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之铁汉变萝莉

复活之铁汉变萝莉

13979836830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不散冤魂

  1951年云南的西南部,西双版纳的某一密林深处,终日云雾缭绕,阴风阵阵,不见阳光。“啪!”一声枪响!惊的四周的飞鸟腾空而起,之后,一切便又安静了下来。

岳忠国不甘,自从参加红军以来,二万五千里的长征何其残酷,他没死,八年的抗日战争何其艰辛,他也没死,之后四年的解放战争,他依旧没死,可是,没想到啊!今天,他还是死了,死在了这西南边境区区一个土匪的手里,是自己的技不如人,兵败身死也就认了,可偏偏,偏偏是被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出卖而死。

何三,这个在抗日中救下来的小娃娃,之后一直带在身边,自己没儿子,就把他当儿子一样的培养,可就是这个身边最值得岳忠国信任的人,出卖了自己,岳忠国心中那个恨啊!可是,再怎么恨,再怎么不甘,岳忠国知道,自己真的还是死了.......

不过此刻岳忠国有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却还在这天地间飘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么?我现在就是一个灵魂?

记得枪声想起的刹那,岳忠国将要沉睡过去的思维,猛然被一篇奇异的诵经声惊醒,经文伴随钟鸣,声音宏大嘹亮,直达天际,在岳忠国的耳边回荡不止,这奇异的诵经之声,将迷迷糊糊的他震醒过来,他感觉自己在云间飘荡,诵经之声一遍又一遍的回响,等岳忠国耳边安静下来时,却已然发现,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这是一个山洞,他发现自己出不去了,确切的说是不能出去了,洞外阳光明媚,可是是自己一旦触碰,就犹如火烤,疼痛难熬,无奈之下,只有蜷缩在山洞之中,等待黑夜,这时才能出去溜达两圈。但是天亮之前,必须回来,否则被日光照射,将浑身犹如接受烙铁之刑。

数日后,岳忠国受不了了,看着这洞外的日光,心想,拉倒吧!被太阳照死算了!老子半生的戎马生涯,活在阳光底下,坦坦荡荡,而今,人不人鬼不鬼,还蜷缩在这小小的山洞之中,还过的有什么意思,想到这,飘身闪出洞外,顿时浑身犹如千百刺刀刺入体内,犹如千百烙铁按在肌肤之上,冒出滋滋的青烟,其痛苦比之早年被日军俘虏的酷刑还要惨千百倍。

迷迷糊糊间,脑海里回忆起了之前听到过的诵经之声,只是这次没有钟声,但是脑海回荡经文已然让他惊醒了过来,忍住痛苦,闪回了山洞,身体被灼烧的痛苦立刻消散。岳忠国感觉脑袋有点昏昏沉沉,整个人都虚弱了不少,再看看自己的身体,整个身体也似乎透明了很多,也更轻飘了。

不由得心有余悸:要是再照射一会,自己估计是连鬼都做不成了。刚刚脑海里记起的是轮回经么?我记得明明已经忘记了的,怎么那时候居然又记起来了?唉!先别管轮回经了,只是自己这么一折腾,估计是不会再有这个魄力自杀了,自己这是怕死么?还是自己心有不甘,不甘就此烟消云散?或许都有吧,岳忠国想到这里,苦笑了起来。

西南匪徒黑光头杀了自己,虽心有不甘,却发现自己倒是不怎么恨他,毕竟自己奉命剿匪,双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一场战争。自己的恨的是何三么?其实岳忠国发现与其说是恨何三,不如说是心痛何三,他什么会背叛自己?想起自己待如亲子的何三,岳忠国心里就有一阵锥心的痛!

或许,或许在那之前,就已经有预兆了,想起那段时间,何三常常在军事会议上心不在焉,偏偏自己还以为他是担心河南老家的怀孕妻子所致。

还有更早的那次,原本已然对匪徒黑光头形成了必杀的围剿之势,可偏偏还是被他从何三负责区域的一个密林小道逃了出去,原本以为,那是因为何三众部对西南山区地势不够了解疏忽所致,而今看来,那时候起,他们就已经开始勾结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何三会背叛自己?

轮回珠!岳忠国想了起来,记得自己中枪后,失去意识之前何三还曾在自己身边哭喊:“你说过只要有轮回珠就放过老大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老大!呜......我对不起你!”是轮回珠么?

