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破相

  每个星期的周六,彭远航都要去一趟散打馆。自从母亲去世,他就找到了这个很好的发泄方式,把心中的痛苦和压抑在与对方的较量中全部释放出来。

他迫不及待地换好衣服,找了个陪打,在台上较量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陪打就蹲坐在擂台之上。他有气无力地对彭远航摆摆手,说:“哥们儿又长进了,我是不行了,换个人吧。”

南阳和郝辰逸可怜巴巴地瞅着陪打,脸上表情接近扭曲,仿佛被打的不是别人,而是他们自己一般。

彭远航出拳的最大特点就是够快,够狠,够准,够稳。他总能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地赢得对方,所以在这个散打馆里他是一名颇具名气的业余散打员。

还没有过足瘾的彭远航,炯炯有神地望着台下的郝辰逸和南阳。

郝辰逸和南阳不约而同地望向别处,还有说有笑的,那样子像是在告诉彭远航,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才不要去做陪打。

彭远航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又冲着他们喊了两嗓子。而他们像是没听见一般,依旧没有搭理他。

彭远航索性跳下擂台,霸气地杵在中间,把有说有笑的两个人隔开。

“别装了,抓紧上来一个,我还没过足瘾呢!”

南阳突然吃痛地捂住肚子,“哎呦……不行了……不行了……我不知怎的突然肚子疼,得去趟厕所!辰逸,要不你陪表哥去练会?”

明明说的疑问句,却不等郝辰逸回答,便落荒而逃。

被算计的郝辰逸彻底傻眼了,他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极不情愿地被彭远航拖上了擂台。

右直拳,左摆拳,正蹬腿,侧踹……

郝辰逸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一双手只顾着紧紧地护住头部。

南阳揪着心,不忍直视,接二连三地叹气。似乎那些重拳不只打在郝辰逸的身上,也打在他自己的身上一般。最后他实在不忍再看,闭上眼睛,默默地祈祷。

郝辰逸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的左脸肿了一块儿,右手捂住腹部。

彭远航则毫发无损,满足地拽起地上的郝辰逸说:“你每次都跟着我来,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郝辰逸轻轻触碰浮肿的左脸,不禁吃痛,“嗨,这还不是遇到高手了!给你提个建议,下次出手可不可以轻一点,旧伤还没好,新伤又来了,我这脸都肿了好几圈了!”

彭远航揽住郝辰逸的肩膀,走下擂台。他边走边说:“擂台上心慈手软不是我的风格,况且对对手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不义!”

郝辰逸疼痛道:“可这毕竟不是比赛呀!”

“只有把每一次的训练当做比赛,在比赛时,才不会让对手可乘之机!”

“只是可惜了我的脸,下次能不能别再打脸了!”

南阳一脸惋惜地捧起郝辰逸的脸,仔细端详,并不忘挖苦道,“作为失败的典型,你这也太经典了吧!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说话间,脸上带着欠扁的笑,似乎忘记了现在的郝辰逸就是下个星期的自己。

郝辰逸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说:“你说,我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才能摊上你这么一哥们儿!真不知道你的缺心眼什么时候给补齐了?”

“补齐?早着呢,只不过比你全乎那么一丁点而已!”

“我不管,下次你陪大少练手!”

“好,好,下次再让你练也说过不去了不是!哎!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的事!”

彭远航心情大好,脸上浮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酒吧里灯红酒绿,一群男男女女在舞台上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火辣的身体,迷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生活在一个快节奏时代的人们,除了赚钱,似乎没有更多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他们的内心是压抑的,他们的精神是疲惫的。他们无处宣泄,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尽情地释放自己,找回最本质的东西。

彭远航,郝辰逸和南阳在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一位穿着西装、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左右、且彬彬有礼的男士,端着银酒盘,往他们这个不起眼的角落走来。

只听,他礼貌地说:“这是三位的GibsonCocktai(吉布森)l!BlueHawaii(蓝色夏威夷)!TequilaSunrise(龙舌兰日出)!”

“服务不错嘛,”南阳望着此男,打趣道,“我们还没点,就已经有人主动送来了,我是不是该给些小费呢?”

此男把银酒盘交给走过来的一位waiter,随意地坐在南阳的旁边。

“那得看对谁呀!”

“顾客就是上帝,难道还要区别对待不成?”南阳揶揄道。

“一视同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恐怕你以后就坐不到这里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酒吧的老板——董云轩。因为三大少经常光顾的缘故,时间久了,彼此间成了要好的朋友。这个位置也是董云轩特意为他们留的,可以说是他们的据点之一。

彭远航望着杯中酒,仔细抿了一小口,细细品着,然后看向四周说,“生意不错嘛,而且这酒越来越合我的口味里了。”

董云轩不紧不慢地说:“这可是我亲自为你们调制的,专门跟调酒师学了整整一个月呢。”

尔后,他瞄了眼一声不吭、拿手机当作镜子使的郝辰逸,调侃道:“看来今天又有人痛苦地睡不着觉喽!”

此话一出,彭远航和南阳齐刷刷地望向郝辰逸。

郝辰逸扔掉手机,一脸无辜,埋怨起来,“这倒无所谓,关键是明天还有和美女的约会呢,这可让我怎么见人呢!”

董云轩说:“人家看上的是你的钱,和长相无关,所以不用担心破相,哪怕在悲剧点,也会有一大群美女排队等着你的!”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咱不带这么挖苦人的好不好,再怎么说我也是一花季少年,而且还是知名大学的高材生,我就不相信会没有人看到,我除了钱以外的一大把优点!”

南阳起哄道:“我们相信!不过前提是,那些人不是脑子锈掉了,就是眼睛长歪了!”

郝辰逸知道他们逮着机会故意奚落自己一番,故作认真道:“那我以后可得长个心眼!但你们别忘了,地球是自转的,谁也不知道下次倒霉的事情会砸在谁的身上!就好比一星期以后,某某人说不定比我现在还要惨呢!所以说,做人要嘴上积点德,别总是挖苦别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远航!”

“那必须的!哎!天下之大,大不过某人缺的那块心眼啊!”

彭远航端起酒杯,又啜了一口。

南阳饱满的额头上顿时多了三道黑线,讨好巴结地向郝辰逸道歉:“哥哥,弟弟错了,弟弟刚才绝对的口误,就您这高富帅,谁看不上咱,谁才是脑残瞎子呢!”

郝辰逸装作没听见,看着不远处的美女,对董云轩说:“哥们儿,瞧见那女生没,真不错,绝对的正点,改天给介绍介绍呗!”

董云轩配合着,“没问题!”

南阳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在心里祈祷彭远航下次出手的时候能够轻一点,尽管他知道这个希望几乎为零。

第十七章 破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