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0 像个小孩

  许墨影刚走出厨房,就看到了林如衣与冷辰风他们面无表情的走进他家。

许墨影看到这一情况,一愣,“什么情况?怎么都碰一起了?”但很快忽略自己的猜测,笑着走出去道:“来了。”

林如衣本来冷冷的脸色看到许墨影后有了些丝的温和,朝许墨影点点头,“嗯,”看了一圈,没发现许墨月,疑惑的问道:“月儿呢?”

许墨影闻言,笑着朝上看看,随后笑道:“还没起床。”

林如衣一听,差点晕倒,无奈的翻白眼。

冷辰风与欧阳漓听言无语的一笑,只有陆歌夜还是酷酷的表情。要不是冷辰风与欧阳漓,他还在睡觉呢,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来。

沈碧怡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一大群人着实吃了一惊,“不是说如衣来吗?怎么……”看清来人,不淡定了,陆歌夜,冷辰风,欧阳漓,全来了。不过见惯场面的她只是一瞬的诧异,边走出来边笑道:“如衣,你们来了。”温和的声音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林如衣他们看到沈碧怡急忙有礼的问好,“阿姨好。”

沈碧怡看着他们,满意的点点头笑了,“嗯,好,快来坐,别站着。”看向许墨影喊道:“快去倒水,现在这么冷,倒杯热水让他们暖暖。”

许墨影闻言,无语。

冷辰风他们听言则好笑的看着他,一脸看笑话的看着他。

沈碧怡仔细的看向陆歌夜他们,嗯,这些孩子真是好看,跟小影他们不相上下。

沈碧怡看着冷辰风他们慈祥道:“怎么样,饿吗?阿姨吩咐做饭了。”

冷辰风他们听言急忙恭敬道:“阿姨,不用麻烦,我们不饿。”

林如衣也撒娇道:“对啊,阿姨,我们刚吃了才来的。”

欧阳漓听到林如衣的话想翻白眼,知道她说假话,但是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笑笑。

沈碧怡听到他们的话故作不满道:“怎么?嫌弃阿姨家?”脸色也变得不好起来。

林如衣他们见此急忙笑道:“阿姨,没有啦,嫌弃我们怎么会来呢?”

许墨影看着他们恭维的样子,想吐,恶心的样子道:“好了,你们假不假?”他们不嫌假他还嫌起鸡皮疙瘩。

沈碧怡与林如衣他们闻言互看一眼,都笑了,对啊,朋友家,假不假,用不着这么客气。

林如衣看到许墨影这样也不矫情了,与沈碧怡撒娇道:“沈阿姨,我去找月儿。”说完就跑上楼去了。

沈碧怡看到林如衣这个样子开心的笑了,这个丫头……

冷辰风看到林如衣这个样子很是惊讶,从没见过她如此小女孩的情态,然而心中又是一阵郁闷,为什么每次看到她不一样的一面总是在许墨影他们的身边?刚才在半路遇到她,欧阳漓就拉着她一起来,来是来了,但脸一直都是冷冷的,到了这里之后脸色才缓回来,这让他很是郁闷。

沈碧怡看着冷辰风他们笑道:“怎么今天有空来了?”话说间把一杯水递给陆歌夜。

陆歌夜恭敬的接过水,朝沈碧怡点点头,“谢谢,”不平不淡的声音让沈碧怡心中一震,真是个冷酷的孩子。

欧阳漓则不客气了,坐在沙发上朝沈碧怡取笑道:“阿姨,月儿睡得这么晚?”

