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三大少与优质女的战争

  听着越来越近的高跟鞋声,彭远航眉头紧蹙,胸口起伏不定,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南阳先是瞄了彭远航一眼,然后站起身,向女人热情地打招呼,“柴老板,这里!”

女人娇气地说:“不要叫我老板,这样显得生疏,你们可以称呼我萱萱。”

“萱萱这个名字好……优雅,别致……那我们以后就称呼您萱萱姐!”郝辰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女人看了他一眼,在他的对面坐下。

一位waiter送来了一杯卡布奇诺。

女人故作姿态,矫揉造作地端起咖啡杯,性感的唇贴在精巧的杯壁上,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姐姐,您这气质,这长相,这身材,得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啊!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说的就是您吧!”

南阳附和着,“西施,貂蝉,和您站在一起都自愧不如!”

女人乐得合不拢嘴,“你们这张嘴都跟抹了蜜似的,哄了不少女孩子吧?”

郝辰逸说:“她们是用哄的,可您不一样,对您,我们是实事求是!”

女人依旧得意地笑着,“别恭维我了,你们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郝辰逸瞅了瞅彭远航的背影,不好意思地说:“刚见您的时候我们还有勇气说,可这会……我们说都不敢说了!”

“我很吓人吗?”女人变得幽默起来。

南阳忙解释说:“您误会了……我们是自愧不如,觉得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看,还是算了吧,您就当没这回事!”

郝辰逸故弄玄虚地附和着:“就是……还是算了吧……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

郝辰逸和南阳说话间,不经意地瞄着女人,可女人除了那副保持良久的自负样,根本看不出其他的。

只见,女人轻柔地端起咖啡杯抿了抿,又轻柔地放下,“话说一半,岂有不说的道理?”

郝辰逸知道女人已经上钩了,长呼一口气,像是鼓起莫大的勇气说:“既然您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实话告诉您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一个哥们儿……他对您是朝思暮想,夜不能寐……我们做兄弟的实在不忍心看到他这样,就打算来看看您……看看您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能让我兄弟牵肠挂肚到那般境地!”

女人浅笑,妩媚妖娆,“那你们觉得,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南阳赞叹赞叹不已:“就如我们刚才所说,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女人依旧浅笑,“外在的赞誉不是很肤浅吗?”

郝辰逸匆忙辩解说:“怎么能是肤浅呢,您想想,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夸的可都是流传至今赫赫有名的佳人!就好比这西施,那可是吴王最宠爱的妃子,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除了美貌之外,她更是德才兼备,才高行洁!这叫透过外在看本质,相由心生!一个漂亮的女人,必然有着非凡的智慧和高贵的品格!”

女人反问:“那杨玉环呢?你可别告诉我,她也是德才兼备、才高行洁?”

南阳说:“事事总有例外,可姐姐您不是例外的那一个!”

女人大笑,“行了……你们别在这给我戴高帽,唱高腔了,我可受不起!”

郝辰逸和南阳暗地一笑,相互示意。

只听,郝辰逸说:“问您一个冒昧的问题,您别介意,当然您有权利不回答!”

女人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却早已汹涌澎湃,有魅力的男人对她总是有足够的吸引力。

“你说吧!”

郝辰逸问:“您有男朋友吗?”

“你怎么不问我,结没结婚呢?”女人打趣地说,但依旧很是自负。

郝辰逸咧嘴笑着,“我们也是听说,否则,也不会冒昧地来打扰您!”

“你那位朋友为什么不自己来?是因为他对自己不够自信吗?”

南阳忙说:“他绝对是那种自信洋溢、风流潇洒,成功男人的典范!”

女人又抿了一口咖啡,说:“可我怎么感觉不像呢?”

郝辰逸故作认真道:“说实话,我们来找你,他其实并不知情,我们是瞒着他来的!”

女人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兄弟做到你们这份上的,还真没有几个!”

郝辰逸一脸认真,心里却早已乐了个底朝天,“只要您不生气就好……要不,您改天跟我那哥们儿见一见?”

“我很忙的!”女人矜持地说,但放大瞳孔里的得意与自负把她的矜持出卖了。

郝辰逸说:“像您这样的优质女肯定有不少人惦记着,但是我那兄弟的条件也绝不逊色,说句您别介意的话,比您条件优秀的都有好几个在那排队等着呢!”

女人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郝辰逸和南阳会意一笑。

“我们是觉得您非常适合做我们的嫂子,才会跟您说这些!您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女人笑笑,对郝辰逸口中莫须有的大哥心生好奇。

“你们的大哥多大了?我看,最多也就比你们长上个四五岁吧?我不可想找个比自己年纪小的!”

郝辰逸说:“我大哥和您差不多大,说不定还要比您大个两三岁!即使找个年纪小的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总比找个比自己大上二十多岁,几乎都可以给自己做爸的人强多了吧!万一对方再是个短命的,这如花似玉的年纪总不能守一辈子吧!即使以后改嫁了,怎么说也是个二婚的,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您说呢,萱萱姐!”

