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机缘巧合

  那位无忌道士似乎醒悟到自己有点偏题了,挠了挠头,尴尬一笑道:“啊!失误,失误,贫道扯远了,其实就是数年前,贫道突然梦见了我那个尘世间的哥哥,他告诉老夫,他虽身死,却在人世间留有一遗憾,未能完成,始终不得超脱,希望贫道念在兄长的情谊下帮他处理掉,你可知道,贫道我向来不喜欢麻烦,偏偏他还托个遗愿给贫道,贫道向来就不乐意给人处理这类遗愿什么的,真是让人头疼啊,当时贫道我真该把他推掉,可惜当时没想那么多,还傻呼呼的问他到底是什么遗愿,偏偏他还说不清楚,我怎么听都听不清,只模模糊糊听到个往西二字,贫道我当时急了,可是一急,就急醒了,再想他具体说什么了,那是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后来呢?”岳忠国好奇心也上来了,也问道。

“后来?后来贫道就想啊,我这个兄长做事向来就不责任,当初我们兄弟两个大好青年,原本前途无量,结果他自己说出家就出家,把贫道我丢在一边,自顾自的当和尚去了,死时都不托人知会我一声,这也就算了,死了那么多年才托个梦给我,梦里连个遗愿都说这么不靠谱,我把这情况跟我师父一说,结果那老头更不靠谱,掐指一算,就叫我往西方走,找到佛光四射之处,就是我哥遗愿所在。我去,我说这就是废话,西边那么大,坑谁呢?我哥坑我,师父也坑我,这死人坑我,活人也坑我,你说贫道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岳忠国感觉这个无忌道长很是滑稽,不禁微微一笑,继续问道:“那道长后来怎么办呢?”

这老道说的越发起兴,一拍大腿叹道:“唉!还能怎么办,老子就找呗!就这么往西找,走走停停,你是不知道!这一找就是三十年啊!好几次差点挂了,这不,今天走到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听着老道话,岳忠国很是无语,还真被他说对了,这的鬼地方,方圆数百米,别说鸟,连个虫子都没有,更别提鸟拉屎了!他自己也一直很纳闷,都纳闷了三十多年了,为什么围绕这个洞周边,连个鸟虫都没有。不过此刻却没闲情去研究这个,只是也叹了口气道:“道长真是性情中人,竟然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梦寻找了三十年。我岳忠国佩服之至!”

只见无忌摆了摆手,道:“你也甭夸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也就前几年还惦记着我哥那梦,后来,早忘的干干净净了,只是一路向西,游山玩水而已,你知道么,十几年前我可是都西到印度去了,在那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佛光四射之处,于是又回来。”

只听无忌又念念碎道:“几个月前,突然心有所感,又想起了我哥的那个梦,这才重新西行游历,到了这边,最近这几天夜里,老道我一直看见远处有金光灿烂,于是就加快了步子往这个方向赶,估计也差不多就是这附近了,喂!岳小鬼,我说你有没看见这附近有什么宝藏出世么?或者你有没看到什么地方有金光灿烂之类的奇景?”

岳忠国想了想,最近的话,自己每天日夜里都在洞内念经,根本就没出去过,也没注意周边有发生过什么奇异的景象。只好道:“我最近一直都呆在洞内,夜里并未出去走动,也不清楚到底外面发生了什么。”

老道一听,好一顿失望:“唉!看来今晚只好先在这住下了,待晚上在观察观察,到底有什么奇景发生。”

于是岳忠国就陪着无忌有一搭没一搭聊天起来,岳忠国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处在湖北西部边陲一个名为神农架的原始森林中,该原始森林占地面积达3200多公里,而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算是原始森林的中心地带,并且据无忌老道所说,自己所处的这个山洞,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绝阴之地,此处能孕养阴邪,尤其对自己这类鬼魂之物能起到极其巨大的孕养效果,用无忌的话来说,自己真的是祖宗积了八辈子德,才让让自己狗屎运的降临到这个地方,若是换了别的地方,一个孤魂野鬼在外面这么多年,早就被日光阳气冲的魂飞魄散了。只是为何这么好的一个绝阴之地,怎么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孤魂在这里存活,这个无忌老道非常好奇,不过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无法推断。

随着聊天的深入,岳忠国发现,无忌虽然是个道士,但他懂的并仅仅是玄学怪谈,相反,他对天下时事政治,也非常的了解,渐渐,岳忠国也对新中国这三十年来的变化也逐渐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新中国成立,起初十几年中国确实发展迅速,可是之后发生了一场文化革命,席卷全国,以至于中国经济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有回落的趋势,最后由一些老一辈的干部带领,于1976年粉碎了所谓的文化帮,并定性了文化革命的错误,之后于1978年开始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这几年才感觉全国经济渐渐有好转的迹象。