沈碧怡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好笑道:“这孩子就这样,老是赖床。”无奈的神情让人心生笑意。

欧阳漓看到沈碧怡郁闷的神情有点忍俊不禁,低低的笑了。许墨月还有这么小脾气的时候。

陆歌夜听到沈碧怡的话轻轻的抬了下眼,“有什么好郁闷的?”他也想睡啊。不过脸上倒没有表现出什么,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许墨影看着陆歌夜没有表情的样子,知道他又在不爽了,看向冷辰风,无声的询问:“他怎么了?还有,他怎么会来?”说实话,刚才看到陆歌夜他确实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他那不爽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问题。

冷辰风看到许墨影无声的问他,笑着看向欧阳漓,表示他的功劳。

许墨影见此,淡淡的笑了,这下知道为什么了。

欧阳漓看到陆歌夜还是一副臭臭的样子,不耐了,“来都来了,别摆脸了。”看着陆歌夜好像他很小气的样子。

陆歌夜闻言皱眉的看着他,他不过有点不爽,哪有摆脸色?冷冷的看向欧阳漓,表示再乱说,一定要他好看,别以为他大他就怕他,他还打不过他?

欧阳漓看到陆歌夜的神情,低头,不做声,不过心中还是忍不住吐槽,打过他就厉害,哼。

沈碧怡不明所以,但是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心中很是觉得开心,年轻真好。羡慕的笑道:“你们真是可爱。”

欧阳漓他们听到沈碧怡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呃……可爱,是不是太不符合了,如果可以,他们希望是酷酷的。

许墨影听到沈碧怡对欧阳漓他们的评价,差点笑出声来,可爱,真是太好笑了。

陆歌夜知道许墨影看他们的笑话,一个眼神射过去,笑他,找死。

许墨影收到陆歌夜含飞刀的眼神,默默不做声,不过,还是想笑。

坐到陆歌夜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别气了,今天随你。”热络的做法让大家瞬间觉得亲切。

沈碧怡看着他们,然后又看看楼上,“月儿怎么还没下来?我去看看她,你们聊会儿。”说完起身走上楼。

冷辰风他们闻言笑着对沈碧怡点点头。

沈碧怡一上去,欧阳漓就急忙问道:“阿姨怎么在家,我还以为她去上班呢?”他还想好好在这玩了,但是现在……

许墨影闻言幽怨的看着他,语气很是不爽,“还不是因为昨晚。”要不是昨晚太晚回来,他们也不用受管了,不过还好昨晚他们都没事,不然肯定吃不完兜着走,他爸妈他真的是不过恭维。

冷辰风他们一听,理解的点点头,其实他们昨晚也受盘问了,只不过都被他们混过去了,没想到许墨影他们竟然留到了今天,同情的看着他,为他抹一把心酸泪。

许墨影看到欧阳漓他们惟妙惟肖的同情神态,额上冒黑线,太假了。

欧阳漓他们看到许墨影的表情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哈哈,太搞笑了。

许墨影怒了,“别笑了。”

欧阳漓看着许墨影还是忍不住的笑,冷辰风收敛了点,只是嘴角微扬,但眼里的笑意十足,陆歌夜很是淡定,只是淡淡的扬下嘴角,不过足以说明他的心情比刚才的好了。

刘叔他们看着这一帮小伙子,心中忍不住赞叹道:“真好。”

寒冷的冬天因为这一群年轻靓丽的小伙子变得温暖,年轻真好。

许墨影家里年轻的佣人看着这群俊杰的人物,只想感叹:“好不公平,不过,好享受。”

好看的人在何处,何处霎时便成为一道风景线。

林如衣走上楼,看向东边尽头的那个房间,嘴角轻扬,缓缓的沿着走廊走过去。

许墨月在洗手间洗漱完,整理了下自己,看向镜中娇俏的人儿,淡淡的扬下嘴角,“嗯,很好,白里透红,”轻轻地拍了下自己的脸颊有点自恋的说道。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为浴间的人儿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轻纱,光彩照人,令人不敢直视。

