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4章:每月月圆之夜,须拿心头血来养吾

  “你谁?”

“说了是鬼,要与汝做个交易。”

“出来!”

“说了是鬼,出来怕是要吓死汝。”

空气里有个极尽阴柔的声音,沐柒就这么跟空气展开了对话,却被那头被沐柒打倒在地的白狼突然强烈起来的哀叫打断,它的叫声竟类似于人类的哽咽,仅剩的完好的右眼里有浓烈的悲怆与哀求,顺着它的视线望去,沐柒看到雪地上一团比雪还要白上三分的小东西摇摇晃晃爬向这边来。

“这是鬼谷白狼的幼崽,吾今可赠与汝,防身。”

待那东西爬到沐柒脚边儿来,她差点儿没忍住当场翻个白眼儿。

粉嫩嫩的鼻子,耷拉个耳朵,提溜着对圆溜溜的蓝眼珠子,小小一点儿,这尼玛分明就是狗崽子!

她还真不指望也不需要拿一狗崽子来防身,但还是弯腰下去拎着这崽子的脖根子给拎到怀里来。

“本就不是你的东西,哪儿来的赠与一说。”

那个声音轻笑一声没说什么,沐柒弯腰起身却又将背后的鞭伤撕扯开来。刚刚那么折腾也没见痛成个什么样来,现在倒是全身一阵一阵抽着疼了。

缓了缓呼吸才淡淡开口:“什么交易?”

“吾且能叫汝这一身的伤痊愈,护汝出鬼谷,而汝,每月月圆之夜,须拿心头血来养吾。”

“……你怎么做到?”明显怀疑的语气,毫不掩饰。

“吾做到便是。”

“装神弄鬼!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无故救我……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汝之心头血嘛!真是……汝为何总是如此啰嗦?一场交易而已。”

她唇边勾起一抹弧度,“那么,成交。你且说,具体怎么个交易法来……”

话音刚落,沐柒周身便倏地狂风大作,将她卷进气旋儿里,还未来及惊呼,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所以沐柒并没看到,风里有个雪色衣衫的男子,将她抱进了怀里。

沐柒再度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便被一层红布缎子遮住视野,巴拉下来一看,竟是新娘的大红盖头。此时才发觉自己是坐在轿子里头,怎么着?这是又穿了一次?

然而一低头,腿上还安安静静趴着那只雪白浑圆的狗崽子。身上这嫁衣,可不就是她身上那件破掉的金边红衣原本的样子!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奇迹般的全部消失不见。

难不成真的活见鬼?

外头锣鼓喧天人声嘈杂,乱哄哄一片。

沐柒撩开轿帘望出去,长长的见不着头的迎亲队伍,皆着红装,所经之处,行人无不给之让路。但是道路两旁的人怎么都是一副或憎恶或快意的表情?

前头有个小孩子高声惊呼道:“娘你看!哈哈哈,那领头的怎么是只大花鸡!她嫁给了一只鸡!”

他娘一巴掌给他掴到嘴巴上,似是异常恐惧:“臭小子,乱说什么!”

人群中有人大声起哄,“这妖女可不就是嫁给了一只鸡嘛!”

然后人们都笑起来,捂着嘴斜着眼睛貌似不敢笑出声的,叉着腰一副“老子毁天灭地老子怕过谁”地放声大笑的。沐柒玩味地看着那些人,不得不说,那一张张嘴脸,猥琐至极。

沐柒现在记忆还混乱得很,都是一些破碎的片段。但她还是能清晰记起这身子要嫁的,是一个她心爱到骨髓的人,至少每每想起此人,胸口便有强烈的压迫感,包含浓烈的需索、悲伤和遗憾。沐柒知道这一定是这幅身躯原来的主人!她对某一个人的感情过于沉重,还残留在她自己的骨肉里,灵魂都带不走。

沐柒试图与她沟通,却并无响应。

不过,她这亲爱的“夫君”干的这破事儿,分明就是在羞辱她啊!

不过这哥们儿,都不知道自个儿把自个儿给骂了吗,这要是放只鸭子不更搞笑了么……

嗤笑一声,她沐柒可没心思……在这里供人消遣!

第004章:每月月圆之夜,须拿心头血来养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