听完这些,岳忠国感叹连连:“唉!想不到茂主席晚年竟然犯了一个如此误国的错误,唉!唉!”想起当年自己出生入死,跟着茂主席打天下,从二万五的长征开始,他的表现出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是何等高明,一直以来,他都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直到新中国成立,自己都对他崇拜不已。可惜之后自己也越发自傲,结果西南剿匪之战中,始终没能发觉何三的异动,最终遭何三出卖,中黑光头埋伏被抓身亡。想的这里,更是唏嘘不已。

之后无忌问道:“对了,岳小鬼,你之前说你是因为被奸人所害,以至于成为鬼魂来到这里,是否可以告诉贫道,具体情况?”

“或许,确切的说,这一切都是轮回珠导致的吧!”岳忠国苦涩的说。

不想无忌老道脸色一变,“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道:“轮回珠?”

岳忠国没想到一个轮回珠会让无忌那么大的反应,也是一愣,道:“轮回珠怎么了?道长可知道轮回珠的来历?”

“岂止知道,简直是太知道了,你知道我那和尚老哥么,就是被这玩意儿给害死的!”

“果然!闲人获得此物,只会招来无妄之灾。等等......”岳忠国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又问道:“你哥?可是河南人士?”

“对啊!”无忌道。

“可是河南信阳?”

“啊!你知道?”无忌一脸惊异。

“信阳的贤隐寺?”

无忌道士满脸的不可置信,忍不住跨上前来双手就想要抓住岳忠国的肩膀,结果不想整个人从岳忠国身子穿了过去,随即一个激灵,感觉浑身如堕冰窟,冻的他打个趔趄差点没摔一跤,于是赶紧的缓身坐到地上,掐起兰花指,闭目调息起来。

无忌的身体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去,岳忠国也不好受,他感觉犹如一团钢针烈火从自己身体内刮过,刮的内脏俱裂,烧的五脏俱沸,痛的他浑身都抽搐,那一刻简直比在太阳底下受阳光直射还要痛苦数倍,整个人顿时就萎靡了起来。不由得暗自心惊,心道亏了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的轮回经,要是换成刚刚成为鬼魂时的状态,被无忌这么一撞,非得魂飞魄散不可。

不一会无忌道士调息完毕,睁开眼长嘘了口气,只见他一脸愧疚,道:“那个忠国啊,刚刚对不起了,贫道心急兄长,竟忘了你乃魂体,冲撞了你,亏的你吉人天相,没有对你造成不可弥补伤害的!还望恕罪则个!”说完,起身作揖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岳忠国也缓回了劲,不自禁的后腿了两步,看着无忌,心中尤有余悸。见无忌鞠躬道歉,也是微微一躬身道:“道长客气了,既是心急兄长下落,那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刚刚那样,可别再来一次了,会要命的。”

“哈哈!”无忌哈哈大笑起来,道:“看来忠国也是有大机缘的人,不然若是换做普通的鬼魂,刚刚那一下很可能就已经烟消云散了......”说着不自禁向前踱了一步。

唰的一下,岳忠国立刻向后飘出四五米远,一脸的警惕,大有转身就跑的架势。无忌见状,连忙停住,也向后小退了几步,尴尬的挠了挠头道:“那个忠国啊!刚刚却是因为心神震动,不小心才冲撞了你,现在不会了。你不用那么紧张!”说完,找个舒适点地方,重新坐了下来:“拜托你能跟我聊一下我哥的情况么?”

岳忠国也发觉到自己似乎有点反应过头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在距离无忌稍近点的一个舒适地坐了下来,接着,就把当年如何碰到日军云隐寺杀人,如何救下老和尚,老和尚如何送自己轮回珠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无忌。不过,他隐隐觉得轮回经似乎干系太大,于是就下意识的隐瞒轮回经的情况,只说当时只有一个轮回珠。

不过无忌似乎也没有对岳忠国的话有什么疑问,只是神情有些萧索道:“他就临死前就没说些什么别的话么?就比如他还有什么遗言想转告他的亲人什么的?”

岳忠国仔细想了想,道:“没有了,他只是交代了轮回珠便圆寂了。”

无忌一听神情越发萧索了,似乎他整个人都苍老了很多,喃喃道:“看来他致死都没有放下对我的芥蒂,老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唉!”忽然意识到边上还有个岳忠国,于是尴尬的笑了笑,道:“其实你应该也也知道了,那个老方丈就是我哥啦,只是因为在他出家之前,我们曾闹出过一些不愉快,其实他出家跟我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唉!算了,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就让它过去吧,那之后呢?之后你怎么就被奸人所害,死了还到这里来了?”

第4章:机缘巧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