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涩年华

春涩年华

山东三溪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遇见

  潮起潮落,冲不走记忆的贝壳;云卷云舒,盖不住美丽的面容;人来人往,挡不住曾经的快乐;花开花落,带不走无尽的怀念。每个人都有无法忘记的人,无论时间如何冲刷,阅历如何积累,你的心里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你内心深处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这个人一定是出现在你青少年时代,一想此人你首先会露出如晚霞般微笑,再想却会如刀绞般心痛,与他(她)最后的结局一定是泪水和遗憾。为何看似如此矛盾的事情却让我们这般难以忘怀?看完我和她的故事,或许你能找到答案。

我,叫杨中海。她,叫徐若轩;我,1983年3月1号出生于西南边陲的一个贫苦农村家庭,自幼丧母,由父亲和奶奶带大。她,1984年11月11号出生于古城西安,家庭条件不错,家里两姐妹;我,175cm的个子,皮肤的黝黑,140斤的标准身材。她,172cm的身高,皮肤白皙,103斤的体重,偏瘦;我,长得清新俊逸,英俊潇洒。她,生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我们共同于2003年那个多雨的秋季进了同一所大学,读的都是我们向往的“风景园林设计”专业。

一般在学校读书比较久的人,接触到的人和事都比较单一,成熟度要比同龄人晚2-3年,而且书读的越多越容易钻牛角尖,我便是其中之一。我从小老师眼里品学兼优的成长经历让我有些盲目的自信,而我的一贫如洗的家境又让我有一些莫名的自卑。

至懂事开始,父亲的话对我而言就是不可违抗的圣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我唯一的使命,好在我也不负众望,成为了我们那个小乡村第一个重点大学大学生。虽然年纪已过二十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但从初中起也攒下了不少女生写给我的情书。虽然也受到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熏陶和“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的毒害,但是关于人生和爱情我也有我自己的理解,那便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好好读书就能改变我贫困的家境,上了大学就可以遇到我的颜如玉。

我第一眼看到徐若轩便肯定她就是我的颜如玉。那是在大一新生军训操场上,她站在队伍里比旁边的人直接高出半个头,在队伍中鹤立鸡群,很远就能看到。她五官清秀,瓜子脸,淡眉大眼,柳条鼻,樱桃小嘴,皮肤稍黑,扎个马尾辫,笔挺的身体目不斜视,一身肥大的军装显得身材更加消瘦。她给我第一印象是气质高雅而又带几分灵气。

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自己未来女朋友的样子,她应该是163左右的个子,白白净净、小鸟依人的形象。但在军训场上看到徐若轩的第一眼就对她有了好感,我相信这就是神奇的“爱情”。此刻我对爱情便又有了新的认识:爱就是你见到她的那一刹那,从放大的瞳孔里发出的炽热目光与她身体碰撞后产生的火花,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会爱上什么类型的人,完全不是按照你心目中的理想形象来筛选的,也绝不是书本上的数学公式可以套用,物理定律可以引导的。爱,有时简单的仅仅是一种让你朝思暮想的感觉。

自第一次看见她,她纤瘦的身影就成天在我脑海里晃荡。晃荡得让我神不守舍,想入非非:要是能搂着她的小细腰一起看日落,那晚霞该是多美啊!

