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兄妹

  我与徐若轩的关系大有进展的时候,跟王雪娅的关系还是处于冷战期间。一转眼到了“五一”了,那时候的劳动节还是7天大假。为了缓和与王雪娅的关系,我决定约她去**陵墓玩玩。一来跟她闹僵本来就是我的错。二来我发现最近的英语课又在听天书了。给她打电话说去外面野营,她一听高兴死了,可是只有她一个女生的话不去,我正好把徐若轩叫上一起去了。而两个女生我一个男生,也有点不合适,本来想叫老大的,可他一早就回西安了,阿七又陪老婆去了,我只好把愣愣的钢筋锅叫上一路。

陵墓离学校很近,走路也就一个多钟头,可王雪娅嫌远,非要打车,结果出租车嫌路太烂不去,最后还是只能走路去了。走前我去超市买了些零食和饮料拿着。

徐若轩那天穿了一件黑色短袖T恤,反衬出她那娇嫩而白皙的皮肤,一条七分裤,露出细长纤瘦的小腿肚,一副邻家女孩的打扮。而王雪娅那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边短袖T恤,半截玉臂露在外面,一条粉红色的长裤,有点紧身,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性感。

我穿了一条七分裤和一件无袖的T恤,露出了我那细长的双腿和健硕的肱二头肌。钢筋锅则直接穿了身篮球服出来了,哎,形象啊,钢筋锅!

我们一路往前,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陵。*陵看起来不像是个陵墓,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突然凸起一座小山,有几十米高,规模也挺大,直径得有二三百米。山上种满了柏树,为什么是“种”呢,那树太小了,就三四米高,而且种得东三棵西两棵的,一点都不规则,完全没有千年王陵的那种庄严肃穆的气势,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凸起的大土堆。

虽然王雪娅觉得这大土堆没啥意思,但是这规模还是让我们这些看管了平民小土包坟的人开了眼界,押着两个女生上山上转了一圈,然后就在山顶上铺开油纸开始野餐。吃完饭觉得没啥意思就准备回去了,回去不准备走回头路了,走小道参观田园风光。

走在乡间小道上,远一点的是蓝黑色绵延的秦岭山脉,稍近一点的是一望无际的关中平原,平原中间有一辆拉货的火车正在呼啸着经过,铁路这边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而我们跟前的是一个小村庄,村里房子清一色是陕西特有的半截楼。一副油画般的景色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边走边聊,一片欢声笑语,气氛祥和,看来今天是达到了与王雪娅和好的目的了,这往后治疗英语这块癌有救了。

我们刚走出一片麦田,一块满是果实的草莓地让我们惊呆了。那草莓茎长得虽不长,但都结满了草莓,白的、粉的、红的,就像是一颗颗爱意浓浓的桃心。

王雪娅直接尖叫起来:“这就是草莓树啊,我一直以为它们是长树上的呢,第一次见它妈哦。好可爱,好可爱!”

我环顾周围一圈,这块地还真没有人看,这时候也就管不了什么社会主义继承人的事了,跳进地里就开摘。

我下去摘了一个又红又大的正往嘴里送的时候突然听见徐若轩说道:“先别吃,听说这草莓平日里会打很多药,吃了会不会吃了中毒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正当我迟疑的时候,高智商的钢筋锅一句话打消了我的顾虑。我真佩服这哥们的反应速度啊,可是能不能别把宿舍里夜聊的猥琐语句用到美女面前啊?

听罢,我一口把草莓给吞了,边吃边说:“我先给大家尝尝,要是我中毒死了,你们就跟学校说我是为情所困服毒而亡的啊。还有,我死了以后,徐若轩就交给你钢筋锅替我照顾了”。

“谁要照顾了啊?”徐若轩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看这草莓这么红,也是该采摘的时候了,打了农药,这会儿药效也该过了吧!”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客气的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是好!

