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如果四姐白双是个蛇精病,那么,三姐白归就是凉暖白见过的最彪悍的杀手。怀孕整整一个月,见谁不爽拎起菜刀就往前冲。

翘着兰花指的高公公妩媚的向白言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凉暖白抖抖身上的不明东西,幽幽的瞥了一眼大哥白言,暗自感叹。

白老爷清清嗓子,嘴角以不可见的速度抽了抽又恢复正常,“咳咳!公公今日来所为何事啊?”高公公这才不舍的回过神,宣读圣旨。大概意思就是白笙到一定的年纪了应该赐婚啥的……

“呵呵……”面无表情的凉暖白望天。

白归坐在青石凳上,因为怀孕不适合跪下,饶有兴趣的看着高公公:“公公,赐婚赐男的还是女的啊?嗯?”凉暖白措不及防的喷了一口茶。虽然白笙喜欢的是妹子……可她不是啊!

被白老爷义正言辞的拒绝,高公公并未在意,只是……

凉暖白端着茶坐着小板凳围观着。您那媚眼肿么回事啊喂!

蹲坐在高围墙旁边的树上的汉南渡咬了一口手里的烧鸡,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偷听居然还能看到高公公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如此猥琐的内心!这场戏必须看下去!

白老爷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深深的看向凉暖白。凉暖白依旧望天。伸出手指指着凉暖白的白老爷痛心疾首:“啊!你说说你到底在外面沾花惹草祸害了几家的大小姐!”无辜被指的凉暖白:“……”

再一次心痛去背书并且被罚抄三百遍古文的凉暖白叹了口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货已经被罚了不下三次。

白老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吃糕点的白泷与白归。自己是怎么养大这五个的!

白双带着一身的伤光荣的爬墙回来了,埋伏了好几天的家丁猛地点燃火把,上前围住白双,以防这厮突然跑了。

默念一百遍“我只是对女的比较亲近些而已”的凉暖白抱着一堆古文入睡。

好像她还是和原主一样比较喜欢妹子啊……

没感觉哪里不对啊……

而那边,家丁们,正三一团俩一伙的搓麻将。“……”在风中凌乱的白老爷。

再一次的指向了白双,白双心虚的吐吐舌头,预备这次打完就溜走。白老爷身边的管家苏白抿抿嘴唇,带些期待的看向白老爷:“老爷……你来不?”白老爷难以置信,苏白居然喜欢搓麻将!

半个时辰之后,一齐打牌的白老爷与管家苏白:“……”

白泷非常好心的端着海碗里的药,递给凉暖白。而被白泷奋力摇醒的凉暖白只是翻了一个白眼,蒙蒙的看向白泷。微笑着的白泷,拿着苦中药,一脸认真的告诉凉暖白:“五妹,你一定要都喝完哦~一滴都不可以剩的!”凉暖白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再看看白泷,她以之前那个世界的爷爷的爷爷的媳妇发誓,这厮一定没安好心!

凉暖白一脸警惕的看着白泷,再看看那碗里乌黑发亮的中药,凉暖白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装死。白眼一翻,双脚一蹬,就酱紫,这货“离开”了人世的造型就完成了。

鲫鱼酱
就酱紫~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