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晚安

所以说晚安

簏桐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To:Myfirstlove.

知道是很俗套的台词,但总还是想要问你一句,还好吗?如今是十一月,法国的梧桐开的正好。我正坐在香榭一家转角的咖啡馆离给你写信。和你一样,我时常也很喜欢跑到某个咖啡馆的窗边坐着发呆,看着窗外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想着,他们是否也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过那么一个人,我想是有的。你呢?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想问你多少次,却连半个音也发布出来,只能在无数封自欺欺人的信件里一遍又一遍的写下。你,有没有深深的喜欢过一个人?如果有,那个人一定很幸福,因为,我的太阳将自己散发的光芒都照耀到到了她身上。

我如今还是老样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总有三百天因为通告满世界的跑,但却永远不忘除却三十五天的节假外,将自己流放到某个城市一个月,都是你想去的,我试图在那些城市的街道上寻找有没有你来过的痕迹或是你留下的气息。很显然,我一无所获。

段林泽,如果,你哪天在某个城市的某条街道看到一个女孩看似无意实则正急切寻找的背影,请你一定轻轻的走到她身后问一句:“你是不是在找我?”

段林泽,乔溪,真的好想你。另外,生日快乐。

2014年9月4日

乔溪于巴黎

“同学们安静一下,这学期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虽然报道有些晚但日子还长大家可以慢慢了解。希望大家以后和睦相处互帮互助。乔溪在语言方面和艺术方面很有天分,大家在英语或者其它不懂的和感兴趣的方面可以和她交流。乔溪,来和大家打个招呼。”班主任今天没有一上课就开始讲令人厌倦的数学题而是将以为款款而立的女孩子带到了他们面前。女孩长得很漂亮,一双眼睛不大不小却异常清澈,眸光淡淡而不露痕迹的打量着每一张课桌的主人。接到班主任的讯息她薄唇轻启,清凉的声音不算大但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如同山间涓涓的小溪划过每一个人的心底,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为大家带了几分凉意。“大家好,我是乔溪。乔木的乔,溪水的溪。”

班主任林耀是个25岁的年轻老师,半年前刚从国外进修回来就进了本市最好的高中接下了这个班,他比较独特的教学方式让这个入学考试文科高于理科的班级数学成绩一直不错保持在年级前列。他笑着望向乔溪,知道她不爱说废话。“你坐在靠窗那个空位。”乔溪向他点点头,径直走过去坐下。同桌的女孩子礼貌的站起来让她进去,乔溪报以微笑。

下课后林耀把乔溪叫到了办公室。“乔乔,姑姑把你交给我,让我保证你的成绩和生活包括你的安全。我知道姑姑和姑父离婚后你就一直不太爱说话,但人总要向前看。哥哥两年没见你了,去年回来忙着工作也没去看你,今天开始我虽然是你的老师和班主任,但首先我是你哥哥,我知道你不会被别人欺负,也不会欺负别人但答应哥哥试着改变一下好吗?咱们小溪以前活泼的样子多可爱啊?”林耀伸手揉了揉乔溪的头发,算起来他就乔溪这么一个妹妹,虽然是表亲,但从小他最疼的就是她。

“哥,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你知道,我不会丢你的脸。”林耀无奈,“我哪里是怕你丢我的脸,我知道你不在乎,咱俩的关系我既不会可以隐瞒也不会大肆宣扬,虽然我很骄傲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乔溪笑容深了一些。“好了,把桌上的三明治和牛奶拿走,我去教务处一趟。”林耀拍拍她的肩拿起资料走了。

乔溪拿了牛奶和三明治回了教室,她不知道的是班上的人正在因为她的到来而各有心思,全班的话题都关于她。男孩们大都惊讶和没想到自己的高中生涯会出现乔溪这样的女生,在上学期分好班的时候他们就灰了心,因为不管是级花还是校花都不在他们班。只有一个温玫长得不错可惜班长大人是出了名的冰山,这半年也就乔溪的同桌付恒静还能是不是的安慰一下他们快要枯竭的心灵。女孩子们讶异着为什么短短一句话乔溪就能给人留下那么好的印象,连她们自己都莫名其妙,不仅是那些兴奋溢于言表的男生,连她们都觉得这个女孩子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完美的女主。岁月静好,对!她的出现一下就能让人想到这四个字。不少男生已经开始出去跟别的班的人炫耀着自己的新同学。“没办法,有些人就是这样,从出生开始就是犯规,长得好看气质好也就罢了,连名字都那么好听,让人觉得他们做什么都是对的。”班上一位文笔比较好的女孩子看着乔溪从门口进来走到座位上坐下感叹着。