“滚犊子,抱着我被子流啥口水啊!你们宿舍是6423,这里是6421!”正当我抱着被子陶醉的时候,被邻舍的同学赶了出来。

6423,我的宿舍号,4个人,刚没过两天我们就混熟了。老大叫李眀博,西安人,身高183,身材匀称,高大威猛,长相也不错,有我三分之二帅吧,我们宿舍里唯一的一个城市户口。篮球打得好,吉他弹的棒,我们班的临时班长,有较强的集体主义感和领导能力,为人很仗义。由于身高原因,我们尊敬地称呼他为“长屎”。我排第二,由于皮肤比较黑,又是属猪,绰号得名“黑猪”,我很不喜欢我的绰号,别人取的绰号自己喜欢的估计不多。老三刘钢,东北人,这货智商不低,可是情商差了点,思维经常和一般人不一样,计算机、高数考第一,素描却能挂科。肌肉男,身材好,长相也还可以,有我一半帅吧,由于他顽固不化的思维方式和审美,我们给他取名“钢筋锅”。陈才年纪最小排最后,是我见过的最具幽默感的人,有着极高的情商和超厚的脸皮。他也是我们宿舍里唯一一个长相比较抱歉的,脸上痣特多,老大是这样形容他的脸的:“整个脸长在麻子堆里,大麻子套小麻子,小麻子套小小麻子。”不但有麻子,还有两片厚厚的嘴唇,就像两根火腿肠。他总爱自嘲自己是“一泡屎”,但我们叫他“阿七”。为什么叫“阿七”呢,是根据他的典故来的。关于这个典故,后面再讲。大家熟了以后就开始每天晚上漫长的舍聊,而舍聊的主题跟所有男生宿舍一样--女生。

“哎,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有个个子高高的女生,非常有气质,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我在舍聊会上跟大家打听道。

“哪个啊?个子高的多了去了!”老大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就那个个子高高的,瘦瘦的,扎个马尾辫,瓜子脸、鼻梁挺挺的,戴个淡蓝色眼镜,小嘴巴,笑起来有颗小虎牙…”

“等哈,等哈,啥子情况哦!你龟儿子这才几天哦,就把人家观察的啷个清楚,看上人家了哇?”阿七抄一口标准的川普打断我的话问道。

“嘿嘿,反正就那个人我看着有点不一样的感觉,都不了解,也不算看上了吧。”

“哦呦,还真是看不出来啊,这才看几天就有感觉了啊!还是不知道是哪个,明天你指给我看看吧,我帮你打听打听。”老大说道。

等第二天去军训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和女生一起军训了,我有点失望却并不沮丧,训练之余就在偌大的操场绿茫茫的人海中寻找着她高挑的身姿和熟悉的面容。可一直找了几天直到军训马上结束了也再没看到她,正当我感叹造化弄人的时候,我却与她不期而遇。

那是在我们军训快结束时拍军训合影,我们班人到齐了,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万万没想到她跟我居然是同班同学,我心花怒放,缘分天注定,只能这么解释了!我们班35个人,19个男生,16个女生,男女比例还算协调。宿舍里的骚年们赶紧看看我们班都有哪些美女。美女调查结果相对于我的兴奋,骚年们却有些失望,整个班16个女生没一个算得上是真正美女,后来才发现是错觉,连续两个星期顶着烈日的军训,个个都晒成黑妹,并且穿的都是肥大的军装,全是水桶腰,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美个辣子啊。一直等了半个多月,这些个小妮子才让我们看到庐山真面目,那时候发现我们班的美女质量相当高,尤其以徐若轩和王雪娅最为突出。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没办法学校规定每晚11点关灯),宿舍里又开始了漫长的舍聊,而今晚的主题是选班花!这女生们都白回来了,也穿上平日里的漂亮衣服后,也该是给她们一个“名分”的时候了。结果在班花的评选上,我们宿舍产生了第一次分歧,老大和阿七觉得身高165,足以让每个男人看了都喷血的三围,凝白皮肤,鹅蛋脸型,笑起来有一对迷人酒窝长相甜美的王雪娅当之无愧,而我和钢筋锅则觉得徐若轩在气质上略胜一筹。

虽然两个美女美的各有特点,但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傲”!徐若轩多才多艺,绘画、唱歌样样出色,特别是在学习上尤其突出,傲视所有在学习上与她比肩的人。王雪娅长得漂亮还有一副好歌喉,不但如此,她还是个富二代,我们宿舍平均每月3、4百的生活费,她一月两千,而且不够随时要就行了,花钱大手大脚,看不起我们班大多数抠搜的农村娃,优越感强。这人一傲啊,就不容易合群,两个美女人缘都不太好。