林如衣轻轻的推开房门,探头进去,四处看了下,眉头一皱,“人呢?”举步走了进出。

林如衣两眼扫四方,没人,正疑惑间就听到浴室里传出声响。眼一转,心思一动,忽而轻轻的走向浴室,站在浴室外一侧,眼里的算计光彩熠熠生辉。

许墨月放下毛巾,撩拨下头发,突然吹进一阵寒风,她下意识双手环抱住自己。刚才她一起床就跑进来了,身上穿的还只是一套睡衣。

转身,开门。

“啊~~”突然冒出来的人让许墨月下意识的尖叫一声,睁大眼看着前面的人,而后眼里的惊吓慢慢被怒火取代。

“林如衣!”许墨月怒气十足的朝面前一脸奸计得逞的人吼道。

林如衣看到许墨月被吓到,咯咯的笑出声,笑得好不灿烂。而后看到许墨月怒气冲冲的样子,知道肯定得遭殃,急忙笑着跑开。

许墨月看到林如衣溜得比什么都快,既气又好笑,追着她跑了出去,“你找死!”

两人打笑着跑到房中,许墨月一把抓住林如衣的手,笑道:“看你还跑,哼!”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可爱。

林如衣看着面前一脸胜利样子的人儿,无语的摇摇头。笑道:“我不跑。”样子好不诚恳。

许墨月看着面前一脸认栽的人儿,满意的点点头,刚想好心的放手,忽然,眼前的人手一动,挣脱了,并听到狡黠的声音响起:“不跑,才怪。”

许墨月看着挣脱的人,满脸黑线。怒气再次上升,“你敢骗我。”再次朝面前的人扑去。两个人儿又打闹到了一块。

沈碧怡推门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欢快的画面,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像是个小孩子似的。”略带嗔怪又含着浓浓的宠爱。

正在打闹的两人沈碧怡的话齐齐停了下来。许墨月一副乖小孩的样子看着她老妈,林如衣则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两人并排的站着,样子好不乖巧。

沈碧怡看着面前一瞬间安静下来的人,忽然觉得世界转得太慢了。

许墨月看到林如衣一动不动乖巧的样子,小心思一动,伸手从背后掐了她一下。

林如衣看到许墨月弄阴的,心中十分不爽,但是前面的人,笑笑,“阿姨,您怎么上来了?”边说边伸手从背后掐回许墨月。“哼,敢阴她。”

沈碧怡看着面前故作乖巧的人,无语的笑笑,“月儿这么久没下去,上来看看。”

两人闻言,不好意思的笑笑。

沈碧怡看向许墨月,忽而皱眉,“怎么不穿衣服就乱跑,感冒了怎么办?”边说边走向衣柜为她找衣服。

许墨月与林如衣听言互相看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

许墨影看向外面,嗯,艳阳高照,该算是好天气了。转头,“今天就呆在这?”带着点不相信的语气。

欧阳漓闻言笑道:“我无所谓,反正没事做。”说完看向冷辰风与陆歌夜。

许墨影也看向冷辰风与陆歌夜,这两人……

冷辰风笑笑,“没事就在这了,你不烦就行。”说完慵懒的靠着沙发,若有似无的瞄向陆歌夜。

陆歌夜知道他们都在看着他,但还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轻皱了下眉头,随后酷酷的丢下两个字,“随便。”确实随便,他也没什么事要做,不过,要是他有车,他还是比较喜欢在家睡觉。想到这,又不爽的看向欧阳漓,要不是他强行的扯他来这,他也不用这么狼狈了,车没,钱没,心里都一阵郁闷,想回去只能靠他们了。

许墨影闻言笑了,“好,今天就好好的在我家玩,想干什么随意,不用客气。”

欧阳漓笑得好不灿烂,“当然啦,还想我跟你客气。”随心的样子确实好不客气。

四人互看了眼,轻轻地笑了起来。

许墨月任由沈碧怡在她身上捣鼓,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站着,机械般的由她指挥,动手就动手,坐下就坐下,站着就站着。

林如衣看着强忍的许墨月,憋红了脸,神呐,她真的好想笑,这许墨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搞笑。