“乔溪,你好,我是付恒静,你未来两年半的同桌。”乔溪就着吸管喝了口牛奶眨眨眼睛看着笑得很好看的付恒静,将牛奶放在桌子上轻轻握住她的手,“你好。”

付恒静出乎乔溪意外的活泼,她在乔溪的手触碰到她的手心的瞬间立马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天气那么热你的手怎么会那么凉?冰冰的好舒服。”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将乔溪的手拉近她的脸庞。乔溪睁大眼睛看着她享受的样子,怔了片刻笑了出来。“你要吃三明治吗?我吃不完。”付恒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乔溪桌上看着很美味的三明治,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乔溪意外的对付恒静的印象很好,她本人一点都不像她的名字,相反她很像半熟的苹果,可爱得紧。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付恒静热情的帮乔溪打饭,学校食堂的味道还不错。“果然天使吃饭就是和凡人不一样啊,连吃排骨都那么优雅!”付恒静感慨。“天使?你在说我?”乔溪微微皱眉,眼神中透露着些许疑惑。“你不知道?咱们班男生都出去把你夸成天上有地上无的天使啦,你没发现一下课咱们班门口就站着许多人吗?”“难道不是这个年纪大家关系都比较好吗?”乔溪继续懵。“你是真天真,你抬头看看周围。”乔溪听到付恒静的低语,抬头看了看周围,果然不少人都在盯着她看,见她看过来就立马转移视线。乔溪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都是在美国念的书,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她脸颊微红,“你先吃,我有点事。”说着拿起餐盘匆匆离开。

乔溪急匆匆来到教师食堂,找到林耀的身影不顾其他老师的目光在他对面坐下。“怎么了?”林耀放下筷子,乔溪把事情和自己的想法给他说了一遍,林耀听后了然的笑笑,乔溪父母离婚之后这孩子就被她爸送到了国外寄宿制学校,一直一个人,性子虽然有些孤僻,有时候想法和说话都像个小大人,但骨子里依然是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这些年不经常和人交流相处,国内不比国外,她不适应也正常。“是我心急了些,你在国外这些年回来还没适应环境我就急着叫你改变自己,原来我们乔乔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容易害羞啊,好了,瞧把你给吓得。咱们学校是市里的重点,学生大部分是课余不用操心学习的那种,所以课外都管的比较松,七班有个男孩子和你一样,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别人的目光,不过你得跟他学学,该怎么样怎么样,哪里像你这样胆小。我家乔乔优秀,自然受人瞩目,你要学会习惯这些目光,做你自己就好。”他笑着摸摸乔溪的头,起身去又帮乔溪打了饭,都是乔溪最爱吃的菜式,他把餐盘放在她面前对她笑笑,“快吃吧,以后偶尔可以来教师食堂蹭蹭哥哥的饭卡,教师食堂的饭菜总归要好些。我们乔乔太瘦了。”乔溪点点头,低下头慢慢吃起来。

乔溪离开后的林耀自然收到了很多老师的询问,他大方地告诉他们乔溪是他的亲表妹,但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类似“大家以后帮忙照顾一下”之类的话。

乔溪是林耀表妹的事情第二天早上就全校皆知,今天的乔溪显然给自己提前打了强心针,面对比昨天更丰富的审视的目光面色淡淡。她刚坐下付恒静就像只兔子一样窜到她面前来。“林老师是你表哥啊,怪不得他和你长得有点像。”乔溪微微被吓了一跳,“恩,算起来我就他这么一个有点儿血缘的哥哥。”

“可之前大家都说林老师和校长是亲戚关系,那你和校长…”

付恒静的意思不言而喻,乔溪挑了挑眉,国内的学校…消息的传播和挖掘都这样发达吗?“林老师让你们班的乔溪到七班去,他有事交代。”门口有人找她。“我马上去,谢谢。”