女人靠在椅背上,双臂环抱于胸前,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打哪里听说了什么?”

郝辰逸挺直脊背,回视女人,“我们也只是道途听说而已,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有魅力的人才会传出绯闻,别人想传还没人给她们传呢!”

女人不可一世地说:“那你们知道我未来的老公是谁吗?”

南阳一脸好奇,反问:“不会真的是彭氏的董事长吧?”

女人更是自负地笑了起来,“那你还敢给我介绍男朋友?”

“可我们并没有听说彭董要结婚的消息啊,莫非你们是盖过章的了,好像也没听说啊……你们这一没结婚,二没盖章的,总不能把其他人一棍子打死吧?别人也是有同等竞争机会的!您说,是不是?”郝辰逸挑衅地说,脸上挂着邪魅的笑。

女人似乎知道了他们的来意,虽然她的心里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莫须有的大哥,但表面上却没好气地说:“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的事情,还用不着你们来操心!”

郝辰逸说:“我们怎么能不操心呢?难道您就不怕彭董看不上您吗?凡是听说过彭董的人,几乎都知道彭董的妻子在十多年前就不幸去世了,但是彭董却至今没有再婚,这足以证明,他一直都是爱他的妻子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女人似乎不乐意起来。

“您是不是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一块宝藏,”郝辰逸话里有话地说,“没错,像彭董事长这样的成功人士本身就是一块宝藏,可您在他的眼里就未必了。”

“有话明说,不必拐弯抹角!”女人的态度一下子强硬起来。

“我想,对彭董来说,他去世的妻子才是他唯一的宝藏!因为没有她的扶持和鼓励,可能就成就不了今天的彭董事长。女人想找宝藏不假,可男人比女人更需要最纯真的宝藏。”

“年纪不大,说出的话,就不怕闪了舌头吗?”

女人真的生气了,像她这般自负的人,怎么能听到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否定呢?而且,还是被郝辰逸这种乳臭未干的小男孩否定。

郝辰逸玩世不恭地大笑,“不怕你笑话,我那有眼无珠的父亲,就抛弃了他那最宝贵的宝藏。”

“你是指你的母亲?”女人不自量力地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自以为是的闷哼。

郝辰逸狠狠地回看她。

她说:“这只能证明,你口中的宝藏只适合成功前的男人,而不适合成功后的男人!不再适合,就不再是宝藏。我想,彭董现在最需要的宝藏应该是我!否则,他不会破例和我见面,还和我处了这么长的时间!”

女人高傲地扬起眉毛,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她的心里却在发怵,因为彭志成最近总是躲着她。

彭远航鼻翼翕动,拳头紧握,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着。可见,他已经忍了很长时间!

郝辰逸看到彭远航因为生气而颤抖的后背,说:“世事难料!据我所知,你们处了还不到一个月吧?你就这么自信能够超越彭董最爱的那个人?”

女人冷笑一声,“你认为死人还有能力和活人竞争吗?!”

这话让一直细致观察女人的南阳,对她仅存的一点好感,也彻底地变成了厌恶!

彭远航怒发冲冠,发达的肌肉紧绷着,指关节泛白的拳头上青筋暴起起。突然,他猛地挥拳砸向桌面,那声音好比突如其来的霹雳一般。

咖啡厅里的人们不约而同地看过来。

女人因为惊吓,端着的咖啡洒在了白色的裙子上,格外醒目。

南阳动了动嘴,像是在说“活该”二字!

郝辰逸显得极其淡定,像是从一开始就在等待彭远航的爆发。

“你给我闭嘴!”彭远航的声音如滚滚沉雷而来。

女人回过身,只看了一眼,便被他吓到了。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有气场,同时又这般让人惧怕的少年。

“她犯不着和你这种自以为是,却又一文不值的女人相比较!你们从头至尾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你还是趁早了了和彭董结婚的念头吧,因为你是不可能进入彭家的!”

话毕,彭远航愤愤地离去,身后留下急急的风。

心有余悸的女人,看着彭远航上了一辆悍马,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怪不得,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气氛不对,原来你们是在给我下套啊!那个人,应该就是彭董的小儿子吧?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彭董吗?”女人威胁道。

郝辰逸终于不用再继续装下去了,他厌恶鄙夷地盯着女人狠毒的眼睛,回应道:“你这咖啡馆也是从有夫之妇的前男友那里捞到的吧?至于告不告诉彭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无所谓!”

端起咖啡杯,喝了个精光,又说:“这里的咖啡不错,有空我还会光临的!”

临走前,南阳笑眯眯对女人说:“其实,我是彭董的亲外甥!”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女人气急败坏地把咖啡杯摔得粉碎。

第十一章 三大少与优质女的战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