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三大少会优质女

  郝辰逸和南阳站在一辆桑塔纳的旁边,与一位染着金黄色卷发、年龄在二十几岁的女人说着什么。金黄色将女人原本白皙的肌肤衬托的如冰雪一般,白色低胸紧身裙更是让女人的身材显得丰姿绰约。

彭远航坐在车里,目光棱棱,像看仇人似的仇视着女人。他不喜欢染发的女人,也不喜欢穿低胸装的女人。在他的眼里,女人还是保守的好,就像他的母亲!他不明白,为什么彭志成会喜欢上和母亲截然不同的一个人?

女人那明显被美瞳放大的双眼,厌恶地打量着面前的郝辰逸和南阳,然后又瞥了瞥停在他们身边的桑塔纳,不动声色地问,“你们找我有事吗?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

郝辰逸颇有兴致的打量着女人,“你认不认识我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认识你——柴大老板!”

女人看了眼身后的咖啡店,笑出了声,那笑声里带着几分自负,“我平时不怎么来店里,你们是怎么认识我的?”

郝辰逸露出痞子般地笑,“我总是对美女过目不忘,尤其是优质美女!”

女人挺了挺笔直的腰板,傲慢地说:“如果你们是来喝咖啡的,我可以给你们打个折扣!但是现在我很忙,没时间陪你们聊天!”

郝辰逸在和南阳交换眼神的同时,把车钥匙丢到南阳的手里。

“我们还不差这点钱……去把我的钱包拿来……”

南阳拿着车钥匙,偷偷观察着女人。

女人不耐烦地戴上手里的墨镜,似乎怕被人认出来一般。

南阳先从郝辰逸的路虎里拿出一款爱马仕真皮钱包,然后又从他的宝马车里拿出一款一模一样的钱包。

女人眼放金光地盯着六七米开外的宝马和路虎,再看看南阳手中的爱马仕钱包,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傲慢和自负完全换成了热情与羡慕。

虽然她戴着墨镜,郝辰逸还是从她突然张开的红唇中,看出了她所有的表情变化。

南阳翻看着郝辰逸的钱包,故意从里面拿出一张金卡,“乖乖,什么时候办的?”

郝辰逸接过金卡,在女人的面前晃晃,“我说过,我们有钱,用不着劳您破费。”

“真没想到,你会是我们的金卡会员!”女人摘下墨镜,尖尖的下巴刻意往下紧绷着,虚情假意一番。

“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有些事情想向您请教的,不过可惜了……”郝辰逸颇显失落地说,“当然,这只能怪我们来得不巧,没那个福分!”

女人拢一陇头发,抱歉地笑着,“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请客!”

“这怎么好意思呢!那什么……您去忙吧!我们哥俩来都来了,怎么也得捧捧场不是!”郝辰逸难得客气地说,虚情假意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真实的玩弄。

女人把郝辰逸和南阳请进咖啡厅,并对一位waiter交待了些什么。

郝辰逸和南阳坐在咖啡厅靠窗户的位置。不一会儿,那位waiter端来两杯卡布奇诺。

“我们老板说,今天二位的所有消费全部免单!”

郝辰逸对南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摆出一副感激的面容,对站在窗外正望着他们的女人招招手。

南阳也像郝辰逸一样,对女人招了招手。

坐在车里的彭远航额头紧皱,不明白郝辰逸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郝辰逸悠闲地喝着卡布奇诺,南阳则紧张地往外探着脑袋。

突然,南阳指着一辆宝马,嚷嚷道:“快看,快看!她开车走了!”

郝辰逸自在地搅拌着咖啡,格外肯定地说:“放心吧!她还会回来的!”

“你凭什么相信她会回来?”

“兄弟我百战沙场,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人与人之间总有相识之处,就她这种趋炎附势之人,见到有钱的男人能不把握住机会吗?”

“算了吧,就咱们这样的,在人家眼中指不定就是个连毛都没长全的混小子,有什么机会是可以让人家把握的?!”

郝辰逸正儿八经地解释道:“这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钱人认识的几乎都是有钱人!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当她看到我们开的是路虎与宝马后,那个贪财慕势的样吗?”

“可我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像是你说的那种人,再说了,舅舅还不算是有钱人啊?”

“说你什么好呢,用你的脑袋瓜子好好想想!”

郝辰逸向前倾了倾身体,接着说:“彭董的条件自然是一般人无法相比的,可在怎么说,他那也是结过婚的人,而且还有三个孩子!况且年纪也不小了,能不能让人家怀孕还不一定呢?再说,这女人嫁入豪门,如果没有自己的孩子,地位能稳固吗?所以说,这孩子就是锁金绳!她要是能找个年轻的,有钱的,没有结过婚的,干嘛还要找一个一把年纪,拖着孩子,将来和她一起分家产的!”

南阳若有所思,然后蓦然抬头,看向郝辰逸,“你该不会为了表哥牺牲自己吧?”

郝辰逸坏笑着,“这成熟的女人就是比那些不经事的女孩更具魅力,特别是那个身材,你看到没,凹凸有致的……想想都浑身难受!要不,我干脆把她收了得了!”

“乱说什么呢!这说不定就是我未来的舅妈!我看,咱们还是走吧,表哥还在车里等着呢!”

“不急,再等会,美女总得给人家时间不是!”郝辰逸说着,随手拿起一本杂志。

半个小时过去……

彭远航心神不宁,回头看看依旧没有女人的影子,索性来到咖啡厅。

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这都半个小时了,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你怎么来了?”郝辰逸望着彭远航,并没有感到惊讶。

“她又不认识表哥,有什么好怕的!”

“可人家认识叔叔啊,一看老大这长相就知道是叔叔的儿子!我们今天来,不就是想先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在想方法对付她吗?你这一来,她本来见钱眼开的变成了视金钱如粪土,脂膏不润!本来该妖娆妩媚的变成了娴熟得体,兰情惠性!”

南阳瞅了眼窗外,慌慌张张地悄悄喊着:“来了,来了!”

只见,郝辰逸依旧悠闲地品着咖啡。彭远航则镇定自若地坐到邻座,与他们背对着,但是他的心里却像在经历一场生死之战一般。

郝辰逸起身,走到门口,恰好与女人打了个照面,一副惊喜之色地说:“哟……柴老板……!”

女人染着酒红色指甲的修长手指掠过发间,“这是要走吗?你的那个朋友呢?”

“您都回来了,我们哪还有走的道理!”郝辰逸说着,指向靠窗户的位置,“看见我兄弟没,您若不嫌弃,就和我们一起坐坐?”

“好啊,我就是喜欢和你们年轻人聊天!只是,你这是要干嘛去呢?”

郝辰逸不好意思起来,“人有三急,我方便一下!您别介意!”

女人笑笑,吩咐走来的waiter,“带这位先生去卫生间!”

第十章 三大少会优质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