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密谈

  不小的房间顿时热闹如街市。

慕云念暗暗吐槽,借看望新生儿之意,让孩子们自己互相认识,这里全是有地位能说的上话的官职嫡出子女,今后只要官职低的子女攀上高枝,或者强强联合,自然能升官发财、官路顺畅的。可是这般太明显了不是吗?自我介绍还在继续,慕云念已经感到无聊,喝着清淡的米粥,慢慢酝酿睡意。昨晚的梦太过诡异,没睡好不是,人家还是小宝宝,现在睡觉不会有人说无礼的对不?慕云念一边在心里无耻的想着,一边心安理得的入睡。

慕老王爷看到慕云念香甜入睡,就开始赶人走了,人老了喜欢看到小孩子在身边围绕,可是这么多小孩被自己的父亲授意这般介绍自己,耐心也用完了,“念儿在娘胎中及体弱,如今是寒冬腊月更是弱的不行,你们出去玩耍吧,让念儿养养身子!”慕王府在京都中也是备受人关注,刚生下念儿之时,早已通过下人们对外界透露念儿体弱多病,因为念儿容貌太过惊艳,所以也透露出因为体质过于羸弱要女扮男装,才好将养。不过,师从不语老人这件事,慕王府一家和不语老人都很有默契的保密,不论朝廷中还是江湖中都还不曾传出任何消息。

余光瞄到在角落安安静静的景颜,感叹,果然是景家的人,这小狐狸般的狡诈,以为不说话就不会注意到他了吗?哼!可笑!不过……这次放过他了。

在所有小孩走了之后慕老王爷朝景颜挥挥手“景颜小子你跟我过来。”

“你祖父那翠雾鼻烟壶……”话未尽,意无穷,这小子这么聪明肯定能听懂的。一想到这个慕老王爷又惆怅了,同样是三岁,慕云舒臭小子怎么和着景家小子差了这么多呢!

“慕爷爷,您知道,我祖父很是喜爱那只鼻烟壶,所以,来之前,爷爷特地交代我,他老人家说绝不会把那只鼻烟壶给您的!爷爷还说,这是念儿的诞辰,送一个小姑娘这玩意儿,想来念儿长大后是会不满的,您也不会接受的!”

慕老王爷气得胡子翘了翘,暗骂一句老狐狸,“哼!臭小子!走吧!”

“是,慕爷爷。”景颜微微一笑乖巧的跟随慕老王爷。

……

此刻的一番谈话无人知道谈了些什么,只知道,今日的一番谈话在将来救了慕云念一条命!只知道,当日老王爷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活像别人欠了他五万两一般,随后拿出一颗红色的舍利子挂在慕云念的脖子上,说是景王府的贺礼。

慕云念疑惑又似好奇的伸出胖乎乎的小短手拿起看了看,似乎刻了字,这个时代的繁体字和中华古代的繁体字不一样,复杂多了,看不懂也不再纠结,以后就懂了。

一年后,慕王府。

刚下过雪的冬日的天气看起来依旧阴沉沉的,仿佛傍晚又要下大雪,但这依旧不妨碍两兄妹的打闹。

“大小姐,你在哪啊?快出来啊!王妃娘娘找您呢!”云月漪的贴身丫鬟乔儿焦急的到处寻找这位珍贵的慕王府大小姐。

说来也怪,这才一岁,就会口齿伶俐的叫人,走路走得稳稳当当,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读字!不过才一岁就这般调皮,戏耍人起来毫不含糊,还好慕大小姐也知道分寸,只是戏耍一般的打杂下人。

“来了,来了,别急啊。”话音刚落,身着火狐红裘小小的人儿就从远处跑来,火红的一团像太阳,粉粉嫩嫩的脸颊跑的红彤彤的,煞是可爱。两只眼睛像两汪水潭一样,水汪汪,惹人怜爱,真想亲一亲,抱一抱也是好的,可惜,慕大小姐不喜人抱。可这慕大小姐越发漂亮了呢。

刚跑到乔儿身前,就听见身后慕王府的小世子急匆匆穿着雪狐白裘从小书房追出来,无奈的道“调皮的念儿,你把我功课藏哪了?明天还要去国子学交给先生的,乖,给哥哥好不好?”

慕云念当机立断向乔儿伸出手,眨着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用软糯糯的声音说“乔儿姑姑,我累了,你抱我跑好不好?”

听着这像羽毛一样挠着心的声音,不经过大脑的就已经将慕云念抱在怀里,乔儿:“……”跑?不应该是走吗?现在能不能放你下来,一个是小世子,一个是大小姐,两边都得罪不了啊!美色误人!悔不当初!没办法,现在小祖宗在怀里呢,乔儿开始泪奔……

笨哥哥!在功课上写着,“任你清官如水,难逃吏滑如油”这般讨论当朝政局,不就是在说当朝为官者无能吗?即使是童言无忌,那也会被有心人捉住不放,惹怒当朝为官者,在朝堂上那些政敌也会用“养不教父之过”的言论死咬着父王的!

乔儿开始小步跑了起来,慕云念搂住乔儿的脖子,对着慕云舒做了一个鬼脸,“母妃找我,等下我再赔你的功课,我说到做到,一定会赔你的!你可别乱写啊!”不放心慕云舒的论述,再三交代,这定是有人与哥哥明示过的,哥哥才写出如此深谙朝堂规则的话。

乱写?“等等我,我与你一同前去。”慕云舒并不是傻瓜,稍一想,一个猜测浮现。

第八章:密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