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租房

  去城中村打听了一下,张三选择了一个最低的价位,60元钱一个月的房租,水费一个月5元钱,电费用多少算多少,房租一次性付三个月再押一个月的押金。张三天真的想法被房东的要求弄蒙了,他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我要交3个月的房租还要交一个月的押金给房东?他自认为的一个月付一次房租钱应该就够了,但是世界上哪里有这么我以为的好事呢。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张三只好硬着头皮给父母打电话要房租钱,听着电话里父母震怒的质疑声“不是刚发的800元工资吗?这才几天你钱花哪去了?张三,你到底在干什么?而且租个房子怎么可能一次性要4个月的房租?你是不是在学坏?是不是在做违法罪犯的事?张三,你要是做这些事你还是别上班了,安心回来种地吧!”张三知道自己无法跟父母解释那八百元工资的事,更知道自己解释不了为什么城里租房子要交4个月的道理,因为连他自己都是蒙的。

父母虽然电话里说不给,让他回来,但是当天下午张三就收到了母亲打来的一千元钱的房租和生活费,并且附赠母亲再三的叮嘱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不要做传销,更不要学坏的道理的这些短信。张三只能默默的回信知道了,请放心之类。

搬进城中村的第一个晚上,他在内心揣测着说谎真的是一件好事吗?那么说真话呢?父母肯定会万分的失望和伤心。但是说谎话又令得自己心里这么的难过和不开心,张三想着自己到底做错没有做错。其实这个道理,很多年以后他才慢慢懂得:很多事情并无对错之分,只有立场不同而已,何况很多事,当我们再回头来看的时候,对或错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不到十平米阴暗潮湿的房子,床是一张木板下面垫的砖头,没有柜子,没有桌子,甚至连板凳都没有。最关键的是每次4楼顶上晾晒的衣服,总会莫名其妙的丢失,而买衣服是要花钱的。

第二天起床,开灯,在一个窄小脏乱的公共卫生间里面洗漱,所有这一切都没有让张三变得更沉默的内心有多少感慨。张三的话更少了,他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错的,也许不说话少说话就能让自己更少的犯错和撒谎。和一个真正的上班族一样,早晨要去挤公交车,不同的是他是往人才市场的方向,而其他人是往工作的方向。

陆陆续续的找了几天,他才发现自己能符合招聘条件的公司或许只有仓管和体力劳动者了,而且工作没找到,这两天花销倒是不少。张三还是没能习惯一个人寂寞的日子,他给小飞打电话,给阿磊打电话,希望借助电话能让自己温暖起来,甚至怂恿小飞到城中村来租房子,能陪自己说说话,能让自己不孤单。可惜张三想法是好的,结局很现实。

万般无奈之下,为了节省开支张三选择去网上找工作。就这样张三开始了为期近一个礼拜的网吧生活。偶然无聊中翻看租房信息的页面时,张三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同样的房子,毛坯房和其他房子租金差异那么多?为了弄懂这个问题,张三在网上特意选了一个200元每月的毛坯房准备去现场看,然后又选了一个一千多的的附近的房子,拿纸笔分别抄下地址电话就从网吧下线了。

到达毛坯房楼下的时候,张三被眼前的环境深深的吸引了,高楼大厦,带电梯,有免费的室内健身休闲设备场所,有供应整个大楼的食堂,8块钱一份饭菜。这简直就是自己的梦想啊!他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努力在这里定居下来。房东到来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室内的环境才终于明白“毛坯房”三个字的含义,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毛坯房只要200就能租下来,即使还没去看,他也终于知道另一个附近的房子的房租要一千多了的原因。

张三这回知道了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道理,这么好的小区怎么可能就200块钱呢,那除非是毛坯房嘛。出来的时候张三给另一个房子的房东打了个电话告知已经看好了去不了了,实在很抱歉之类的话。走回来的路上,张三低着头静静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尽管张三数学很差劲,但是他也明白一千多一个月的房租估计顶自己不吃不喝2、3个月的工资了。但是自己真的非常渴望想搬进200元钱的这个小区租房,因为他终于醒悟到自己现在住宿的那个环境到底有多差!

他把手头的钱盘算了一下,估计了一下如果简单装饰一下需要的成本。这个可笑又可气的小伙子第一次在没有去建材市场调查的情况下就用自己认为的评估把这套房子的简单装修定在了几百元钱搞定一切。算着算着,张三突然意识到如果把自己装饰好的房子转租给别人,那自己岂不是可以用这个赚钱了?想通这一点的张三第三次开始自己评估转租的价格和中间的差价利润。。。。。。这可能是张三这辈子最哭笑不得又最自豪的一件事了。

说干就干,到家的张三立马给房东打了电话说自己要租这套房子,并且用自己不多的社会经验和语言技巧死缠烂打的让房东把租期延长到2年。他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期望可以偷偷摸摸的放大自己的长期收益,万般无奈之下的房东只好同意了张三两年租期的请求,也同样与张三约定了装饰的标准和要求。初出茅庐的张三哪里懂得房东交代的橱柜和地板的道理和标准,他甚至于连基本的社会跟工作经验都没有就这么盲目的答应下来。而等到2年后交房的时候他才明白橱柜的价值和地板的价值还有房东的标准是多么苛刻和需要多高的成本了,当然这都是后话,而张三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经济代价偿还给了这个房东。

张三兴奋的把这件事和自己的想法告诉学校的对象和小飞的时候,二者几乎都不胜明白张三是脑抽风了还是中邪了。张三自个儿兴奋的跑着建材市场,大肆的打听着最便宜的某种建材价格的时候而全然忘记了当初和房东约定的建材档次和质量的协议。在东凑西借和女友的协助下,第一套房子张三花费了两千多大洋的成本把基础装修和家具全部置办妥当了。现在剩下的就是制定价格发布租房信息了,自信满满的张三通过同学对租房的感受和自己房屋的室内装修环境,把房屋出租价格定在了800至1000的价位。

实际最后的成交价只有650元每月,愁眉苦脸的结束了第一套房子的装修和转租事宜以后。张三把收取的房客2600元租金还了一部分给借钱的同学,最后手头一算,竟然余额比自己当初实施想法前的几百元还多出近一倍。这样的甜头让张三尝到了赚钱的幸福和满足,也因为第一次独立的运作某一件事而感到淡淡的害怕和彷徨。他不知道他做的这些应该怎么跟别人才能解释清楚,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家人亲戚是否能理解?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的到底是个什么事。除了口袋里赚来的钱在提醒他这不是梦,不要害怕之外,其他的张三一无所知。

第四章 租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