熬过军训,真正的大学生活开始了,也发生了一些小事情,经过选举老大成了正式班长,我当了副班长,徐若轩是宣传委员,钢筋锅去了学院体育部,而阿七最有出息,去学校女工部当了他们部里唯一的一个男部委,他的解释是这样可以更加透彻地了解和关爱女性。

大多数的恋爱都是从暗恋开始的,我也不例外,由于大一刚开学课程很少,因此跟徐若轩接触的机会并不多,见面都基本上是在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很早就去了教室,而且不管什么课都是坐在第一排,上课很认真,经常配合回答老师的提问,哪怕是那些老师都习惯了自问自答的政治课。课间她也很少跟男生说话,别人主动跟她说话她也只是礼貌性地回应两句,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听音乐或者望着窗外发呆。我有时故意从她跟前走过,用羞涩的余光瞟她一眼,却总能从她那晶莹的黑毪里看到一丝淡淡的忧伤,而她的笑容只有在放学时跟她宿舍里人一起回去的时候才能看到,即便这时,她的笑也常常是那么勉强,仿佛是故意把她都忧伤掩盖起来。

为何在这花一样的年华里,如此优秀的女孩却那么忧伤,对她除了好感还产生了好奇,我决定找机会接近她,了解她。有好几次都想到第一排跟她坐一起,但是从小农村长大的自卑心理阻止了我:跟她还不熟,这么多人面前跟她坐一起太显眼,说不定还会让她反感。慢慢来,这个如玉般的女孩,目前能这样让我每天远远地看看她的背影,我就已经满足了。

大学的生活是比高中要轻松多了,特别是对我这个连续读了两年悬梁刺股高三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修成了正果。全部的课程都很容易,唯一的麻烦就是英语,要知道我两次高考英语分数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三位数啊!这英语要是考不过四级,按目前的政策来看是拿不到学位证的。于是,我每晚七点准时自觉去上自习,恶补英语:记语法、背单词,那感觉就两字--头疼!中学留下来的债,现在来还,印证那句常说的话: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只是英语看了没半个小时就觉得天旋地转,不自觉地又把从图书馆借来的《园林设计图案》拿出来看了两个小时。

平均一天三节课,时间一长就开始觉得有点蛋疼,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没女朋友。后来听说大学里两种男生比较受欢迎,一是打篮球的,二是弹吉他的。为了引得徐若轩的注意,选一样吧,对我、钢筋锅和阿七来说篮球显然比弹吉他容易一点,在高中就打得不错,并且大一体育课就是学习篮球,我们三个就往篮球方向发展吧。这弹吉他和打篮球都是老大拿手好戏,看来他是女生那边的抢手货了。

几乎在我被徐若轩吸引的同时,老大就决定追求王雪娅了,约人家去西安玩,结果被无情地拒绝了。此事对我来说简直是前车之鉴,幸亏没有冒冒失失跑去跟徐若轩一起坐。老大受到刺激后,我们宿舍夜聊会上除了谈论美女外,还多了另一个主题,吐槽美女旁边的丑男人,用阿七总结的一句话概括“美女都让狗啃了!”。

过了一个多月,大学刚开始的新鲜感渐渐褪去,日子开始转为平淡,甚至是寂寞。在寂寞的日子里,你若没有朋友你或许还能忍受,但是没有音乐,那你一定死定了。

在那个数码产品还属于鲜为人知高科技的时候,老大已经听上MP3了,于是把他的索尼磁带机下放给了我听,之前对音乐的了解多半来源于电视里播放的MTV。第一次听了这么好的卡带机后,才发现原来音乐还可以这么优美、如此震撼,以至于在老大的怂恿下,交了50块天价的会费,加入了学校里最火的一个社团--“音乐汇”。刚进场后我俩就发现这钱没白花,不是因为这个社团办的有多好,而是徐若轩和王雪娅都在里面。

第一章 遇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