乔溪起身看着一脸求知若渴模样的付恒静,“校长是表哥父亲也就是我姨夫交好的叔伯,和表哥是有点儿关系,但和我八竿子打不着。”

她凭着班号牌找到了七班,他们正在自习,她没喊报告就径直走到了林耀面前。林耀对她无奈的笑了一下,“看来你状态不错,没有受到干扰。”乔溪挑了挑眉,“我为什么要受到干扰,这种事情向来越解释越复杂,还不如一开始就承认。”

“你向来知道怎么处理事情,我放心。对了,从今天起你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负责和数学一切有关的事情。”

“你是想让我帮你改作业和改卷子吧?我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业务不熟,这活儿我不接。”

“你不接也得接我的好妹妹,熟悉国内业务的第一项就是要知道不能反驳老师,把你在国外养成的什么自主平等自由的性子给我收一收,加上我是你哥哥这个身份,你更不能拒绝我。”乔溪张口想反驳却又被林耀打断,“我带四班和七班两个班的数学,段林泽同学是七班的数学课代表,你们两个以后需要配合好协助我的工作。认识一下吧。”

乔溪有些微微生气的表情在转头看到站起来的那个男孩子的那一瞬间凝结了,他在对她笑,笑得很好看,像是冬日里的阳光,很温和也很温暖,但绝对不会让人有任何反感的情绪。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对她伸出手,她才回过神来。不慌不忙的握住男孩子温凉的手,他的手指很修长,不知道会不会弹钢琴。一旁的林耀眼睛眯了眯,这是乔溪为数不多的几次失态吧,虽然几乎微不可察。

“段砚恩,以后你就负责带她熟悉业务吧,就当多个小跟班。不过你们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林耀调侃的笑了笑。本来有些慌神的乔溪听到白了林耀一眼,早已松开的手拿了桌上的牛奶和三明治就走。

乔溪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自习刚结束,“原来三明治和牛奶都是林老师给你准备的啊。”付恒静看着乔溪手里多出来的食品袋。乔溪坐下将切成四份的三明治分了一半给她。“林老师给你准备的,我吃没关系吗?”

乔溪看了她一眼,“我本来胃口就不大,他如果每次都做这么多的话自然不能怪我分给别人,你吃吧,给它吃完了就算是对他的感谢了,以后教师节感恩节什么的连礼物都别送给他了。”

付恒静看着乔溪有些不高兴的表情,默默的拿起她推过来的三明治吃了起来。

“真不知道你们这两个女生中的极品是怎么想的,不,应该是三个。咱们班也就小静静你,班长大人和小溪溪敢这么吃,怎么吃都不胖,咱们班其它女孩子都在减肥,你们这样,是想气死谁?白薇薇吗?”

说话的是坐在乔溪后桌的一个男孩子戚诺北,他口中的白薇薇是坐在后几排一个长相平平身材胖胖的一个女孩子,白薇薇平时好像有些自卑,因为这个班上就她一个女孩子的体重比男孩子还重。昨天乔溪目光扫视的时候看到了她,她看向乔溪的眼神掺杂着羡慕,自卑和一点点的嫉妒。戚诺北的声音不大,班上本不怎么闹,乔溪往后看了一眼,白薇薇早就已经低下了头。她有些不满的皱皱眉,不仅是因为戚诺北没有绅士风度的言辞,还因为他对她“小溪溪”的这个称呼。

“戚诺北,乔溪和你也不熟吧,你这么喊人家能不能有点儿礼貌。”付恒静很快的解决完手中不大的三明治,不满的控诉戚诺北。他本还想说些什么,但奈何老师伴随着上课铃声进了教室,他只能闭嘴回到了座位。

这节是语文课,昨天语文老师不在,今天自然是听到了今早的头条新闻在课上对乔溪这位新同学照顾照顾有加,三个问题两个都点乔溪的名,连付恒静都低声感慨语文老师今天的提问怎么这么多,乔溪后来干脆自觉的举手,照样每一个问题都答得行云流水,没有死板得像标准答案,也不啰嗦得像没理好的线团,她逻辑清晰,思路正确,普通话标准,声音不大不小,吐字不紧不慢,每一个字都恰到好处。课上到一半的时候乔溪再回答问题,语文老师眼里的审视已经转换成了赞赏。