大概采了五分钟,我们就赶紧鸣金收兵了,即使不算是偷(偷是有预谋有计划有明确目标的,我们这是偶遇,算顺手牵羊),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尝尝鲜,带了几个就赶紧走了。

五月初关中地区的天气就已经很热了,下午的最高气温有三十多度,我们顶着烈日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估计还有五六公里才到学校,大家都又累又渴。

“俺们走的这小路是绕得太远了点吧。估计还得俩小时才能回去吧。”钢筋锅不合时宜地说道。

一听这话,早就气喘吁吁的王雪娅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走了,气愤地说道:“谁说要走小路的,看吧,这么半天都走不到,我走不动了。”

“先歇会儿吧,赶天黑回去就行了。”我招呼大家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把身上背的干粮拿出来。

“还有半瓶矿泉水给你喝吧。”我把我们仅剩下的半瓶矿泉水递给了王雪娅。她拿着咕噜咕噜一饮而尽,一点都没有要给我们留点的意思。不给我们男生留就算了,这徐若轩还在呢,你怎么能问都不问就喝光了呢,我心里顿时憋了一股气。

“哎,尽上鬼子当了,说是去什么好玩的地方,大热的天把人带这鬼地方来,真是有病!”王雪娅喝完水没有半点感激,反而风言风语挖苦我来。那“有病”两字充满了鄙夷的语气。

“这刚才说走小路的时候你也没反对啊,现在怪起别人来了。”听她这么一说,我也不高兴地回道。

“我没反对可不代表我赞同啊,我又不认识路,你们都走了我还能不跟着!”她继续说道。

“你俩都少说两句,现在也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先休息一下再走吧。”徐若轩一旁圆场道。

“啥叫不追求责任啊,是你们把我叫出来的,是你们带头走的这条路,现在路走错了,还没人管了。反正我现在是走不动了,你们看着办吧。”王雪娅越说越来劲了。

“那你想怎么办啊?”我反问她。

她打量一下周围突然眼睛一亮,指着一个小破棚子乐呵呵地说道:“哎,那边有棚子,你们弄个轿子抬着我走吧,坐轿子应该挺好玩的。”

“真是大小姐啊,让我们抬,只可惜有些人是小姐身子,丫头命哦!抬个屁,爱走不走!”我一听火了,冲她说道。

“你个王八蛋,把我骗出来就丢在这荒山野岭,你还是不是人啊,我让你抬都是看得起你!看我下回还会不会跟一群驴出来!”王雪娅一听我的话,急了,破口骂道。

“好了,别生气了,我扶着你走吧,一会儿天黑了可就真麻烦了。”徐若轩弯下腰去准备扶她起来,她也知道王雪娅的德行,也只好哄着她走。

“走开,谁让你扶了!”王雪娅把徐若轩伸来的手一把甩开,恶狠狠地说到。

“王雪娅,你他妈干啥呢!”我实在憋不住心中的怒火,爆发出来,上前指着王雪娅鼻子骂道。听到我这么一喊,他们三个都楞住了。“就你是人,别人都是牲口是吧!别**觉得自己有两个臭钱全世界都得围着你转。人都是平等的,你就是命好点,沾你老子光,有几个臭钱而已,除此之外你还有啥?少在我面前摆什么大小姐脾气,爱**走不走,不走留在这里过夜!”我正在气头上,继续冲她大喊道。刚喊完就后悔话说重了。

王雪娅呆呆地坐在地上,眼睛一动不动毒毒地看着我,突然嘴巴一颤,眼泪“突、突”地往下流。然后猛地站起来,只身往前跑了。

“杨中海,你都说的什么!”徐若轩朝我怒吼一声后赶紧去追王雪娅去了。

“你犊子说的啥话,平时瞅着你挺斯文的,咋对人家一个小女孩子说这难听的话!即使她哪疙瘩做的不对你也不应该说的那么难听啊!啥几个臭钱的?我都听不下去了!”钢筋锅也训我道。

“那种人就得说点这样的话刺激刺激她。”即便心里知道自己错了,但为了面子我还是违心地说道。

“你一个大老爷们,就这点度量?瞅着吧,她不会再喜欢你了!”

