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心事(二)

  午后的斜阳照射着教学楼,地面热气腾腾,格外地热。

在熬完了最后一堂金融课,南阳第一个冲出了多媒体教室。随后,郝辰逸也跟了出来。

“咱们去酒吧吧!这天都快捂出痱子来了!”南阳站在教学楼楼下的Z4旁边说。

“好啊!正愁放学后没事干呢!”

郝辰逸话说着,双眼却紧盯着一位身材凹凸有致的长发女生,然后习惯性地吹出一声呼哨。

只见,女生自信妩媚地对他报之一笑。

南阳难以置信地问:“真的和她在一起了?”

“什么真的,假的……”

“兄弟面前打什么马虎眼,谁还不了解谁啊!”

“跟你多了解似的,她怎么可能把我束缚住!你要真得了解我,就不应该这样问!”

“她可是你下功夫最长的一个!”

郝辰逸眉睫上挑,不屑地撇撇嘴,眼底带着玩弄之色。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我认识的其她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开始的时候扮清纯装矜持,到最后还不是一个样!”

“你想找个独特的?”

“那也必须长的漂亮,不漂亮的,哪有那闲功夫去发现她的独特。”

南阳满额大汗,不厌烦地朝教学楼大厅望去,“表哥怎么还没下来,没见他这般磨叽过呀!”

郝辰逸的嘴角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一双精明的小眼睛凝视着教学楼大厅口,意味深长地说:“你没发现老大今天怪怪的么,我想,他准有事瞒着我们。”

“表哥能有什么事,他不一直都这样吗?”

“我说有事,就肯定有事,而且还是大事!”

“跟你都知道似的!”

彭远航来了,面色冷厉。

郝辰逸紧盯着他,然后视线一转,信誓旦旦地对南阳说:“我敢打赌!谁输,谁请客!”

南阳较起劲来,不加思索道:“我还就不信了,打赌就打赌!”

他打赌不是因为他不甘示弱,也不是因为他不相信彭远航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而是因为他不相信彭远航的心事居然会被郝辰逸看出来。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走来的彭远航。

彭远航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向悍马,只在身后留下一个冰冷的声音,“我有事,先走了!”

郝辰逸向南阳抛了一个胜利的眼神,然后又望着彭远航挺拔结实的背影说:“我们正打算去云轩那呢!”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彭远航说着,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车里。

“表哥……”南阳欲言又止。

郝辰逸的嘴角邪魅地微微上扬,眼睛里闪着打赌胜利的曙光,但是胜利的背后似乎还有一种更为复杂的情感让人琢磨不透。

南阳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复杂的神情从郝辰逸的眼睛里一扫而过,继而又是一副甘愿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架势,“用兄弟们帮忙吗?”

彭远航锋利如刀尖般的眼睛里透着不悦,果断道:“不用!”

“干嘛总拒绝,我们是兄弟,又不是外人,跟我们有什么可见外的?”

“就是啊表哥,就算你不告诉郝辰逸,跟我这个亲表弟还不能说吗?”

彭远航没有理会他们,准备发动车子。

“是不是为了叔叔的事情?”郝辰逸一脸肯定,精明的眼睛仔细观察着彭远航的每一个神情。

南阳着急起来,“舅舅?舅舅怎么了?”

彭远航的剑眉拧聚在一起,犀利如鹰的目光斜射在郝辰逸的身上,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知不觉间加重了丝力气。

郝辰逸耸耸肩,说:“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是上个星期无意中看到的!”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只听,彭远航不紧不慢的声音里是无法掩饰的怒意。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南阳在一旁听得着急,“你们俩到底再说些什么呀?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你们谁能跟我解释一下?”

郝辰逸继续问:“你准备去找那个女人?”

彭远航迷惑地望着前方,“还不确定!”

“你有想过要怎样跟她交谈吗?像她那种大龄女青年,而且还是优质女青年,会把每一次傍大款的机会像抓救命稻草般地紧抓着!以叔叔这样的条件,你以为她会就此放弃吗?难道你就不怕她在叔叔的面前反咬你一口吗?”

“总之,我是不会让她进我们家的!”只见,彭远航拳头紧握,眼神坚毅。

南阳算是听明白了,插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舅舅又要结婚了?”

没人搭理他,他似乎也不在意,继续听着。

郝辰逸说:“我理解你!这种女人进门之前,都是一副慈母娇妻的样。但是,一旦进了门,就必定原形毕露,就好比我们家的狐狸精!所以说,这种女人千万不能让她进门!”

南阳反驳道:“那也未必,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家的狐狸精一样!我觉得舅舅再婚没什么不好的!干嘛要反对?”

“吃一堑,长一智!我这是经验之谈!不想让老大步了我的后尘!”

南阳继续反驳说:“我也要说两句,舅舅已经单身十多年了,这是多少人难以做到的!眼看他年纪越来越大,也该有个人在身边照顾他了!”

“呦……呦……呦……没摊你身上,你说得倒高尚!”

“那是我亲舅舅!”

“那还是人家老大的亲爹呢!我敢肯定那个女人肯定是图叔叔的钱!你也不想有人将来跟老大分家产吧?”

南阳没好气地说:“你不也没挡住你们家的狐狸精不是,她还不是照样进了你们郝家的大门?!”

“我知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领证了,我有什么办法!可老大家的事情不一样,那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们一定要快刀斩乱麻!”郝辰逸说着,在胸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张晓萌和上官一诺有说有笑地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这是学校里最凉爽的一条路。彭远航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学校里居然会有这么一块风水宝地,因为这条路最多也就容纳两个人并排通过,对于他们这种出门就开车的人来说是不会知道的。

张晓萌问:“今天有空吗?”

上官一诺说:“有啊,怎么啦?”

“还不是我妈,非要请你到我家吃饭!”

上官一诺兴奋地说:“真的啊!阿姨太热情了!”

张晓萌不屑道:“还不是因为你马屁拍得好!”

“我可从没拍过阿姨的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说的也都是实话!不过拍马屁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总比想拍,拍到马蹄子上强多了!”

“你这是夸我呢,夸我呢,还是夸我呢?”上官一诺说着,扑向张晓萌。

张晓萌一个灵活转身,漂亮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后,稳稳站住。她微微向前探身,一张精致的脸蛋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一朵盛开的水莲花,楚楚动人。然后,她声音甜美地夸赞说:“当然是在夸你喽!”

上官一诺突然想到了什么,忙从兜里掏出手机,嚷嚷着:“完了完了……我妈还等着我买披萨回去呢……我得赶紧跟她汇报汇报行程……”

第七章 心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