看着许墨月被她老妈拉到梳妆台前梳理发型。沈碧怡笑意吟吟,许墨月面色扭曲,明显鲜明的对比。

呜哇,真的忍不住了,林如衣急忙转身捂住嘴,双肩一抖一抖的,可见其忍得有多么辛苦。

许墨月透过镜子看到林如衣颤抖的双肩,低下头,眼色一暗,“林如衣。”心中暗暗怒吼。

看向镜中的自己,秀眉轻皱,用不用这么麻烦,绑辫子,盘头发,又不是去干吗。“妈,可以了吧。”她真的不耐烦了。

沈碧怡看着被自己蹂躏了一个早上的女儿,“嗯,好了。”满意的一拍手,一锤定音。

许墨月站起身,看向林如衣,不说话,样子好不冷淡。

林如衣看到被沈碧怡打扮好的许墨月,第一反应是好一个清丽脱俗的人儿,不过,那淡淡的眼色却让林如衣忍不住一颤,默默转头,不语。

沈碧怡看到她俩的样子,不解的问:“怎么?不好看?”

林如衣闻言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很好看。”确实很好看,无论是服装还是发型妆容,都很适合她。

沈碧怡闻言有些小得意的笑了,“走,我们下去。”女儿这么美丽,真的让她忍不住想让他们看看了,让他们惊艳一把。

“妈,你先下去,我等下去。”许墨月淡淡的开口道。

沈碧怡不解的看着她。

许墨月按耐住不满,有些诱惑似的道:“你先去,我跟如衣有话说。”说完看向林如衣,给她使了个眼色。

林如衣看到许墨月朝她使了个眼色,急忙道:“嗯,阿姨,您先下去,我们一会儿就下去。”

沈碧怡看到她俩的样子也不怀疑什么,笑着点点头,“嗯,快点哦,他们在下面。”说完就转身走出去。

沈碧怡一出去许墨月就毫不迟疑的脱了自己的浅紫色外衣,一股脑儿的把刚才沈碧怡帮她穿戴的东西全都拆开。弄完一切后,坐到梳妆台前,把绑着的辫子解开,乌黑亮丽的秀发就这样披散下来,好不魅惑。

林如衣怔怔的看着动作一气呵成的许墨月,咽了下口水,呃,太快了。

许墨月整理好自己,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如衣,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有意见也没用,已经拆了。”

林如衣看着这样的许墨月无语的笑了,耸耸肩,眨眨眼,“没意见,随便你。”

许墨月看到这样的林如衣满意的走了出去,林如衣见此很听话的跟着她出去了。

沈碧怡刚走到楼梯处许墨影就眼尖的看到了她,“妈,月儿呢?”

沈碧怡边走下来边道:“一会儿就下来。”

许墨影闻言点点头,欧阳漓听言则打趣道:“看来月儿打扮得很隆重哦。”

沈碧怡一听,笑道:“这次你猜对了,月儿绝对……”不说了,只是笑笑,可是又很讨夸似的补充一句,“我打扮的。”

欧阳漓他们见此都笑出了声。

沈碧怡边走向他们边和蔼的笑道:“今天你们就好好的在伯母家玩,不用顾忌我们,当自己家一样,你伯父也不在家,他去公司了。”后一句讲得好不娇俏,一点儿也不符合一个四十多岁妈妈的形象。

许墨影看着他老妈的样子,眼角一抽,“老妈,形象。”心中哀嚎。

欧阳漓他们看到沈碧怡的样子齐刷刷的看向许墨影,眼中的笑意毫不掩饰,随后都很忍笑的看向沈碧怡,意思意思道:“伯母,我们知道,知道。”

沈碧怡看到他们的样子满意的笑了,走到他们旁边,刚想坐下,可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客厅里的挂钟,“11点了,这么快!”心中惊呼。没坐下,边走向厨房边道:“我去看下,你们先聊。”

冷辰风他们很听话的点点头,“嗯。”

许墨月与林如衣终于下来了,许墨月把她老妈帮她穿好的浅紫外衣脱了,她只是随意的披了件毛衣,头发也松散下来,样子好不慵懒却又不失憨态。

转角处许墨影他们都看到了她们,他们都各自若有所思的看向她们。

许墨月在转角处看清来人先是一愣,随后不在意似的眼色一扫他们,便无比自然的走下了楼梯。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波涛汹涌,“他怎么会来?”看到陆歌夜着实让她吃了不小的一惊。

