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俗尘和玉壶冰

  两人并肩走着,两人的暖裘相互摩擦出声,景颜听着,心中愉悦,唇角的微笑稍显温柔。而慕云念耳尖微动,刚才没注意,这才听到景颜的步子沉稳,落地无声,就算在这雪地中也悄无声息,慕云念惊讶挑眉,他才十一岁内力就可到了这般程度,想想自己前世的岁数都比现在的年纪加上景颜的年纪都大,不禁有些脸红,手指摩擦了几下暖炉上的纹路抬起头正想说话,却被远处粉嫩的颜色吸引住眼光,景颜看着慕云念,等着她开口,没想到慕云念却不说话了,看着远处,景颜也顺着慕云念的目光看过去,微微皱眉,似是不悦。

“师哥!”人未至声先到,娇俏清脆的声音让人顿感舒服。没多久小女孩就到了两人面前,看了一眼身着红衣男童模样的慕云念,慕云念也眼带笑意看着跑红脸的她,没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当然也没错过她看向景颜时眼里的崇拜和喜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像小鹿般受惊了的眼睛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景颜未出声,看了一眼几步之外大约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小女孩,小女孩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哥这是问自己有什么事情。

那小女孩这才低下头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师傅让师哥你快回去,并未说明有什么事。”

景颜听闻微皱眉,平时也没见他如此急切的想见我,看着身旁的一抹红艳,心想他消息倒是灵通。

景颜却是不管那师傅心里所想,“你只管回去,且说……”景颜稍作沉吟,“且说我在接待故友,送走故友自会去寻他。”既然师傅他老人家想见念儿却不明说,那也别怪做徒弟的糊涂了。与念儿多年不见,这才刚见到,我都还未说上几句话,那老头就想抢过去?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景颜说完不再理会,带着慕云念向迎客亭走去。两人落座,那女孩还在站在原处犹豫不决,景颜看到,语气微有些重:“你还怕师傅惩处你不成?”

小女孩有些慌乱的夺路而逃,只留下一串声音在耳边响起,“不不不,师哥我先走了!”

慕云念轻笑,这姑娘有点意思,随后倒是想起来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那眼睛不就和娘亲云月漪很像吗?很像却不一样,就和自己的眼睛与母亲很像却也不一样,总是带着自己的一种独有的神采。

景颜揽袖执茶,看了笑颜如花的小人儿一眼,不等她问,自己主动说出来:“那人名唤闻人初夏,沧溟国君主闻人辰逸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公主。四年前天雪老人游历各国之时,看中了那时只有五岁的闻人初夏,随后收为徒弟。虽然是公主,但是天雪老人早先就闻名各国,沧溟国君主即使不舍但为了闻人初夏好也将她送来了天雪山。”

慕云念喝了一口茶,顿时满口生香,刚入口的苦涩,从舌尖开始慢慢变甜,原以为这茶由苦回甘,正想放下茶杯,回味茶的甘甜,没想到这味觉却杀了个回马枪,顿时满口苦涩清凉异常。

慕云念皱眉,看着坐在对面摆弄玉琴笑的自在的景颜,不是慕云念此时不想说话,只是苦的说不出来了!

现只觉得一股寒气聚成一丝直线顺着食道直到丹田,慕云念心中一惊,立刻收气凝神调转内力守住丹田。而与此同时悠扬清越的琴音倾泻而出!那股寒气似有了指引盘旋在丹田周围,逐渐被吸收,吸收完那股寒气之后,慕云念反而感觉身体比之前暖了许多。

口中的苦涩慢慢褪去,茶香更加浓郁,慕云念缓缓舒了一口气,还未开口说话,景颜停下抚琴的动作,笑着开口:“此茶凝神静气有奇效,特别是对你的筑基来说,适量饮用有好处。”

慕云念低头皱眉,有疑惑有懊恼,如果此刻对面是自己的敌人而自己却毫无防备,那……等下!毫无防备!已经如此信任他了吗?!慕云念思绪有些混乱,无心回答他,只无意识的低声重复他的话:“筑基?”

景颜带着深意的看了看她,“你体质寒,修炼的功法是将寒气转为己用,可是这些年你有些着急了,基础有点儿薄弱,就像一面墙,你筑起来挡着寒气,不让那些寒气出去,可是,寒气随着你年岁的增长,那墙也显得有些薄弱,这样总会有些许的寒气窜于你的身体脉搏中,致你的身体常年寒冷。这茶就是助你将那面墙打牢!”

慕云念终于反应过来了,收起眼中的情绪,抬起头看着景颜:“这是什么茶?如此神奇?”

清浅的声音缓缓道出:“名曰,俗尘!”

俗尘,一世,一生?人生世事变化无常,就像入口的苦涩随后的甘甜最后猝不及防的更苦,却又柳暗花明得以助筑基,这杯茶倒也不辜负这个名字,概括了这世事。

“好名字!”慕云念夸赞。

景颜心情很好的勾起唇角,从桌旁拿过一个密封好的精致玉瓶说:“筑基不是一两日便能完成,这些茶叶和这把古琴赠予你,为你筑基所用!古琴名唤玉壶冰,辅助吸纳。”

慕云念沉吟,“……”

景颜眼中神采暗了暗,沉声说道:“我认识你之时你尚在襁褓之中,你我的家族又是世交,而且你在京都的三年你的生辰礼物我都未曾落下,这些就当做补上这几年的生辰礼物吧!”

慕云念稍作思考,收下“……那我却之不恭了,多谢景世子!”

而景颜听到那声景世子,瞬间冷了脸色,全身上下也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气,慕云念也深深感觉到了对面那陌上人如玉的景颜世子的‘恶意’!也不知自己是如何得罪了他!

景颜此刻声音冷硬,却也挡不住那文雅如玉的稚嫩声线:“听说夏伯公子今日前来是为了借道?既是借道,理应和天雪山的主人商讨,家师恐来客不识路,由在下带客人前往,天雪山多幻阵,莫要走丢了,请吧!”说完侧身点头一个请的姿势出来,立刻转身走在前面带路。

看着景颜即使很生气也保持着良好的涵养,优雅的步伐,不急不躁,慕云念突然有些羡慕。随后又汗颜,景大公子自问自答的本领不小,虽然他说的是实话,确实是来借道的!看着他生气的毫无缘由,慕云念也只能忍忍,在心里吐吐槽,人在屋檐下哪敢不低头,人还在他天雪山的地盘,就别太猖狂了,谁知道他一肚子坏水,什么时候就不小心中了他的招,顺顺毛就好。可是,都不知道他生气的缘由如何顺?慕云念表示很烦恼!

老酒馆的毒蝎子
景颜的心思再深,此刻也是十多岁的小孩,被慕云念夸赞一句,虽然慕云念不是直接夸赞,但是也是夸赞了他烹制的茶(剧透0.0),他也是高兴的显露无疑,要知道,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一出生就处于高位,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是必须的。

第四十二章:俗尘和玉壶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