“滚犊子!”我真佩服他那钢筋脑袋,这时候还能想着喜不喜欢的事,我不由地骂道,“你别说我了,上去看看什么情况,别再出什么事了。”

“哎,都不知道咋说你!”他说完就上前跟徐若轩两个人安慰王雪娅去了,而我一个人在后面走着。

大概一个半个小时后,我们陆续回到了学校,我找到钢筋锅问他王雪娅什么情况。他告诉我王雪娅一直在哭,而且很伤心。听罢,再次后悔对她说那么伤人的话。

晚上八点半给徐若轩打电话,问王雪娅什么情况。她告诉我王雪娅没吃晚饭,给她买回来也没吃,就是呆呆地一直坐着看着窗子外面发呆,这会儿刚躺床上睡着了,只是平时最爱干净的她今天都没有洗漱。听了徐若轩的话,我肠子都悔青了,真不应该不分轻重的乱说话,那可是一个刚十八岁的小孩子啊,这下受刺激了。

一晚上没睡好,晚上做梦都是王雪娅那双泪眼朦胧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盯着我那没有度量的心,可耻的心。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八点多,正准备给徐若轩打个电话问问王雪娅的情况的,却意外地接到了王雪娅打来的电话。这是要干嘛,准备骂我一顿,那太好了,现在你就打我一顿,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杨中海,你以后不要再替我打开水了,我自己去打。”王雪娅那边声音很低沉,有点沙哑,不像平时说话的声音。

“啊,好的,只要你不再难过了,让我干什么都行。”看来脑子真坏了,我至从上次跟她吵架后就不给她打水了啊。

“嗯,我不难过了,想一晚上,我想明白了,我要谢谢你!”那边声音高亢了一点。

“什么,谢谢我?你别这么说,我知道我错了,不该说那种话,你别往……”我赶紧解释道。

“真的,谢谢你,我是真心的。”她再次确认道,语气很平和,听起来不像是讥讽我。

我听后心里一阵惊慌,非常怀疑她受了刺激,脑子坏掉了说胡话,赶紧看看她人什么样子为好,赶紧对她说道:“你这是什么情况,你在哪里,我们先见个面再说好吧!”

“好吧,我在宿舍楼底下等你,你现在过来吧。”她继续平静地对我说道。听完电话,我飞一般地跑到她们宿舍楼底下焦急地等着她。

她换了身衣服下来了,眼睛红红的,眼睛周围黑了一圈,一看就是哭了好久没有休息好。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禁心凉了半截。

她走到我跟前冲我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我没事了!”说话清楚流利,除声音有点沙哑外,其他还正常。

“弄点东西吃,饿死我了。”还没等我说话,她继续说道,我这才反应过来,从昨天中午野餐完了到现在好像还没吃过东西呢,我赶紧带她去食堂吃早饭。

看我担心的样子,她一直跟我说她没事,其它事情得吃完饭慢慢跟我讲。

吃完饭后,我俩来到五台山公园找了个亭子坐下,她深吸了口气,淡淡地说道:“我们家本来有四口人,除爸爸妈妈外我还有个大我两岁的哥哥。家里开了几间工厂,效益还不错,挣了些钱,一家人过得还算其乐融融。”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只是我听得满头大汗,真傻了?跟我说这个干啥!

“我从小还算聪明,但很任性。爸爸工作忙,没时间管我,妈妈又太溺爱我管不了我。每次我闹脾气耍性子的时候都是哥哥瞪着眼睛骂我,我才能停下了。那时候我总觉得哥哥对我特别凶,一点都不爱我,呵呵。”王雪娅苦笑道,而眼睛却开始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这要是她傻了,我可倒霉到家了。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和妈妈还有哥哥出去玩,然后…”她牙齿将嘴唇一咬,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我赶紧拿出纸巾给她擦。

“然后出了车祸,一辆大货车从侧面冲过来!我当时感觉天旋地转后就晕了,等我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而我妈妈和哥哥却永远地离开了我。”说到这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后来听我小姨说,当时是我哥哥用他的身体护住了我的头,我才躲过这一劫的。按照人的本性来说,他当时潜意识应该是护自己头才对,而他却在那一刻用身体护住了我。呃,”她哽咽地说道,“他在最后一刻用生命来告诉我他是多么地爱我,时刻都在保护着我!他那时才十四岁啊!”说完,王雪娅嚎啕大哭起来。我把我的肩膀靠过去,她则靠在我肩上痛哭。而我的眼泪也突突地从脸颊流下来。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但是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我也很难过。估计是我昨天的表现让她想起了她哥了吧。