许墨影看到许墨月的样子无奈的笑了,冷辰风与欧阳漓则是有点困惑,而后淡淡的笑了,有些打趣的看着她,陆歌夜则是无关紧要似的看了下她,随后低下眼睑,不知在想什么。

许墨月走下来,还来不及开口说话,许墨影打趣的声音就响起,“舍得起床啦,大懒虫。”

许墨月闻言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下欧阳漓他们,发现他们都笑意吟吟的看着她,脸颊有点升温了,不满的看着许墨影道:“你才是大懒虫。”

许墨影闻言,笑了,歪了下脑袋,若有所思的想着,随后道:“呃,那小懒虫。”

许墨月一听,晕倒。

欧阳他们则笑了,满是开心的看着他们。

许墨月不去理睬许墨影了,坐到旁边空着的沙发上,清秀的声音又有点埋怨道:“怎么来这么早,还没睡够。”

许墨影闻言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有这样说话的吗?还在人家的面前,真的有些拿她没办法。

欧阳漓闻言则笑道:“还没睡够?”

许墨月闻言点点头,样子好不可爱。

欧阳漓看到许墨月的样子笑了,冷辰风也不客气的笑了,真的很可爱。

林如衣则不认同了,“昨天谁叫我来的?嗯?”板起的脸孔颇有意见,哼,想让她来还嫌早,她还不想来呢,况且现在不早了,都中午了。

许墨月看到林如衣的样子不说话了,抿嘴,低头,样子好不委屈。

我去,林如衣看到许墨月的样子想骂人,有没有搞错,才说一句,用得着这么委屈吗?好像她有多欺负她一样,脸色有点青了。

许墨影看到许墨月的样子嘴角一抽,太会装了,心里猛笑。

冷辰风看到许墨月的样子则有些纳闷了,这么柔弱?这么好说?

欧阳漓看到许墨月的样子心疼了,瞪了眼林如衣,“不想来就不来,真是的。”语气颇不客气。

林如衣闻言差点破口大骂,有没有搞错,什么时候轮到他说话了。看向许墨月,猛烧的视线扫射她。

许墨月听到欧阳漓的话心里十分不客气的笑了,不过,林如衣的视线真让她有点吃不消,抬起头,淡淡的笑道:“好啦,我迟了。”轻扬的语气含有点撒娇的味道。

林如衣看到她的样子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瞪了眼她,随后坐到她旁边,不客气的揉揉她的头发,样子好不无奈。

许墨月笑着躲开林如衣伸过来蹂躏她的手,不满道:“不许乱动。”

林如衣闻言继续她的动作,笑道:“刚才谁不在乎的,现在怕什么?”

许墨月听到林如衣的话有点生气的样子看了眼她,真是的,她又不是故意的,只是有的不习惯而已,不过,现在她的样子也不算很糟糕吧,只是有点不客气而已。想到这,有点不好意思了。

许墨影看着她们的样子好心情的笑了,他就知道是这样。不过,不怎么跟他们在一起的冷辰风与欧阳漓则觉得有点跟不上思路了,太跳跃了,但是,很好,这种感觉很好,很温暖。

一直酷酷不动的陆歌夜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好像周围都不关他的事。

许墨影看向许墨月,不客气的揭短道:“好啦,晚起了还怪人家,羞不羞?”

许墨月听到许墨影不客气的语气羞红了脸,呃,确实有些晚了,但是,“我早就醒了,没起来而已。”为自己辩护,虽然说理由有点蹩脚。

“赖床大王。”林如衣毫不客气的喊道,好笑的看着她,样子好不调皮,叫她刚才借人报仇。

许墨月闻言,把头埋进沙发,呜呜,她没脸见人了。

林如衣看到许墨月的样子朝许墨影看了眼,笑了。

许墨影看着她俩的样子,背靠沙发,好像一切都习以为常了,不过,嘴角还是微扬了。

020 像个小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