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章:无忌老道

  还有就是视力,已经变的极好,现在在他看来,白天黑夜几乎没了区别,同时还看的奇远,甚至他感觉,就算是当年行军打战的时候,戴上军用望远镜,也没他现在看的远,看的清楚。

同时,听力也变的极好,百米以内,就算是毛虫啃叶,蝴蝶振翅,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十公里范围内,大部分动静他都能有所感应。

还有一个最让岳忠国欢喜的就是,现在就算是偶尔照射了一下阳光,虽然依旧是疼痛难忍,但至少,照射过后,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虚弱的不成样子,照这个趋势下去,是不是再过几十年,都可以不怕阳光了呢?

岳忠国这三十年下来,基本上都是一人度过,三十年的寂寞唯一让他略感安慰的应该算是小红鸟了。

这种能看见灵魂的神奇小鸟让岳忠国很是喜欢,经过数年的认识,它已经不再对岳忠国警惕,偶尔见到岳忠国,还会围着他叽叽喳喳的飞几圈,算是打个招呼。

之后的这么多年来,每隔几个月小红鸟都会来陪自己一段时间,尤其是自己刚念完经出去走动,见到它时,它会对自己表现出极为开心的亲近之感,更是围着自己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恨不得能落在自己的身上休息,可惜每次都是直接从自己身体中穿过去。

虽然不能落在自己的肩头让它有小许的失望,但这依旧阻挡不了它的热情,它会不停的飞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甚至偶尔还会叼一些小巧的,漂亮的水晶石或者类似钻石之类东西给他,可惜的是,它的好意岳忠国也接受不了,只能任这些美丽的矿石遗落在森林的灌木荆棘之中.....

就这样,这二十多年来,每次见到小红鸟,都犹如见到一个老朋友一般,一魂一鸟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聊的不亦乐乎,虽然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这些年,岳忠国真的长了很多见识,大森林中除了一些常见的虎,豹,熊,狼等动物,鹰,雀,野鸡等飞禽,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生物岳忠国都见识到了。但有的很少见,如野人,以及能感应能力极强的白色灵猴。

还有一些东西,这三十年来他也只见过一次,就如十几年前那次,那晚看见一只碟状的飞行物在上空盘旋,时而悬空静止,时而疾飞弯转,七彩流光闪烁,美丽至极,在他至今都还没弄明白,那个到底是类似于飞机一样人造的机械东西,还是某种生物。

又如数年前的那次,那晚狂风暴雨,当时按常人的视角来说,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但是岳忠国还是看见了,乌黑的云层中,他看见一条龙在里面翻滚。

雷光闪烁,照映的那黑色龙鳞熠熠发亮,自始至终他都没见到龙身的全部,只看见了一只爪子,半边龙首,半截身躯,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后来云随风走,飘向远方,最终雨过天晴,所有看到的都消散一空。那晚岳忠国非常激动,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那条龙探出半边龙头的时候,曾撇了他一眼,身为龙的传人,还有什么比见到龙更让自己激动的?

之后就没什么了,枯燥的生活一直持续下来,其实从数年前开始,他晚上就已经不怎么出去了,一天到晚都呆在洞里念轮回经,同时他也发现了轮回经的一个秘密,那就是:以前自己念的轮回经方式是不正确的。

他发现,轮回虽是用汉字写成,但是如果你念的时候完全按照汉子的发音来读,将不可能引动那股神秘之力。

只能是念的时候,凭借自身的感觉,对某些字句的发音做些细微的调整,这样使得经文发音变的更加抑扬顿挫,更加有节奏有韵律,这样,就很容易引发出一种奇特的共振,让自己的灵魂跟自然环境产生一种奇特的共鸣。

从而松动体内的那些神秘之门的其中一扇,通过松动的一丝丝缝隙,溢出神秘之力,而达到增强灵魂体的效用。

之后,岳忠国开始不停的调整自己的经文发音,他每修改一点发音,都要念上个几十遍来验证一下。

终于,经文的有些正确的发音逐渐开始被岳忠国发现了。他一个昼夜能念400遍轮回经,以前念的时候触发神秘之力的效果,大致是念三十遍左右触发一次,随着修正一些正确的发音,已经可以提升到了十五遍左右就能触发一次,也就是说,他从最初始的平均一昼夜最多8次神秘之力,到现在的一昼夜平均可达26次,最高的时候31次。

他就这样一直念下去,不停的摸索着轮回经,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念多少年,或许某一天,等他的灵魂凝实到再也不怕阳光,或许他就能离开这个山洞,奔向山外了,只是照目前这个效率以及根据效果的进度看来,估计还要七八十年吧!岳忠国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声,继续念起了轮回经!

