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郊外的小旅馆

  萧逸带着三人来到一家酒楼,在二楼临街的窗口前坐了下来。这样能便于阿拉娜和喧月观看上京的风土人情。正在萧逸思考如何把谈笑正欢的两个女子分开时,街上一个身着戎装英姿飒爽的女子骑着马带着一队护卫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当她经过四人的下方时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看到萧逸后‘咦’了一声。与此同时萧逸也在往下看,当看到来着何人的时候,萧逸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只见女子看了看萧逸,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喧月和阿拉娜,随即讪笑道:“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四小耶律吗?怎么今天少俩,最近烟花楼可来了不少新姑娘,街坊们还奇怪怎么看不到你们这风花老手去凑热闹呢,原来是在这里风流快活呢!”说完掩嘴偷笑,晃着马鞭离开了。

豆大的汗珠已经从萧逸的脸颊上流了下来,后背已经湿透了。他僵硬地将头缓缓地转向阿拉娜,似乎都能听到脖子里的颈椎‘嘎嘣嘎嘣’的响,他心里多么的希望阿拉娜没听见或者听不明白。但是他绝望了,看到阿拉娜的头低垂着,双颊憋得通红,这可是愤怒的紫红色啊!

萧逸连忙解释道:“这野丫头整天就知道戏弄我们兄弟四人,信口胡说。”在一旁的耶律士奇也赶忙帮腔到:“是啊,她总是仗着自己的夫父亲是北院大王,就横行霸道,看她那泼辣的假小子样,活该她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阿拉娜一把将桌子上的弯刀拿起,萧逸和士奇一怔,不过阿拉娜却转身飞奔出了酒馆,消失在人流中,萧逸楞了一下赶忙追了出去。耶律士奇和喧月则把头探出窗户,对着街上像无头苍蝇一样的萧逸喊道:“实在找不到的话,就到客栈看看吧!”

说完,两人将抻的长长的脖子缩回来,坐了下来。喧月调皮的对耶律士奇说:“那女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话说你们兄弟四人可确实是不太老实,还骗我们说来上京赶考呢,我看你们就是上京人。而且你们几个在这里好像很出名呦!”说完便不怀好意地看着耶律士奇嘿嘿直乐。

耶律士奇摸摸脑袋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说道:“也不全对,我们兄弟四个确实是上京人,在这上京城里也是小有名气。但是我们真真切切不是寻花问柳之徒,刚才那个野丫头自小与我们就处处作对,才出言诋毁我们兄弟。因为她那泼辣的性格,直到现在也没有许下夫家,哎呀,可惜了她那脸蛋和那副好身材了!”说完还吧唧着嘴摇摇头,脸上也不禁地露出了陶醉的模样。

好在他立马就意识到自己的猥琐,又赶紧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来,小声地继续说道:“她叫耶律云雅,她的父亲是贵为北院大王的耶律斜轸,母亲还是皇太后的外甥女。可如今,堂堂北院大王的女儿到现在都没有人提亲,这脸都快丢到家了,哈哈…哈哈…,据说北院大王实在没办法,想明年举办什么比武招亲,了了这大女儿的婚事。并且害怕到时候没有人报名下不了台,就让手底下的武将家中有未婚适龄的公子必须要凑数!”耶律士奇说完便很爽的样子嘿嘿乐了起来。

喧月开口道:“不至于吧,这么有权势的人家还没有人提亲?”耶律士奇道:“此处不是中原,虽说辽人、汉人不分族姓均可通婚。但女方却是可以休夫的,娶北院大王的刁蛮女儿,估计不是被她折磨而死就是哪天会被她休了,到那时候你还能找北院大王理论去啊?”

