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谈判

  彭远航从咖啡店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这次彻底地乱了套了。他越来越不明白,为什么彭志成会看上城府颇深、费尽心机的女人?以彭志成的阅历,他不相信他会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本质。

郝辰逸和南阳冲冲赶来,彭远航并没有和他们见面,因为他需要冷静,冷静下来才能够清晰地思考下一步应该怎样和彭志成谈判。

初秋的早上凉嗖嗖的,朝阳为大地披上了金黄色的霞帔,霞光穿过碧绿色窗帘的细缝溜进张晓萌的卧室,在白色的墙壁上画上了一条耀眼的金丝带。

“别睡了,快点起床,再不起床上学就要迟到了!”

张晓萌一边穿衣服,一边催促着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上官一诺。

上官一诺揉了揉蒙蒙忪忪的眼睛,几根黑长的睫毛粘在眼睛下方。她翻了个身,一只脚从床上搭下来,懒洋洋地说:“你帮我请个假吧,就说我拉肚子,去不了学校了!”

“别坏了你在我妈心目中的好闺女形象!”

“你帮我瞒着阿姨不就完了吗!”

“今天可是要上合堂的,你如果不去,可就见不着你的大帅哥了!”

“见什么见呀……人家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我现在一点都不稀罕他!”

“爱情转移的也忒快了点吧,昨天看见人家的花痴样跑哪儿去了?还说不稀罕,鬼才信呢!”

“你想让我充当第三者啊?”

“我可没这样说,不过这男未婚女未嫁,最后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张晓萌穿好衣服,上官一诺依然在床上赖着。

“长的再帅顶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觉睡!先满足眼前的再说吧!”

“不知道昨天是谁牛气哄哄地发誓,说要做一个不迟到,不旷课,不挂科的佳人。就你现在这样,怎么配得上你的才子?!”

“我现在反悔了,还不行吗?”

“我觉得,我妈以前教训我的两句话,用到你身上特合适!”

“什么话?”

“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一个丰满的空想家,就是一个行动上的弱智!”

“我觉得阿姨的话特别有道理,简直就是为我而诞生的!”

张晓萌一把拉起上官一诺,把衣服丢在她的身上。

“还有功夫在这贫嘴,我看你是困得睡不着!”

上官一诺双手插在乱蓬蓬的头发里,忍不住埋怨,“怎么比我妈还唠叨……”

“你快点,我先去洗脸。”

“哎呀……知道了……”上官一诺不耐烦地说。

一路上,上官一诺无精打采,靠在张晓萌的肩上,眯着眼睛。

张晓萌费力地拖着她,肩膀酸痛。

“以后,再也不留你在我家过夜了!”

“别说话,让我再睡会!”

“你还好意思睡,你睁开眼看看,来来往往的人都往咱们这儿瞅,人家还以为你是盲人呢!”

“没赚过这么高的回头率吧,你应该感激我,感激我牺牲了自己,成就了你,让你赚了个好名声!”

张晓萌撇撇嘴,“睡觉还能贫嘴,真服了你了!”

就在这时,一辆路虎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

她拉着上官一诺还没来及躲开,紧接着又来了一辆Z4,车内的劲爆DJ更是震耳欲聋。

张晓萌认得这两辆车,当她等着第三辆车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时,那两辆车早已了无踪影。

上官一诺的困神完全被吓走了,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骂道:“什么素质啊……跟地痞流氓小混混有什么区别,没点教养!”

“怎么少了一辆啊?不是说三大少形影不离的吗?”张晓萌东张西望地嘀咕着。

上官一诺忿忿地低声道:“早晚少的一个都不剩!”

张晓萌看了看旁边精神气十足,与刚才判若两人的上官一诺说,“不困了?来精神了?想不到他们还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居然可以让你用来提神!”

“就差把神提走了!”想想刚才的一幕,上官一诺还是心有余悸。

张晓萌睫毛微颤,目光轻晃,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还真是奇了怪了,少了一个开悍马的……我记得那个是他们的头吧,叫什么来着……”

“彭远航!”上官一诺掩嘴,提醒道。

“这你到是记得清楚!”

“你说……他是不是和我一样彻夜未眠,所以不来学校了?”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追上去问问?”

“我吃饱了撑的,躲还来不及呢!”

彭远航已经在客厅里坐了足足一个小时,彻夜未眠并没有让他困乏,而是更加地清醒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清醒。他猜想了若干种可能,但是每一种可能都不能成为说服自己,接受女人的理由。他唯一确定的是,如果彭志成真的和女人结婚,他会毫不犹豫的和彭志成断绝父子关系,并且永不踏入彭家一步。

韩姨一头雾水,她在彭家做保姆有十几个年头了,却从未见过彭远航一个人在客厅坐过这么长的时间。她只是简单地提醒他该去学校了,便什么都没有再说过。因为她太了解彭远航的脾气性格了,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

彭志成回来了,看上去又憔悴了许多。当他看到彭远航时,并没有感到惊讶,只是给韩姨递了个眼色,韩姨便悄悄地出去了。

彭志成在彭远航的对面坐下,开始了他们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第一次正式谈判。

“这牛奶,是为我准备的?”他指着面前装有牛奶的杯子问。

“我只不过顺便多准备了一杯而已,不过已经凉了!”彭远航冷冷地说,至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

彭志成慈爱地笑了,心里的暖流顿时赶走了出差后的劳累。他端起还有些温热的牛奶全部喝下。他确定彭远航是关心他的,尽管这在别人眼中只不过是微乎其微的一件事,甚至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你有话对我说?”

彭远航终于抬眸望向彭志成,脸上依旧是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表情,“是的!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

彭志成的嘴角露出浅浅笑意。

彭远航忙把视线移向摆台上的全家福,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彭志成的笑里究竟意味着什么。

只听,彭志成平静地说:“是的,她给我打的电话,说你们去找她了!”

彭远航继续盯着照片,照片上的父亲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虽然只是淡淡一笑,却倾泻着如瀑布般地幸福和知足,他似乎很久没有见父亲这般笑过了,那种笑似乎永久地封在了相框里,就像他所有美好的一切,也全都珍藏在了那小小的相框里。彭远航发现昨天准备的那些话,一句也用不上了,谈判的主动权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掌握在他的手中。

“我不管她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和她并不合适!她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想追求她想要的一切,而你只不过是个赠与者!”

彭志成又笑了,说:“我和她确实不合适!”

彭远航把视线慢慢地移向彭志成,那诧异的眼神似乎在对他说,“不合适,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彭志成像是读懂了他的意思,解释道:“本打算忙完这段时间,就去找她好好谈一谈的,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不过发现了也好,这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其实,当初我去见她也是介于朋友的面子,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和她并不合适,我怎么可能找个年纪差不多可以给自己做女儿的人做老婆呢!”

“你们不都是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吗?”说到“女人”两个字,彭远航哏了一下。

“你说的那是别人,不是我!”

“为什么不一口否决呢?难道不是在给她机会吗?你不是教育我们说,做事情要摆明自己的态度,不可以拖泥带水的吗?”

彭志成一脸欣慰,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彭远航从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做事是不能拖泥带水,但也要看是什么事情。就好比这件,总不能刚见面,就打了人家的脸吧……更何况,单身过了大半辈子都已经习惯了……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们兄妹三人,都能够平平安安的!”

这话让彭远航有说不出的心酸,他甚至开始反思,一直以来反对彭志成结婚的想法是不是真的错了?

第十二章 谈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