成为朋友的。”男人丑恶狰狞地奸笑着,步步紧逼,双眼则死死地盯住张晓萌胸前两片凸起的地方。

突然,他伸手摸向张晓萌滑嫩的脸庞。

张晓萌心生胆怯,壮着胆子,猛然甩开男人的手。她快速地扫视他们一番,只见他们一个个长得全都是好色之徒的模子。一开始,她还以为这些人只不过是柳苗苗的狐朋狗友,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她越来越害怕了,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们放开她,我要带她回家!”张晓萌伸手去抓柳苗苗,脸上表情甚是紧张。

男人邪恶地尖声淫笑。张晓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又往后退了两步。

十米开外的上官一诺吓得不知所措,张着嘴巴,脑海里一片空白。

右脸上带有一道刀疤的壮男人用力把张晓萌拽入他长有胸毛敞开的怀里,张晓萌的手臂被男人抓得生疼生疼地,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叫。

突然,上官一诺健步如飞地奔向张晓萌,做着和张晓萌刚才一样地动作,可是她并没有扯开男人的手。害怕中,她不自觉地倒退两步,胸口扑通扑通地跳着,浑身颤抖不止。

刀疤男更是来了兴致,“兄弟们,今晚天上掉馅饼,怎么老往咱们身上砸啊!这感觉简直比重五百万的彩票还要让人过瘾!”

矮男人泛红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上官一诺微敞的领口。

“你……你们不要胡来,否则我……我爸……爸爸妈妈不会放过你们的!”上官一诺吓得语无伦次,一只手死死地抓住胸前的衣缝,一只手背藏在身后。

只听,她哆哆嗦嗦地继续说:“他们见我这么晚没回家……搞不好,会报警的……”后面几个字被她卡在嗓子眼里,没敢说出声。

刀疤男松开张晓萌,夺过上官一诺藏在身后那只手里的手机。他只单单看了一眼,便把手机扔出十米开外。

其中最瘦的一个男人步步紧逼,刺有青龙的胸膛几乎就要蹭到上官一诺的脸上。

上官一诺颤巍巍地往后退了一步。她双眼紧闭,摒住呼吸,不敢再往下想,只觉热血上涌,有一种快要死掉的感觉。

“傻妹妹,打110?告诉你,别跟哥哥们玩这套,哥哥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哈哈哈哈……”

**放荡的笑声让上官一诺崩溃地流下眼泪。

张晓萌的后背渗出满满的汗水,她壮着胆子,给自己打气。在这种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若是在气势上输给对方,就真的完蛋了。所以,她努力平复慌乱的心绪,尽量慢条斯理地说:“虽然不能打110,但你们别忘了,这可是天网时代!你们的所作所为,说不定早就被监控探头拍摄下来了。识相的话,就把我姐妹儿给放了,我们也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你们计较,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三名男子面色紧张,少了刚才的猖獗与狂妄。

刀疤男更是心虚地围着原地绕了三百六十度,但很快,他又变得狂妄起来,“小妞……胆子不小,爷喜欢,可我怎么看也没看到你说的什么摄像头啊?莫非是他看得到我,我看不到他……哈哈……”

张晓萌的心里怕的要死,但是她依旧藐视着男人,语气也比男人更加狂妄地说:“你懂什么!?这种高科技就是为了防范你们这种人的!”

指着路边的两棵树,胆战心惊却振振有词地接着说:“全在这两棵树里面,其中有一个还正对着你们的正面!”

男人们慌乱地把脸转向别处,背对着张晓萌她们。

上官一诺心惊肉跳地看着张晓萌,张晓萌给她递了个眼色,俩人拖着柳苗苗拼命地往前跑。

可是这样怎能跑的快呢?男人们发现被骗后,很快就追了上来。

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扯着张晓萌的头发,呲牙咧嘴地骂道:“臭丫头,敢骗老子,看我不整死你……”

郝辰逸醉得一塌糊涂,不停地喃喃自语,南阳及个子偏高点的那位朋友搀扶着他出了酒吧。

南阳问彭远航:“怎么办,送他回家,还是怎么着?”

