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实战四之冲冠一怒

  张三以前遇到过一位长相非常美丽的女性客户,那是一个空气有点闷热的夏天傍晚,张三坐在H市的办公室里正准备悠闲的度过一天中最后的时光,一个电话打破了张三悠闲的计划,一位正准备创业投资的女性客户D通过朋友圈向张三咨询信贷的事宜。张三只好收起自己的计划,认真耐心的听电话那头D跟自己讲述自己的现状和资金需求,一番简短的沟通后双方预约了一下碰面的时间,D带着相关的材料大约半小时后就来到了张三的办公室。

D是一个从外表看上去非常美丽动人的女性,而且整个人的气质方面已经隐隐的开始具备优雅和高贵的感觉,这是张三对D的第一印象里一种很模糊的概念,D落落大方的坐下看着张三说自己有个非常要好的关系姐妹推荐自己过来找张三,D说自己很少看到那个姐妹那么信任一个人,张三呵呵的笑着说,也不是每个客户都那么信任我,信任也是相互的,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D说自己想在H市开个足浴店,但是因为资金不足所以才出来贷款,前期自己跑了很多的银行和金融机构都没有办下来,具体原因是因为D的个人征信上显示她两年前因为更换手机号码导致自己的信用卡逾期超过了90天以上,虽然后来全部还了,但是自己现在却被银行和金融机构拉进了黑名单行列。张三问D这张卡现在是继续使用还是被银行强制封卡了,D说被强制封了,张三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说,做是可以帮你做,过程可能会非常繁琐和麻烦,而且时间周期可能稍微有点长,大概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左右。D开心的笑着说你果然像我好姐妹说的一样牛逼,张三满头黑线的看着D说,你这样的美女不像说这种话的人啊。

就这样,D按照张三的引导一步一步的开始操作,张三首先要做的是把D的个人征信重新洗白,这是一个很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事,而且需要D自己去一步一步做,张三只能给她从旁协助或者指点,只有把D重新洗白完了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信贷事宜。也在这样一来二去的相处中,张三慢慢的对D的了解更多,H市本地人,三十岁,未婚,受城市发展和扩建的影响家里分了四套安置房产和几十万拆迁费,总体上说各方面条件都是很优越的。张三笑着问D为什么你要去开个足浴店,因为足浴店总是给人不好的印象,D说自己有个好姐妹就是高级足浴技师,现在会H市发展,所以两个人准备合伙投资开个足浴店,张三听完以后说预祝两人开业大吉,到时候别忘了给自己送份请帖哈,D笑呵呵的说一定,你帮了我这个大忙,以后来店里给你最优惠的价格,张三呵呵的说那就先谢过了。

一转眼时间过去了十多天了,征信也差不多洗到一半的程度了,这一天一早张三接到D的电话说自己因为一个朋友介绍说认识某个地方银行里XX行行长,可以帮D解决贷款这个问题,所以D晚上就去应朋友之约去跟这个行长一起去吃顿饭聊一聊让他协助贷款的事,后来酒席中D被自己的朋友和行长灌了不少酒,次日早晨醒来发现自己跟这个XX行长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张三能从电话里听出那头D的哭腔里夹杂的痛苦和伤心,张三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聪明的姑娘,何况已经在自己的协助下慢慢脱离黑户的范畴了最后还是走了另一条路,D说那个朋友是自己发小,自己从小就非常非常信任她,而且也是她介绍D来找的张三,直到D说了她的名字张三才想起来自己曾经是有这样的一个客户。D在电话里痛苦呜咽的说着自己遭遇的不幸,张三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张三能感受到自己的愤怒和失望,内心熊熊的怒火伴随着电话那头零星的中年男人的嘲笑声愈演愈烈,张三问了D所在的酒店地址就即刻赶了过去。

到了房间,看到眼前这个肥头大耳挺着肚子像个猪猡一样的中年男人,张三冲上去就是给了一脚,一顿揍完之后张三让D打电话开始报警,跟警察实话说说的阐明自己所遭遇的经过和现状,D突然变得开始犹豫不绝,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也开始“恢复”一个行长该有的气度和高傲,D说自己还没有嫁人,不想就这样毁了自己以后一辈子的清白,张三沉默了。尴尬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张三缓缓的对中年男人说,向D跟自己道个歉。中年人轻蔑的看着说了句,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这个事情到此为止就起身离开了酒店房间。张三也什么都没回应拉着D一起走出了房间的大门,回去的路上D开口想说点什么,张三说不用说了,你的想法他能理解,毕竟每个人立场不一样,但是张三还是希望以后找到自己的客户能相信自己,如果不能够信任就没有必要选择。

张三把D送到她家以后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H市的驻点办公室,手机收到D发来的简讯说为自己懦弱逃避的性格感到抱歉,张三宽慰D好好休息和家人一起吃个早饭。张三回复完简讯以后开始沉默了,张三不为D的选择感到意外,张三相信每个人对自己的选择带来的结果都要自己选择承担,个人路不同,风景不同,结果不同,但是张三接受不了那个猪猡最后嘲笑的反问自己是什么东西,此刻,张三内心的怒火开始全面爆发。

深深的吸了口手上的烟嘴,张三打开电脑,开始检索自己想要的相关信息,中午,张三亲自去该支行办理了个开卡存款业务,临走的时候又把宣传架上的所有宣传单页每样拿了一个回去,顺便预留了该支行大堂经理的业务电话。整个下午张三不接任何业务,就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埋头看着写着一些东西,过一会儿又会打开电脑用自己手中刚办理的银行卡在电脑上弄着什么,或者偶尔会给大堂经理打打电话聊聊天。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缓慢,张三伸了个懒腰,从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手稿里抬起头,看着窗外高架上来往的车流,张三会心的笑了。

第十八章: 实战四之冲冠一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