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三寸不烂之舌

  出了舞厅,柳苗苗甩开张晓萌。

她靠在墙壁上,不羁地把耳前的一绺秀发撩到耳后,竖起一只脚随意地踏在墙壁上,生硬且霸道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张晓萌如实道:“你妈打的电话,让我来找你!”

柳苗苗从鼻孔里哼出一声沉重的闷响,那声音像是从天空划过的一声闷雷。她毫无焦距的目光望着拥挤的人潮,一副若不在乎的表情下隐藏着满满地矛盾。

“不高兴?”张晓萌轻声问。

“跟你多了解我似的!”柳苗苗的语气甚是不屑,可眼神却是闪躲。

张晓萌莞尔一笑,说:“说了解,也了解!说不了解呢,也不了解……你之所以跟着我出来,要么是因为你不喜欢那样的环境,要么是因为你不喜欢那几个人,又或者是两者皆不喜欢!”

柳苗苗又从鼻孔里发出一阵闷哼,却没有说话。

“鼻子是用来喘气的,不是用来说话的,别动不动就从鼻子里发音!你还没回答我呢,我猜的对不对?”

柳苗苗不悦道:“你这么了解,还用得着我回答吗!”

“心虚……是就是,干嘛不敢承认!”

“凭空设想,胡说八道!”

柳苗苗拔腿就走,清脆而匆忙的高跟鞋声把张晓萌甩在身后。

张晓萌边追边喊:“干嘛走那么快,也不怕把脚扭伤了!”

柳苗苗头也不回地说:“别跟着我!你不觉得我们俩个走在一起完全不搭调吗?如果你是想赚取回头率的,那么你是找错人了!因为他们只会看我,不会看你!”

只见,一个目不转睛盯着柳苗苗的男人撞在了灯柱上。

大约又走了半个小时,张晓萌的脚底板开始隐隐作痛,她停下来歇了一会,又立刻追上去。

“你能不能走慢点,我脚都疼了,真不明白,穿着高跟鞋怎么还跟飞起来似的!”

“我又没让你跟着,你自己找罪受,我有什么办法!”

“我答应过阿姨的,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就为了一个屁大点的承诺,犯得着吗!再说,她以为认识你们娘俩就有了中流砥柱,就能够左右得了我了吗?真是笑话!”

张晓萌气得牙齿痒痒,可同时她又是发自内心地关心柳苗苗,心平气和地说:“我可没那样想过,其实我打心眼里支持你!”

张晓萌对柳苗苗的认识总是和别人与众不同,柳苗苗也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多听两句,隐约中她感到张晓萌把她看穿了。

张晓萌留意到她放慢的脚步,自信地浅浅一笑,继续说:“如果我是你,做出来的事情说不定比你还要出格!”

柳苗苗的步伐又慢了半拍,但是却依旧用她那一贯傲慢与倔强的口吻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俩个人的性格很像喽!”张晓萌终于追上她,挡在她的前面。

柳苗苗自嘲地苦笑,鼻孔里又闷出一声冷哼,“人家都跟好的比,你倒好,和我比!”

张晓萌反问:“你认为自己很坏吗?”

柳苗苗眉间紧蹙,指着自己的一身装束,“你看我的穿衣打扮,行为举止,像是你这样的乖乖女吗?”她的声音响而快,仔细一听还有些许地颤抖。

“我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我想和你做朋友!”

“开玩笑吧……”柳苗苗大笑,那笑声里有一种堕落和不甘地矛盾,“和我做朋友?不应该啊?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张晓萌认真起来,“人与人相处没有应该与不应该的,只有喜欢与不喜欢!我真得挺理解你的!说实话,这事确实是阿姨不对,她的确不应该背叛你爸爸,而且她的种种做法也实在是太自私了……其实,我当时是真得受不了你家满屋子的香烟味,才出来找你的……可是你也不应该用你的冲动与叛逆来糟践自己,报复阿姨啊!你以为你这样做,你爸妈就会复婚吗?估计你也不会这样认为,况且你爸爸也已经再婚了!那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为什么强迫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

张晓萌的话句句说到柳苗苗的心坎里。

只见,柳苗苗的蚕眉渐渐地拧聚在一起,尔后又缓缓地松开,疾声厉色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用不着你来管!别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似的!”

“是我说错了惹你生气?还是因为我说到了你的心坎里,你不乐意啊?”

柳苗苗冷笑,一双凶傲的眸子直射张晓萌,有如烈火席卷而来,嗔怒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是认为自己能够缓和我们母女之间的关系,还是想做个救世主把我从泥潭里给解救出来呢?”

“我是想缓和你跟阿姨之间的关系,我也想把你从泥潭中解救出来,但是我更想你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活得太累了吗?这不是我们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法!”

“把你的大道理讲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吧!我不需要!不要再跟着我了!”

柳苗苗继续往前走,脚步比刚才更快了。

张晓萌紧随,只是她每走一步,脚底都会传来钻心般地疼痛。

“跟你说过,不要在跟着我!”

“我答应过阿姨的!”

“你那不是敷衍吗?”

“是敷衍,也是承诺!更是对你的负责!”

“你怎么就那么烦人呢!”柳苗苗跺脚驻足,不耐烦地说,“我现在就回家,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那我也要看着你进了家门再回去!”

“随便你,但请你不要再浪费你的金玉良言!”

“不说就不说,我还说累了呢!”

响亮的高跟鞋声再次把张晓萌抛下,张晓萌边追边喊:“你等等我……”

柳苗苗进了家,张晓萌才松下一口气。她并没有跟着柳苗苗进去,一是因为她实在受不了那呛人的味道,还有一个重要是因为,她认为家庭内部矛盾,外人还是少跟着掺和得好。

中午只吃了半个面包,又跟着柳苗苗走了一路的张晓萌肚子咕咕地叫着,摸摸口袋,除了手机,就只有打车剩下的两元钱了。

“总不能买个馒头啃吧?”她可怜兮兮地喃喃道,硬是靠着磨出血泡的双脚走出了小区。

虽然正直深秋,但是正午的阳光照在身上还是让人微微有些燥热。

浑身的汗液将身体和衣服拧在一块儿,张晓萌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花坛上,突然眼前一亮,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辆的士在她的面前停下。

上官一诺从副驾驶的位置探出脑袋,招手道:“快上车!”

张晓萌爬上车,松了松鞋带,长吁一口气,“舒服!”

上官一诺回头,不解地问:“你在这干嘛呢?”

“别提了,还记得上次跟你提过的柳苗苗吗?”没等上官一诺回答,张晓萌紧说:“又跟她妈妈吵架了,还一个人去了舞厅,你是没见到跟她在一起的那些人……我真为她的未来堪忧!”

“又去做和事佬了……是不是又被人家给甩了?”

张晓萌笑出声,“想甩我,门都没有!”

“她人呢?”

“回家了!”

上官一诺夸赞道:“想不到,你还挺有一套的!”

“必须的呀!”张晓萌洋洋得意,顿时也来了精神,“我那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无理也会变成有理的!”

第十九章 三寸不烂之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