这一天,岳忠国正无聊的念经打发时间,念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从地上“嚯”的一声站了起来,因为,他听见了脚步声,他知道,那不是野人的动静,那是人,真正的人的脚步声!

那家伙现在距离自己大概还有1公里左右,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过来。不过仔细倾听了一会,岳忠国皱了皱眉头,那人走路非常非常轻盈,步调也很有节奏,在这种原始的大森山里面,还能保持这种稳定步调,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过现在是白天,自己还不能出去,只有是呆的这里等待了,不过只要来了,岳忠国就不担心自己见不到,除非他能够在第二天天亮之前跑出400百公里,不然拼着当晚不回洞自己也要见见这个人。

只是似乎用不着晚上去找那人了,那人虽然弯弯曲曲绕了不少路,但似乎就是朝着自己的这位置来的,如果不是碰巧的话,那就是对方知道这个位置有意而行了。

那人距离更进了,就在十几米开外了,要不是被那些巨木以及灌木丛遮挡,相信自己早就可以看见了,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岳忠国可以肯定。走了这么久,这么崎岖的丛林路,他似乎也没有一点劳累的迹象,步伐还是那么轻盈,连呼吸都是那么稳定。

岳忠国突然激动起来,多少年了,这将是他第一次看见人类,突然,他又有点害怕起来,他害怕,来人可能是完全看不见他的,就如那些绝大多数的动物,自己在他面前也将会犹如空气一般,那么,他又将是多么失落。

不一会,丛林外闪现出一人,岳忠国细一看,这人白发白须,一身粗布灰袍,头顶一发髻,背上斜跨一个单肩包袱,长须至胸,步履稳健,缓缓走来。只见他笑眯眯的进到洞里,看着岳忠国,双手抱揖微微一鞠道:“慈悲!贫道有礼了!”

岳忠国愣了愣,连忙也是一鞠:“啊!道长有礼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道士,并且对方完全可以看见自己,心中激动难平,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老道笑了笑,不以为意道:“贫道道号无忌,一路奔来,饥渴劳顿,不知道可否在施主这里歇息一番。”

“啊!道长客气了,你随意,只可惜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没有什么可招待道长,惭愧!惭愧!”说完,自己心里倒是嘀咕上了,听说这些道士有些个很会捉鬼降妖,老子也应该算是鬼魂一流了,不会是特地来捉老子的吧!

这道士听他这么说,也不客气,找一个石墩大刺刺的坐了下来,从腰间取出一葫芦,喝了一口,长吁了口气,终于说道:“不知施主何名,为何会来此深山!”

岳忠国也在道士边上盘膝而坐,说道:“我叫岳忠国,原本是解放军第六军军团长,在西南剿匪不幸被奸人所害,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一呆就是三十年。”

“第六军团?”老道士皱了皱眉:“据老夫所知,解放军历史上似乎没有第六军团吧。”

岳忠国面色一苦,叹了口气:“唉!有的,只是对外宣称没有罢了。其中涉及国家,机密,请诉我不能多说。”

老道士感觉岳忠国不似在说假话,呵呵一笑道:“其实关于世间俗事贫道也只是粗有了解,所知也并不多,倒是让施主见笑了。”

岳忠国也是笑了笑,道:“道长客气了,只是不知道长今日为何来到此处,此处荒山野岭,数百里不见人家,我在这里三十余年,今日可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此处。”

道士再次举起葫芦喝了一口,擦了擦嘴笑道:“哈哈!说来话长,贫道来此,也算是机缘巧合,不知施主有没有兴趣听贫道慢慢道来。”

“是么,在下洗耳恭听。”岳忠国多少年没开口跟人说话了,一听老道士愿意慢慢讲,反倒是高兴的很,立刻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老道士见状,非常满意,只见他圆圆的脸蛋笑容可掬,虽然白发白须,却是肌肤细嫩,红光满面。灰色长袍,宽衣宽袖,左右袖臂各一个阴阳鱼纹,正是太极图案。

这时他端正了一下身子,清了清嗓子,任人一看,都是一副道骨仙风的神人,令人不自觉产生敬仰之心。

只听道士说道:“贫道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一位兄长把自己长拉扯自己长大,后来我兄长感情上受了些刺激,突然就看破红尘,出家为僧,贫道可受不了和尚的那套规矩,才不想陪他天天吃青菜,于是愤然与他分开,自己独闯天下,之后因机缘巧合,碰见我的师傅,神机老头,于是拜他为师,学习修道,这一修,就是50多年啊!坑!真是坑,神机那老东西,坑死老子了!”那道士突然念念碎起来。

开始岳忠国听着虽然不明白他干嘛说这些,但也认真听着,可是后面几句突然迸出这么几句话,顿时就蒙了,什么情况?

第3章:无忌老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