“呜呜呜……”王雪娅哭得直抽气。听着她那拌着一阵阵强力气流的哭声,我心里不禁感叹:这有钱人也跟我们穷人一样有如此的磨难!有钱有啥用啊,能买回亲人?看着此刻痛哭的她,让我想起了我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你还能陪你哥一起生活十多年,而我却一天也没有见过我的母亲,我比她更惨,想到这些,我也忍不住抽泣起来。

我俩相互依偎着哭泣,我能很清晰地感受她抽气的节奏。她哭了几分钟后,抽泣地接着说道,“车祸以后,家就散了,爸爸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我,只能将我送到小姨家住。小姨家人从不说我半句不是,凡事都顺着我,而我的脾气却越来越大,有时候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说着说着情绪好一点了,“直到昨天你训我,那神情像极了我当年的哥哥,那一瞬间让我想起了我的伤心事。我难过不是因为你骂我,只是因为当时的心情我没法跟你说这些。”听到这里虽然我心里很难过,但我还是松了一口气,她没有傻掉,只是我让她想起了往事。

“我要感谢你把我骂醒了,当时就感觉是我哥在教育我呢,我确实不该这样任性,他一直在上面看着我呢。从此以后我要自己独立起来,不让我哥再为我担心。”她停止哭泣,坚定地说道。

“人生总是有很多事情让我们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的,但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强,坚强地活下去,让自己变得更强,不让逝去的人再为我们担心。”我坚定地安慰着她,然后继续说道:“或许,你不知道,我跟你一样,甚至还不如你,我都从来没有亲眼看过我妈妈一眼,我妈妈刚生下我就难产去世了!”

“啊,真的吗?原来你跟我一样有如此悲惨的人生?”王雪娅一脸诧异地又说道,“看你整天高高兴兴的,真没看出来。”

“呵呵,”我苦笑道,“为什么要不高兴呢,难道整天愁眉苦脸逝去的人就能回来吗?难道逝去的人不希望我们高兴一点吗?”

“我也经常这样想,可是有些时候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回答到。

“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你哥吧,你就是我妹妹,听我爸说,我妈生前一直说要两个孩子,一儿一女,让我有个伴,她的遗憾你今天帮她完成吧,你看怎么样?你以后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一定待你像亲妹妹一样。我们两个可怜的孩子一起背靠背坚强地走下去!”看着眼前这个平日里飞扬跋扈的讨厌鬼这会儿却可爱无比,就剩一个爸爸了,还整天忙得顾不上她。既然她如此坦然地跟我说这些,也是从心底里信任我。而且昨天那戏剧性的事情,我相信,这就是我俩之间的兄妹缘分。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当我哥哥吗,我又有哥哥啦?”她一脸惊愕地问道。

“真的,你就是我妹妹,最亲的妹妹。”我坚定地说道。

她嘴角开始慢慢上扬,嘴角还有点颤抖,露出幸福的微笑,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然后拉起我的手跑出亭子,跑到草坪上望着天空打转,边转边喊:“我有哥哥啦,我哥哥又回来了。”

我和王雪娅高高兴兴地回来,路上碰到徐若轩,她看见我俩一脸笑容,满脸迷惑,而王雪娅看见了她则亲亲热热地叫了她一声:“轩轩姐好。”然后就跟我一起往宿舍方向走了,这更弄得她一头雾水,半分钟后收到她发来的短信:“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请她吃了顿肯德基就好了,那家伙就是一吃货。”我回到。关于王雪娅的家事,虽然她没说,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为她保守这个秘密。钢筋锅那边我也是跟他说吃了顿肯德基,尽管他半信半疑。

晚上六点半我又开始去给王雪娅提开水,只是现在是我们一起去,她提一壶,我提三壶,打开水这差事失而复得,尽管老大挺不高兴,但我还是为认了个可爱的妹妹而兴奋。

从那天开始,她就叫我“小海哥”,而我则叫她“娅(与丫同音)头”。晚上继续约徐若轩一起去上自习,只是一起上课,一起上自习,一起吃饭的成了三个人,我们三个成了好朋友。

既然成了娅头的哥哥,就决心将她从那糜烂的生活中拉出来,即使她对学习不感兴趣,那也应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我比她大两岁多,比她更懂得青春转眼即逝的道理。一天晚上,我们三个好朋友在校外吃东西。

“娅头,你不觉得你天天在宿舍打游戏有点无聊啊?”我对娅头问道。

“无聊啊,这不就把你俩叫出来吃烧烤了嘛!”她边吃边回答道。

“你就不想干点啥?”我继续问道。

“干啥啊,干啥都没意思?别跟我说好好学习啊!”