“就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还能送他回家吗?我那是不能收留他,你自己看着处理吧!”彭远航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回家的途中,彭远航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三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分别拖着三个女孩,其中脸上有刀疤的男人还扯着其中一个女孩的头发。他急忙踩住刹车,拳头紧握,朝他们走去。别看彭远航平时一副冰冷相,可他却有着一颗见义勇为,和打抱不平的热心肠。

三下五除二,三名男子全部被撂倒在地。男人们见不是彭远航的对手,灰溜溜地跑掉了。

张晓萌捋了捋被扯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又扶起倒在地上的柳苗苗。当她准备感激救命恩人,抬头却看到彭远航那张俊美的侧脸时,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彭远航看到慌忙躲闪的张晓萌,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不明白张晓萌怎么会和一群小混混纠缠在一起?在他眼中,她虽然无理取闹,蛮横无理,但并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人。可是今天的所见,让他对张晓萌的印象发生了彻底地改变。他又看了看醉得不省人事的柳苗苗,和早就被吓破胆的上官一诺,问:“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话刚说出来,他就开始后悔了,他不应该跟张晓萌讲话的。

“一言难尽!”

颜面尽失的张晓萌,抬眼看了看彭远航。

彭远航也正看着她,但是在彭远航的眼神里,除了以往的不友好之外,更多的却是轻蔑和厌恶。

张晓萌狠狠地咬着嘴角,她猜得到彭远航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因为任凭谁看到刚才的一幕,想必都会和他有一样地想法吧?

但是,她却硬着头皮说:“能不能麻烦你,把一诺送回家!”

上官一诺狼狈不堪,心有余悸且可怜兮兮地望着彭远航。

彭远航犹豫了片刻,冷冷地说:“上车!”

张晓萌搀扶着柳苗苗,跟在彭远航的身后。想起刚刚他看她的那种眼神,她不满地朝他撇撇嘴。

车内的氛围甚是尴尬。彭远航专心开车,没有再问。虽然他充满了好奇,但毕竟这和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他也懒得理会。张晓萌却很纠结,因为她欠了彭远航一个很大的人情,她不知道日后要怎样才能在他的面前站得住脚?经过再三思量,她认为只有主动地把事情的真相讲出来才是上上之策。同时她又很惊异,因为她和彭远航在一起住了一个多月,居然还不知道他有这般身手。所以她决定下次见到彭晨露,一定要向她打探清楚他的一切,因为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彭远航无心从后视镜里看到张晓萌快速转动的眼珠,知道她又再打如意算盘了,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呢!

“哇”的一声。

“我的车……”彭远航撕心裂肺地喊着。

一个急刹车,柳苗苗往前栽去,又“哇”得吐了出来。

彭远航面色铁青,双手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此刻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有多么地生气了。

没有恢复状态的上官一诺看到彭远航生气的模样,迅速埋下头,瑟瑟发抖。

张晓萌懊恼,不敢直视彭远航。她知道彭远航有两个心爱之物是容不得别人碰的,一个是过生日时苏展鹏送给他的羊皮拳击手套,还有一个就是他的悍马了。他今天能够让她们乘坐他的车,已经是菩萨心肠大发慈悲,可谁曾想竟发生了这么一桩不堪的事。

“下车,都下车!”彭远航恼羞成怒地大吼道。

上官一诺因为害怕,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

“不就是吐了吗?值得你这样大呼小叫吗?大不了我出钱给你洗车!”张晓萌的声音虽响,却完全没有底气。

彭远航绷着拉长的脸,下车打开车门,咬牙切齿地说:“下车!立刻!马上!”

坐在最边上的上官一诺战战兢兢地往外挪动身子,张晓萌拉住她说:“别下!”

“这是我的车,不是你的!”彭远航咆哮着,声音冰冷。

“你咋呼什么呀!是,你刚才是救了我们,我们对你也的确感恩戴德!同时,我们更荣幸,你能让我们坐你的车!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路上连个人都没有,你就这么忍心把我们不是被吓破胆,就是醉的一塌糊涂的三个女孩扔在马路边不闻不问吗?你就不怕那三个色狼再回来找我们吗?”张晓萌气急败坏,理直气壮地说。

“这是你的烂摊子,轮不着我来收拾!”彭远航犀利地瞪着她,愤恨地说。

“可是你已经收拾了……不是吗?”

“可我现在后悔了!”