乔溪回答了第七个问题坐下后收到了从后面扔过来的一张纸条:“我知道林老师这样亲切随和的人,他的妹妹自然也不会差很远。”

乔溪明白,戚诺北这是在说刚刚对她的称呼的事情,她嘴角一勾,算是默认了他所认为的。下课的时候戚诺北拍了拍她的肩膀,乔溪转头就看到孩子一般的笑脸。戚诺北的笑容和段林泽的同样都有治愈的效果,但戚诺北的是明朗直接的,而段林泽的是温柔清澈的,两个人大不一样,无法比拟。

学校的体育课制度很特别,因为很早实行“两班一课”的方案,所以除了体育外的其它所有的科任老师,都负责了两个班的学习任务。而体育老师要特殊一点的原因是,他们虽然同样负责两个班,但是他们负责的这两个班的体育课程时间安排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每一节体育课都有两个班一起上。林耀负责了七班和四班的数学,所以体育课无疑也是这两个班一起。

体育老师是个外刚内柔的真男人,乔溪见到他第一眼,心中就浮现出了“铁汉柔情”这四个字,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夸张。

“让四班的新成员出来测试一下柔韧度吧。”这就是他这学期上第一节体育课的第一件事吗?乔溪心下无语,缓步走向前。

“一字马”“前桥”“后桥”“侧翻”…他要求的所有和柔韧性有关的动作乔溪都很轻松的完成,陈老师很满意的在乔溪的体育指标单上柔韧度那一栏写下了优秀两个字。

“在体育运动这方面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乔溪微微愣神,“有恐高和恐水,小时候溺过水所以不太能接受游泳课程,其它的没什么。”

“恩,你跳舞很好所以协调能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您..看过我跳舞吗?”乔溪疑惑。“半年前那场国际青少年舞蹈大赛上,我是中国代表团的评委之一。”乔溪低下头细细想了想,好像是有点儿印象。“你是美国选手区里唯一的中国女孩,又是洛杉矶的区冠军,后来还拿下了大赛的第二名,想不认识你都难。”底下的同学都没想到乔溪这么厉害,低低的感叹声蔓延开。乔溪挑了挑眉,“美国选手不是我自愿的,我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但是谁让我小学开始就在人家那里上学呢,没办法。”乔溪拢了拢耳边的头发,她把大家都逗笑了,包括段林泽,那个男孩子明朗的笑让乔溪原本平淡的心情一下子也温暖了好多。

体育课下了之后,段林泽走过来给乔溪递了一瓶水,“中午一起去食堂吧,打了饭先去林老师办公室把今天的作业领了,然后去自习室批改,应该还有些别的事,以后每天中午的午休我们两个都要在自习室批改作业或者根据两个班的数学学习情况做一些规划和工作。如果临近考试的话可能会牺牲更多的休息时间,你做好准备。”

乔溪喝进去的水差点喷出来,奈何没喷出来反而被呛到,整个脸憋得有些绯红,段林泽段砚恩皱了皱眉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林耀这是柿子专捡软的捏,妹妹专捡熟的坑嘛!他真是坑我不脸红,还答应我妈要好好照顾我,真是!”

“你在国外那么多年看来中文功底也没丢嘛,他是坑了点,但是他的课代表是不用百分百完成作业的啊!”乔溪闻言睁大了眼睛看着段林泽,他笑了笑接着说,“林老师刚上任不久就说了,他的数学课代表可以不用百分百的完成数学作业,比如说十道题里你可以挑你认为对你有帮助的两三道题做就行了。”

“他那么人道?依我看是想少改两本作业吧!”乔溪不留余力的吐槽她哥,可段林泽却微微一笑,“可是四班和七班的作业都是你和我改啊!”

乔溪这回不再说话,看来她得开始重新审视她这个哥哥了,他好像已经不是小时候帮着自己抄写家训的林耀了。段林泽看着她委屈的叹了口气,嘴角一勾起身离开了,乔溪看着他的背影无奈起身追了上去,也无视了那些女孩子或嫉妒或羡慕的目光。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