“不说学习的事,说点你感兴趣的事。”我说道。

“感兴趣的事,我就对打游戏感兴趣!”

“你最喜欢打什么游戏啊?”徐若轩问道。

“劲舞团!我都打到西北区前十名了!”娅头一说起游戏就来了劲,自豪地说道。

“为什么你就喜欢打劲舞团而不喜欢别的游戏呢?”我问道。

“因为是打的好吧,对里面音乐节奏把握比较好!”她略思索了一下,答道。

“嗯,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你其实对音乐很有天赋,歌唱得也非常棒!”我说道。

“棒什么啊,连个组长都当不上!”她有点自嘲地说道。

“那我再问你,你高兴的时候干什么?”我继续引导道。

“唱歌!”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你不高兴的时候呢?”

“还是唱歌?”她有点不自信地答道。

“其实你没发现你的歌唱得很好吗?非常有感染力,非常令人动容。”我继续说道。

“真的吗?”娅头不自信地问徐若轩。

“真的,你是我见过歌唱得最动人的!”徐若轩肯定地回答道。

“其实这也没什么,歌曲就是用来表达你的内心感情而已,你只要用心去唱就行了。”娅头又不屑一顾地说道。

“说的很简单,其实非常难,我就唱不出来,即便内心有感也发不出来。”我马上回应道。

“你还怯场的毛病?”

“我也有点!”徐若轩也说道。

“很多人都有,不仅仅我们两个人,你可以创办一个社团。把你唱歌的心得传授给大家!”我见引导的差不多了,赶紧说出我的用意。

“社团?算了吧,我不行,没那能力,而且我们现在的音乐社团不是办得很好吗?”娅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真心说,你觉得‘音乐汇’办的好吗?”我问道。

“呵呵,还不够完美吧!”娅头回答道。

“什么地方不够完美?”我紧接着问道。

“不够真情!”娅头想了片刻回答道。

“我替你说得直白一点吧,那个社团就是一群半疯半癫的人,穿着怪异的衣服,染着彩虹颜色的头发,拿着个破吉他乱弹一气,骗几个入世不深小姑娘感情,这就是那个社团所谓的音乐,所谓的文化!”我替她补充道。

“呵呵,精辟!”徐若轩附和道。

“同意!”娅头也点头道。

“你真应该办一个,而且一定能比他们办得更好!或许会没有他们那么有人气,但绝对比他们有文化!”我继续鼓励道。

“我真的行吗?还是算了吧,我没信心。到时招不到社员不丢死人了!”娅头还是不自信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是你第一个会员!”我高兴地说道。

“我是你第二个!”徐若轩也附和道。

“真的?那我当会长,你俩当副会长!”娅头终于有了点自信。

“就这么定了!”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拍板道。

“好的,说干就干,我也时常觉得打游戏打得多了,空虚无聊,办个社团也好!你说给社团取个什么名字呢?”娅头问道。

“咱们现在的社团你看那帮人会什么?美声、民族一样不会,就会个通俗的吧,还整天装犊子,整摇滚!取个名字叫‘音乐汇’,汇啥了?也不怕玷污‘音乐’那两个字!咱就取个接地气的名字,就叫‘通俗唱法会’得了!”我建议到。

“这名字太过于普通,不容易夺人眼球,不如叫‘流行音乐团’吧!”徐若轩说道。

“好好好,就叫‘流行音乐团’!”娅头高兴地说道。

第二天,娅头就马上行动起来,跑学校办相关手续去了。娅头正式成立了“流行音乐团”,她是团长,我和徐若轩是副团长。

第七章 兄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