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冷雨

  大二开始了,上学期成绩下来了,我英语破天荒地考了68分,轻松及格。我综合成绩排第三,一等奖学金。徐若轩依然是学习成绩和综合成绩双料第一。

老大辞去了班长职务,当了我们学院纪律检查部部长,而经过评选我当了班长和学院生活部部长,我们班团支书还是程楠楠,而李亚男改了主意并如愿当上了副班长。

娅头暑假去了趟夏威夷,整个人黑了一圈,回来像一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跟我说那里有多美多美,就是说话还基本听不懂,还得加强英语学习。相对于娅头的喜笑颜开,徐若轩则是一付愁云惨淡万里凝的面孔。

看到徐若轩的表情,我也能猜得到几分,晚饭后约她去散散心。

傍晚的天气有些闷热,没有一丝风,被烈日炙烤了一天的树叶都垂头丧气地搭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挂在树枝上,知了在树上没完没了地叫个不停,那叫声让我心情更加烦躁。

“暑假还是没有见他?”走了半天,我首先问道,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这样为了他耗着?”我继续问道,她无奈地低下头,还是没有说话。这时渐渐刮起了大风,吹得树叶哗啦啦响。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不爱你了,你怎么不能醒醒!”看到她一付神不附体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酸楚,大声冲她喊道。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她大声反驳道,但总算是说话了。天慢慢暗了下来,风越吹越大,乌云从天空不远处黑压压地滚来。

“因为我们都是男人!”

“他曾经跟我说过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或许…”她伤感地轻声说道。

“听听你的语气,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何必说出来麻痹自己呢?”我打断她的话回击道。随即一个闪电后“轰~”的一声巨响,乌云完全遮住了天空,我们从白天瞬间进入黑夜。

“我还是相信…”

“相信什么!很明显他已经不爱你了,他不要你了,你明白不,你怎么这么傻!”我冲她喊道,希望能把她叫醒。这时,一阵“噼里啪啦”的雨打树叶的声响由远及近,豆大的雨滴从天而坠。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会如此对我。天啊!你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你会如此惩罚我!”她停下脚步,面朝天空喊道,任凭冰冷的雨滴砸在她憔悴的脸上。

“好了,好了,下雨了,我们避一下吧。”看着她那平日里倔强的面容此刻却如此灰暗,平日里高傲笔直的身躯,此刻却是如此单薄虚弱。看着眼前的景象,一个成语蹦入我的脑海--红颜薄命。我赶紧将她往图书馆拉,先避避雨再说。谁知她却倔强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好久没有淋雨了,让我好好淋一场吧,说不定雨水会带走我的悲伤。”“轰~”又一个响亮的雷声后,雨下得更大了,哗啦啦地直奔我们而来,瞬间就感觉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一阵大风吹来,一个寒颤之后,一股冰凉从头上向全身蔓延。

“好吧,那我陪你淋。”我对她说道,她出奇地没有反对,或者在这种时候再倔强的女人都希望有个肩膀让她依靠吧。

雨越下越大,我用手不停地将眼睛里的水抹开才能看清她的脸:她眼睛鼓得圆溜溜的直直地盯着前方,身子略往前倾,两只手自然垂在腰间,轻微地前后摆动,如同风雨中摇曳的柳枝,双脚艰难地迈出沉重的步子缓缓向前走。而雨水如同一连串从天而降的子弹,击穿她的身躯,直插她的心脏。

看着眼前这个我心爱的她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在狂风大雨中摇曳,我心中不禁一颤,鼻子一酸,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涌出。

突然,她腿一歪,身子一扭,整个人往地上瘫倒下去。我见状,赶紧将她扶起来,她已经失去知觉,手上冰冷,雨水疯狂地砸在她惨白的脸上。我赶紧把她往我背上一放,赶紧往门口校医院跑去。边跑边喊道:“徐若轩,徐若轩,你听见我在叫你吗,能听见吗?”

“杨中海,我不去医院,我没事,我要回宿舍去。”我听见她在我背上用微弱的气息回答道。

“哦,我先背你去医院。你挺住啊,我们一会儿就到了。”听她跟我回话,我心一下子就落下来。我正在滂沱的大雨中气喘吁吁背着她去医院的时候,从校园广播里传来刘德华那首《冰雨》:

“我是在等待你的回来

难道只换回一句活该

一个人静静发呆

两个人却有不同无奈

好好的一份爱啊怎么会慢慢变坏

……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

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

我的心彷佛被剌刀狠狠地宰

悬崖上的爱谁会敢去采

还是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刘德华沙哑颤抖的歌声使得整个场面更加凄凉,她整个人瘫在我背上,脑袋搭在我的肩上,两只手自然地垂在我胸前,我搂着她的腿飞快地往校医院方向跑去。虽说路程不远,但是背着一个一百来斤的人跑步还是很吃力的。好在雨稍微小了一点,好一会儿终于到医院了。

进了医院,两个护士赶紧冲过来将徐若轩从我背上扶下来,显然医生护士都被我们的样子吓到了,医生赶紧过来问明情况。

护士将徐若轩扶进了一个病房,让我回避一下,她们给她脱掉湿衣服,让她躺在床上。我则在病房外面跟医生说明情况后,打电话让王雪娅让她把徐若轩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带医院来。

“怎么搞的,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躺医院里了!”娅头进病房看到徐若轩躺床上就冲我喊道。见我浑身湿透,又跟我说道:“赶紧回去吧,这里有我呢,打门口那把伞回去,我这里还有一把。”

“我等医生检查完了再回去。”我看着正在检查的医生回答道。娅头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把拿来的东西给徐若轩放好。

“你先回去吧,杨中海,我没事,这里有医生呢。”徐若轩跟我说道。而我还是站在原地,任身上的雨水顺着裤脚滴到地上,望着检查的医生。

“你先回去吧,我看没有大碍,初步检查判断是她没有休息好,着了凉,休息两天就好了。”医生对我说道。听医生这么一说,我悬着的心着了地,在大家的催促下走出了医院。

我淋着雨往回走,心情很糟糕,只是更担心躺在病床上的她,但愿吧,但愿雨水能带走她的悲伤。

阿七见我水淋淋地回到宿舍没有多说话,只是摇摇头淡淡地说了句:“孽缘啊!”

徐若轩住在校医院里发了三天烧,王雪娅负责陪她,给她带换洗衣服,而我则负责每天给她送饭。我想陪她说说话,可是她总是面无表情默不吭声,每次都是很努力地将饭吃完后将饭盒递给我,然后说一声:“谢谢”。

这场突如其来的冷雨不仅仅下在了地上,更下在了她的心里,我能感受到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透着一股让人难以靠近的寒冷。我很担心,担心她会就此一蹶不振。

第十一章 冷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