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 山里的日子

  布拉又去另外一个支教点支教。也是在深山里的一个小村子,走山路两个多小时。虽然头上太阳火热,但是走在山路上却清凉如沐春风。不时有松鼠窜出来跑过路面,各种鸟叫声此起彼伏。偶尔还能看到漂亮的花开得正灿烂。布拉一个人走在这样的山路上,感觉异样,有点紧张而又好奇兴奋。

下了山,有一片树林,从树林外边往深里看,觉得有点恐怖,万一走到树林深处,跑出来强盗,或者老虎,那怎么办。布拉提心吊胆的走进树林,攸的一声,布拉吓一跳,一看,原来又是松鼠窜出来。布拉拍拍胸口,吓死我了。

好不容易走出树林,又是一座山坐落在她眼前,爬上山顶,终于见到村落。布拉找到村长,村长带她去学校,也是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学生。教室里传来读书声,布拉往教室里看,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上课,布拉一看女孩,有些喜欢的感觉。女孩长长的头发,浑身散发着浓浓的艺术气息,她读书的声音带着独特的感情,像在朗诵诗篇。布拉对村长说:村长,你先回去吧,我要看一下这位老师上课。村长走后,布拉站在外面,欣赏着女孩子,女孩子有点忧郁,大眼睛里雾气弥漫,仿佛在大雾天气下沐浴雾气的玫瑰。

女孩下了课,走出来,你好。你好,老师。你是?我是来这支教的,我叫布拉,你贵姓?我姓王,王湘琴。你好,王老师。我先带你去宿舍吧。王湘琴带着布拉来到一间小房子前,开了门进去,房间里除了床和一张桌子别无他物,布拉,你先打扫一下,去我房间拿扫把。

布拉跟着她来到隔壁,拿了扫把回来草草的扫了地,又拿扫把回去还王湘琴。门开着,简陋的桌子上有一个花瓶,花瓶里放了一束不知名的野花,花朵硕大,灿烂的开放着。花瓶旁边,有一个奇形怪状的树根,再看她的床,粉红的蚊帐垂着,蚊帐里传出来一阵阵的幽香。

布拉问:王老师,这树根是你自己雕刻的吗?不是,纯天然的,没经过加工。我在山上亲自挖的。

啊?亲自挖的?

对啊,这没什么。别聊了,我们煮饭吧。

好的。

王湘琴带布拉来到厨房,她麻利的生好了火,布拉把淘洗好的煮饭锅放进灶上。女孩洗菜,洗完菜又升起另一个灶的火,两下子,菜炒好了。

我们的晚餐就是这盆青菜吗?

是的。布拉也不惊奇,她也去支教过,山村生活她体验过。

两人吃过饭,天色黑了下来,满天的星星很明亮,在高远的天幕上闪烁着。

王老师,你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

怎会呢?

真的,我从小在福利院长大。

布拉一时不懂怎么接她话。想了想说,你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女孩回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根竹笛。

女孩吹起竹笛,竹笛声撕人心肺,布拉眼睛湿润了。

吹了好久,王湘琴停下来,她抬头看星星,缓缓说道:星星就是人的归宿,人死了,就会回到属于她的星星上。

布拉沉默。

王湘琴说:布拉,回去睡觉吧,山里好睡觉,安静。

布拉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布拉躺下,一直想王湘琴,她突然觉得王湘琴就是自己渴望成为的那种人。

她喜欢王湘琴。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她要求孩子们作诗。

孩子们一下安静下来,一个个进入状态,快下课的时候,她叫孩子们一个个起来读自己写的诗。

孩子们的诗虽然显得秩嫩,但每篇都有出彩的地方。孩子们很开心,虔诚的态度,让布拉惊奇。

下课,布拉问湘琴,王老师,你平常爱写诗是吗?

是,我是一个诗人。

哦,怪不得。

布拉突然间觉得自己很俗气,王湘琴的灵气让她自惭形秽。

王湘琴说:我看你也是一个艺术家吧。

不敢,不敢当这个封号。

王老师,我觉得你有点忧郁。

那是诗魂在招唤。

我懂。布拉说。艺术是上天赐给个体的一种责任,把人与宇宙的共鸣表达出来的一种能力和责任。

布拉,你说得很对。

相处了几天之后,布拉才发现,湘琴不仅会作诗会吹笛子,还会唱歌跳舞。

每天上完文化课,湘琴总是跟孩子们互动,或是唱歌,或是跳舞,或是吹笛子。

布拉被王湘琴深深吸引了。

王湘琴像一个水晶球,晶莹剔透。幻美无比。

快要元旦了,布拉说:不如我们也办一个晚会。湘琴听了说好,于是,布拉和湘琴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吹笛子作诗。

孩子们很兴奋。消息传出去之后,村民们都很期待,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能欣赏到晚会,是一个不错的事情。

山里的孩子很有灵气,节目他们很快就熟悉了,大家都期待着元旦的到来。

很快元旦来了,下午三点,村民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演出开始,每个孩子都作了一首诗,都唱一首歌,然后集体跳舞,个人舞蹈,王湘琴个人跳舞,吹笛子,布拉唱歌并主持。晚会没有音响和灯光,全部原生态,但是村民们看得很开心和感动。

孩子们似乎都得到了湘琴的神歆,看起来,一个个灵气十足。

晚会散后,布拉邀湘琴第二天去集市,湘琴没有答应,布拉问:湘琴,你没有生活用品要买吗?或者交个话费,看下外面的朋友有没有事要找你。

我没有电话,我不需要。

啊?你难道连朋友都没有吗?

没有。

布拉惊诧,那你这二十几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我不需要朋友。我自己就是自己的好朋友。无需他人。

好吧。

第二天,布拉一个人去集市,也是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然后坐小巴车去镇上。到了镇上,布拉拿出手机,打给浩然,哥,你还好吗?好啊,你在哪里。我在一个深山里的小村子里。好吧,要保重自己,过年要回来哦。好的。

外面的尔虞我诈,被屏敝了,进不到深山里,起码进不到布拉和湘琴的生活。

湘琴知道布拉是写小说的之后,也很欣赏布拉。

布拉,那你一定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

是的,是刻进灵魂里去的那种。

布拉,你觉得你幸福吗?

幸福。

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小时候我比现在更忧郁,我常常想,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亲人。我一定是被他们扔掉的,所以那时,我心里充满了仇恨,我恨所有人,我不跟别人交朋友,一直到我十六岁,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认养我,她每个星期都来看我,每次都买很多好吃的来。后来她领我出去,我住在她家,她教我吹笛子,唱歌跳舞,她也是一个诗人,她很优雅,很美丽。但是在我十九岁那年,她患癌去世了。从那时起,我就跑到各个深山里支教,一直到现在。我要把她未完成的心愿完成。她说过她一生都要把自己的力量献给别人。

她是我的挚爱,我的恩人,我的再生父母。此生拥有她的爱,我已满足。

但是,男女之间也有真挚的爱,你不憧憬吗?

不,我不想活得那么累,简单的活着,快乐就好。

可是你不快乐。

不,我的快乐你看不到,我是灵魂快乐。我以前是不快乐,但是认识了她以后,我的心改变了,我向她的灵魂靠拢,,我要延缓她的使命和生命。

布拉又突然间对湘琴有点陌生,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艺术了,够与众不同了,谁知,在这个地球上,还有这么一个灵魂不可轻易靠近的湘琴。她终究和她是隔着一层纱的,虽然彼此把对方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就是无法靠近。各人坚守着个人的世界。

16 山里的日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