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争吵

  楚洛被他那一眼看的一股气冒出来又硬生生压了下去,跟在后面的小凳子有些不知所措,欲言又止,最后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在生气中的五皇子殿下华丽的深蓝色长袖,小声道:“殿下……刚才赏赐给……那些侍卫的银袋……都是您的……您的小金库……奴才……奴才不知道这是……奴才只当那是……那是为殿下买通侍卫用的……奴才之前只放了两锭银子,后来夏伯公子看到后说太少了,再加一锭金子!奴才……这才……求殿下,饶过奴才!”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刚从邀月塔出来的的夏伯然看到正在清点银袋的小凳子,知道里面只有两锭银子,走进看着那些银袋,挑眉道:“堂堂五皇子殿下,只用这点银子就想赏赐人的话,那未免有点寒酸了。再加一锭吧!”小凳子想了想也觉得是这样,虽然两锭银子已是二十两,足够家境一般的一家四口生活两年多,但也不足够彰显五皇子的身份!

“是!”小凳子应到。

“是一锭金子!不是银子!”说完也不管小凳子的反应,径自回自己的殿中换衣。独留下被惊讶的目瞪口呆的小凳子,思量再三,小凳子还是决定照做,毕竟夏伯公子也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人,眼光长远,此举定然是有什么打算。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楚洛听完,早已压制不住愤怒,朝着走远的夏伯然大声质问:“你夏伯家不是家大业大,根源深远吗?为何要用本皇子的金帛?”声音充满愤怒,却不知楚洛心里是在滴血的,十二锭金子啊……那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待将来……没想到却被这刚招揽的门客瞬间转手送人!现在楚洛恨不得啃夏伯然的肉!

夏伯然却没任何悔过的表情,依旧淡然带笑,“在下出门走得急,未带任何银帛,五皇子暂借与我,在下不久就会归还。可这也提醒了在下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在下已为五皇子的门客,五皇子不需要用些金箔之类的雇佣在下吗?”

楚洛被气笑了,“你我之间不是约定过,本皇子助你,就算是为你作为本皇子门客的诚意吗?”

“五皇子也说了,只是诚意,诚意和雇金可不一样。”

“夏伯然!你可别过河拆桥!利用完本皇子就打算一脚踹开吗?之前要做我门客,说的比唱的好听,现在呢?”楚洛冷哼一声。

夏伯然眼神瞬间冷淡:“五皇子将夏伯某人说的如此不堪,可有相信过夏伯某人?不过也相处不过一天,彼此不相信也是正常!五皇子不必担心!天亮之时便会有人将十二金送到五皇子的殿前!不过五皇子为了那区区十二金动了怒气,就是不知如此度量能否成事?夏伯某人是否也看错了人?明日在下也将前去边城退兵,到时且看在下值不值那十二金!”说完转身离去,留下呆怔住的楚洛和小凳子。

小凳子暗自后悔,真不该告诉殿下这件事,这般调离的他们的关系!而楚洛也在懊恼自己的行为,如此这般……斤斤计较!小凳子却在原地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夏伯然的背影,走着的夏伯然似有感应一般回头看着他,小凳子急忙收回眼神追着楚洛而去。

夏伯然回到听音阁,坐在桌前回想着到邀月楼看到的一切,子澄在一旁静静守着。邀月楼里每层都挂着娘亲的画像,或站或笑,每幅画像都很精致,可眼睛里没有神采,呆板无神!

并且每幅画像落款都是皇帝的名字,印章也都是皇帝的私印!看着样子,这些画像都是邀月楼封禁之前挂上去的,楚乾不可能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宣告众人,他对臣子的妻子有所想!

到了邀月塔的顶层,宽大奢华的四面镂空的平台,淡紫色的烟纱悬挂在外侧,扶栏上雕刻着精美的舞女舞蹈的图,精细处镶金,地面的平台上绘着洛神赋图,抬头就可以看到上面镶嵌的一颗硕大明珠!足有成人一只拳头那么大,巨大明珠周围是一圈白玉包裹,白玉上穿了几个小孔向下垂下用水晶做成的挂坠!可想当初是费了多大的心思修建的!凭栏远望,皇宫的宫门清晰可见,慕王府的府邸也隐约可见几座楼宅……

第三十七章:争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