岳忠国想起来了,轮回珠,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小小的珠子有什么用。记得1941年冬,自己率部途经河南的一个山区,听见枪声,悄悄赶过去,发现有一小批日军在围杀一座少林寺的和尚,当即自己就率部队合围并歼灭了那一小股日军,可全寺的人都被日军杀的差不多了,最后只救下了一个受伤的老和尚。

据那老和尚说是自己是该少林寺的方丈,问及事件经过,他长叹一声,强撑身子领自己进了一间密室,翻出了一个小包裹,打开,里面装着一部薄薄的经书以及一个珠子,那老和尚告诉自己,经书名为《轮回经》,珠子名为轮回珠。

此经书以及此珠的来历,已不可考,却只知此二物乃此寺的镇寺之宝,由历届方丈保管,历届方丈口口相传,据说此二物乃是天地至宝,有缘者,持此二宝或可得无上神通,亦有机缘洞悉生死之秘,免入轮回之苦。若此人为善,则能护佑天下安康,太平盛世。若此人为恶,或会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不知为何,寺中有此二宝的消息流入到了日军某位高官的耳里,引起了该高官的觊觎,导致了寺庙今日的灭门之祸。

岳忠国至今还记得老和尚当时的话语:“其实关于此二物本寺历代还有一说,若是无缘参悟此二物,须得尽早毁之,否则必当万劫不复,只是本寺历代方丈不忍毁先人遗物,亦不敢随意转赠他人,故代代相传至今,不想今日果然为本寺带来如此劫难,寺内众僧尽数身亡,老衲身为方丈,难辞其咎,今日虽蒙施主搭救,亦无颜苟活于世。”

说到这老和尚喘了口气,继续道:“今日见施主面相正气凛然,刚直不阿,然刚过易折,十年内必有大劫,既是有缘愿,将此二物赠予施主,或可助施主化此一劫,然凡事不可强求,若是施主自觉无法参透此二物,须尽早毁之。”

说到这里,老和尚强自盘身坐起,双手合十,又喃喃道:“虽赠之施主或可助之化劫,然亦是老衲不忍本寺先人心血随老衲一起不见天日,故起私心相托,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留之毁之,施主还是自行决定吧,惭愧!惭愧!阿弥陀佛!”说完圆寂而去。

十年内必有大劫?也对,那年的正是1941年,而今自己被何三出卖,落入黑光头手里被杀,正好是第十个年头,只是让岳忠国感到讽刺的是,此劫的源头却是因为老和尚送的轮回珠,假如他没送自己轮回经跟轮回珠,那自己是不是就不会碰到这次的大劫呢?唉!只能说是命理昭昭,避无可避吧!

万幸的是,轮回珠虽可能被黑光头得去,轮回经却不会,记得老和尚说过,经书跟珠子落入奸邪人之手,或将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不过现在有珠无经,且轮回珠自己参悟了十年还都没一点头绪,就黑光头那点小人心思,又能参悟什么呢?想来就算是生灵涂炭,也不至于会像老和尚说的那么夸张了。

想起了轮回经,岳忠国至今都还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那是一篇奇异的经文。当初记得转战陕北,很多时候需要轻车简从,不必要的东西一律需要放弃,那时候为了方便行军,岳忠国觉得干脆自己把经书背下来,然后烧掉,这样方便行军,也不会丢失经书,等到自己安定下来,再把经文默写出来好了,可是奇怪的是,小小的经文,才区区三千字不到,自己竟是怎么也记不住。

刚记得后面几句,前面的又忘了,好容易背下前面几句,后面的又记不住了,从头至为,就没一次背诵能超过一百个字。难道自己变笨了?一部小小的《轮回经》着实打击的岳忠国够呛,但也正是因此,岳忠国知道了《轮回经》确实不是一般的经书,对当初老和尚说的话也信了几分,也对此二物更加珍重了不少。

关于记忆力,岳忠国自认为还是有点天赋的,行军地图只要看过一眼,便能牢牢记住,一些军用物资的清单,也是只要自己看了一眼,就能背下来。任何地形,再复杂,再偏远,只要自己去过,就从不会忘记。

正是这超强的记忆力,辅助了岳忠国的无数次战斗,哪怕是最艰难的反围剿时期,日军哪个点有部队驻扎,哪个部队大概有多少人,敌人有多少炮火,分布在那个地点,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故此,依旧能轻松的带领部下避开围剿大队,打出了不少漂亮的反围剿战斗。

可是记忆力再好,面对《轮回经》,都只有抓狂的份。虽说是汉语书写的经书,可是里面字字生涩难懂,岳忠国读起来感觉像是念一种咒语,记不住已经够丢人的了,偏偏念都没一次能念的流畅。

岳忠国怒了:“搞个球子,老子就不信搞不定你这三千字。背不出来老子这辈子不娶媳妇。”于是乎,这一背,就是三年多。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只要一有空自己就会拿出这部经书来背,背不来就念,从头到尾已经念过不下3000遍,总算是能对着经书流畅的念出来,可是,还是背不会。

1944年的那晚,发生一件奇怪的事,当晚月光极为明亮,借着月光,岳忠国一手把玩这轮回珠,一边大声的念诵着此经。

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把那部经书背下来了,一字不差的背出,虽然没有人作证,但是岳忠国自己心里前所未有的清明,字字句句犹如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般,自己的大脑也前所未有的思路清晰明了。

第1章:不散冤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