喧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们这的风俗还真是奇怪,但我是真不信你们兄弟四人是好人!”耶律士奇听喧月这么一说,顿时满脸黑线,又说道:“这些都是我父亲说的,我父亲是北院大王手下的得力武将,说的不会有假的。”

两人这边恰意八卦的时候,那边萧逸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街上的人本身就多,再加上阿拉娜跑得飞快,萧逸一到大街上就没了阿拉娜的身影。

最后萧逸无法,只得到落脚的客栈去看看,到了客栈门口远远就看见阿拉娜站在门口。刚要跑过去向阿拉娜解释,但是阿拉娜看了萧逸一眼就向远处跑去。萧逸知道阿拉娜还在生自己的气,便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但是阿拉娜的步法却比平时轻盈多了,而且总是能和萧逸保持一定的距离。任凭萧逸如何去呼喊,就是不回头更是不回话。追出城外一段路后,阿拉娜一闪身就进了路边的一家非常隐蔽的客栈。

萧逸也没多想就跟了进去。进去以后却没看到阿拉娜的身影,便问了一句背对着他正在整理什么东西的伙计,“请问有没有一个姑娘进来?”那小二头也不回,便回答到:“那位姑娘说在二楼最西边的那间客房里等公子!”

萧逸觉得这个店小二很没礼貌,声音怪怪的,很嘶哑。但是为了早点向阿拉娜解释清楚,他也没多想,就赶忙向二楼的那间房间走去。

走到二楼一边推门一边喊道:“阿拉娜,你听我解释!”但是看到房间里的情景时,萧逸的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只见阿拉娜半躺在床上,衣物已经脱得只剩下一层薄纱,肌肤若隐若现。只见她伸出纤纤玉指向萧逸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然后向萧逸无限妖娆的勾勾手指要萧逸过去。萧逸赶紧掐住鼻子,这场面简直香艳了个天喽!

萧逸此刻真担心嘴没闭好把小心脏跳出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脚也不由自主地向床边走去。当萧逸刚走到床前的时候,阿拉娜一把将身上的薄纱扯掉,一手拉住萧逸的手就摁在了自己的身上。面色粉红,嘴唇微张,似乎在等着萧逸扑向自己的身体。

可是萧逸却猛然把自己的手抽开,跳到一旁大声地呵斥道:“你不是阿拉娜,你究竟是何人?”

床上的阿拉娜面露惊讶,转而冷笑道:“呵,公子好定力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那小情人?”

萧逸很是不屑的说道:“我心爱的阿拉娜怎么会是你这样轻浮的女子,何况…你的尺寸也不对啊!”说完还狠狠的审视了下床上的女子身子。

心里还鄙夷道:还想蒙骗你大爷我,这尺寸能和我的阿拉娜比吗?萧逸虽说有些玩世不恭,但是心智却是超乎常人的,异常冷静。这多少与他那自创的吸纳天地精气之法有关。

第一次遇见并扑倒阿拉娜时候的那种触感,他可是无时无刻不在回味,又怎么会感觉不出来这假冒的!

床上的女子见萧逸得了便宜还卖乖,面色变得乌青,恶狠狠地说道:“无耻之徒,占了老娘的便宜还在那出言不逊。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娘的厉害!”

就在这时窗户被震开,跳入一人,此人正是阿拉娜。

原来阿拉娜负气冲出酒楼后,也担心萧逸找不到自己,便想回到客栈等萧逸。却不曾想在客栈门口看到萧逸正在手舞足蹈的追一名女子,阿拉娜气得脸色发青,便从后面悄悄跟着萧逸,想看看他到底是个多无耻的人。心想:我这边还生着气,他那边就立马有忙活的人了。

看见萧逸进入客栈上了二楼后,阿拉娜偷偷地潜入客栈的二楼。当她将窗户纸捅破抬眼看去,只看见萧逸向那女子走去并把一只手摁在女子的身上,萧逸当时那丑陋的笑容把她的心都撕碎了。

她气血翻涌,粉拳紧握,她的心是在滴血,她觉得自己真的看错人了,心里是万分的伤心后悔。她能看见萧逸的嘴里说着什么,但是却听不清楚,她只是隐隐约约地听见萧逸提到自己的名字,但是她已经无法再理会这些。她只想快速地离开这个龌蹉的地方,离开这让她第一次体会了爱情的塞北。

虽说她不甘心自己的第一次心动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但她是在看不下去屋内的丑恶勾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第14章 郊外的小旅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