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旧事难提

  滴滴污渍打在白纸上,打在窗户上,打在心上。笙歌看着江南小城的晦暗清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回来了?乌云遮住霓虹的绝美。笙歌遮住眼睛,阳光刺眼得发慌。“落雨的梧桐道。”是的,这是她小时候的记忆。故里?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纸上写着母亲的日记。泛黄的纸张卷曲着。延展着。

依然灰暗的天空透着隐约光亮。

他是谁?一位青年才俊拿着一张纸币。“300亿,换心娟玉。”“黑岩,你真是出手阔绰啊!”“夜影,你和我斗了这么久,有意思吗?就为了一个女人!”“确实没意思,黑岩,不如我们共享吧?”“也不错。”“救命!”心娟玉疯狂地喊着。这是。。。这是我的母亲。

迷迷糊糊的场景,这是母亲托梦吗?真希望不是!心娟玉先生了一个女儿叫心玥,又生了一个女儿叫肖琀!哼,自相残杀。肖琀。她。好狠。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何偏偏选最痴情的那种?

爱可以伤害别人吗?

心娟玉爱着黑岩,多次想杀了夜影,为黑岩和笙歌报仇!罪恶的种子蔓延到笙歌的身上,她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她快要跑到尽头了。浴火的凤凰,不肯要这梧桐枝的洗礼。

“主子,要不要动手!”笙歌吐着烟圈,疲倦的样子饱经风霜又风华绝代。“动手吧。”这声音如此哀怨!“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我怕,我怕夜影。。。”“怕就不要做。”明天动手!“好,主子。”她样子快要变得透明。

有人会带她走到尽头。这样牺牲的无爱美,总是这么惹人怜惜。容情不容人!放下吧,心玥!梦中人一遍遍和她说着这话。“心玥!心玥!”赵毅摇醒了笙歌!笙歌的样子一夜变老。老得自己都不认识了。赵毅默默把她房间的镜子都收了。鉴赏她的容颜的人早就不再关注她的容貌了。她支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了。笙歌重重地躺在床上,地震山摇!云歙没有来。他很忙。云歙把夜影的家底都快掏空了。很快这个罪恶的集体就要被打散了。很快心玥就解脱了。云歙的嘴角流露着幸福的色彩。

云歙的样子像极了笙歌,这些岁月的浸染早就让他变成了笙歌。爱情是献祭。悲爱,神鬼同哭。笙歌再也不会幻想了,云歙把她的幻想偷走了。奔赴修罗场的他,带着英雄的风骨。谁说人最爱自己!笙歌突然变得年轻,她痴痴盯着窗口。最后一抹夕阳呢。昨天,她梦到了前世。她连累他,坠入无间地狱。“笙歌,笙歌!”这样美好的声音,她再也听不到了!

云歙的嘴中喃喃念叨,“心玥,心玥,你要好好的!”

我愿如光,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小作家表示心好累。将就这看吧,不要当真哦!

不然会很难受!希望看我小说的人都是善男信女!拜托!)

“笙歌,你好,远,你好,近。”云歙死了,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他死而无憾!

笙歌没有哭。她也变成了云歙。云歙不爱天使,只爱笙歌。

笙歌在家中哭泣,没有再说过那个人的名字。

蝴蝶永远飞不过沧海,那是因为沧海永远没有尽头。

第二十五章 旧事难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