“我一直以为你也就是冷了一些,狂妄了一些,可现在看来我真的是看错你了!想不到你的心眼竟然这么小,一点都不像是男子汉的做派!我还就告诉你,我们是铁了心的不下车了!”张晓萌挑衅地说,坐在车里,一动不动。

“既然有本事在外面混,就应该有本事自己回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你会是那样的人!”彭远航的眼睛里、话语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鄙视与讽刺。

“我是哪样的人?”张晓萌不悦地喊道:“你把话说清楚了!”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彭远航的鼻子下面发出一声冷哼,毫不留情地说。

眼看张晓萌和彭远航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上官一诺低声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了……”

“一诺,不用跟他解释!”张晓萌憋住气,满脸通红。

只见,上官一诺一会瞥向彭远航,一会又瞥向张晓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大冷天跳进了冰桶里。

彭远航二话没说,上车后,调头朝反方向开去。

“你这是要去哪?这不是回家的路!”张晓萌冲彭远航嚷嚷着,心里着急起来。

“这是我的车,我爱去哪就去哪,轮不到你来管!”

彭远航眼神坚毅,车速越来越快,超过了前面一辆又一辆的车。

上官一诺挑起的眉毛紧皱到一起,怯懦地看了看彭远航,附到张晓萌的耳边颤声道,“要不,咱们还是下车吧……”

一旁的柳苗苗东倒西歪地跟着车子摇晃着。张晓萌看了看她身上的呕吐物,忍不住皱起眉。

“我们要下车!”她的声音依然地理直气壮。

彭远航把车停在路中央,没等张晓萌下车站稳,他就已经把车开出老远了。

张晓萌望着远去的悍马,破口大骂:“就你的车,以后想让我们坐,我们还不坐了呢!”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天空像是被劈成了两半,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隆隆声。眼瞅着要下雨了,可在这荒郊野外连个避雨的地儿都没有。

一连受到惊吓的上官一诺,直接摊在张晓萌的身上,哭诉着:“怎么办呀?手机坏了,想给我妈打个电话都没法打!”

张晓萌的身体一半支撑着柳苗苗,一半支撑着上官一诺,要不是意志力在支撑,她真的就要栽倒在地了。

她轻轻喊了喊上官一诺,“你用我的手机给我妈打个电话!手机在我裤子的后口袋里!”

上官一诺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任凭她怎么按,手机始终处于黑屏的状态。

“没电了!”她沮丧地说。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闪电犹如白昼般,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上官一诺再次摊倒在张晓萌的身上,张晓萌一个趔趄蹲坐在地,而倒在她身上的柳苗苗依旧呼呼地睡着。

张晓萌说:“用苗苗的手机!”

上官一诺把柳苗苗的口袋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手机,不尽着急道:“她怎么出门连不带手机呢!我的天……这可怎么办?天一会儿就要下雨了,万一那帮人再回来,我们该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啊?!”

本就心烦意乱的张晓萌此刻更加地心乱如麻了,但是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和地说:“行了,别嚷嚷了,就你这声音,待会真能把狼招来!”

天空开始下起豆大的雨珠。

上官一诺没有再说话,而是紧紧地依偎在张晓萌的身边。

张晓萌用外衣替柳苗苗遮风挡雨,心里期盼着能有一辆的士从她们的身边停下,亦或是彭远航能够折返回来。

雨只是一阵,一会儿就停了。

断断续续的有三五辆车从她们的身边经过,但是没有一辆肯为她们停留。

上官一诺没有了最初的慌张,反倒心平气和起来,“阿姨见你没回家,会不会出来找你啊?”

“估计是不会,她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肯定以为我在你家住下了!”

一辆越野车朝她们开来,她们这次没有像前几次那样朝车招手,因为她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越野车果不其然越走越远,但是没走多远,就又折了回来。

“上车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气却又令人生厌的面孔,但那令人生厌的面孔此刻看起来却又那么地亲切。

张晓萌的骄傲与蛮横在经过大雨的一番淋漓后,早就被浇灭了。她二话没说,和上官一诺搀扶着柳苗苗坐上车。

车内焕然一新,令人作呕的呕吐味被清新的薰衣草香所取代。

张晓萌心想:“原来他去洗车了,也难怪,像他这样的人,眼里怎么能容得下沙子呢?”

第三十四章 英雄救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