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痴心汉

  一日夜晚,笙歌坐在阳台上看星星。只是这天空中再也没有星星可看了。笙歌只是托辞晚上纳纳凉而已。更深露重,笙歌起身回房。只见赵毅醉倒在她房间里。“笙歌,嫁给我吧!”最近赵毅逼婚逼得紧,笙歌也不大理他。这一次,他醉得不轻。他没出去呀!笙歌幡然醒悟,不知道在家里喝了什么,喝得这么醉!

“笙歌!”醉汉就要来抱笙歌,笙歌轻轻一推,赵毅就直接倒在床上,还傻乎乎地说着,“笙歌!不要这么热情嘛!”笙歌气到不行。“好!你睡我房间,我睡你房间!”

这个房间比那个清幽的小环境明显上档次一些。

半夜惊醒,只因为一个男人在盯着笙歌看。赵毅!你!怎么会睡这里!还没来得及问,笙歌已被赵毅一个怀抱转身,放在身下。“笙歌,是你自己要来的。”笙歌拼命逃开,可是无路可逃。暧昧的气息充斥着整个被窝。笙歌长叹一口气,“你这样,我告你!”笙歌的态度着实吓了赵毅。赵毅只是俯在她肩上,在她耳边低语,“上帝作证,我会很温柔的。”笙歌愣住。赵毅?酒醒了?他在骗我!笙歌已经来不及想通。密密麻麻的吻。其实,似梦。笙歌从未如此过,却也渐渐看淡了这个事。

从此以后,笙歌每夜都要缠赵毅。笙歌只是想要个孩子而已。那夜,笙歌闭上眼睛慢慢睡着了。“笙歌~”赵毅轻唤她。笙歌的双眼瞪视这男人的眼。你在干什么!赵毅看着笙歌的表情,笑得断断续续。两人的样子散发着罪恶感。“笙歌,我不是做梦吧!”笙歌笑而不语。笙歌一个转身背朝他,不再理会。笙歌故意刁难起他,“放开我!”笙歌伸手打起了那双充满恶意的大手!“笙,你救救我…”恶心的话语让笙歌转身看着他。她给了他一个吻。抚着他的额头,眉毛,鼻尖。一个吻落在下嘴唇上的手指上,好一张英俊的脸。实在不爱这种情欲之事,笙歌又和赵毅同床了。

看着毫无成果的验孕棒,笙歌郁闷,上次怀孕很快,为何这次屡试不爽!今天晚上要放大招了!笙歌觉得还是先去医院看看情况吧!

检验单出来了。没有,不可能怀孕。哎!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瞎来!

笙歌今天很郁闷。赵毅这一点看的清清楚楚。他心知肚明,自己不会让她怀孕的。可是笙歌还被蒙在鼓里。赵毅看着心不在焉的笙歌,竟一动未动。无论笙歌在他怀里摩擦,打滚,他都不会动那些心思。

“笙歌,你想要孩子?”赵毅果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嗯。”笙歌羞涩得点头。

“我不想没有结婚就有孩子。”他竟用结婚来逼自己!笙歌哑然。

“你要这样为难我吗?”笙歌当然不肯松口。

“我需要对你负责!”笙歌听了这话,热泪盈眶。

“我知道,只是我现在不能和你结婚,等到我们宝宝三岁那年,我再考虑吧!”笙歌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只有坐到青龙帮帮主的女人这个位子上,才能利用赵毅除掉夜影!难道说实话!笙歌只能扯这个无厘头的慌。

“你要除掉夜影?”这么多年,她在他眼前都这么透彻,没有变过。

“赵…学长。我…只是想替我娘报仇!”叫惯了赵毅,突然想起之前的称呼。

“你之所以不想和我结婚就是想利用完我再把我一脚踢开!”又是那副严肃的面孔。

笙歌害怕心虚得身体微微一颤。

“你心虚了?”他是福尔摩斯吧!神啊!

“若不是凭着你对我的爱,我怎么会利用到您?”笙歌也不想示弱。

“你知道夜影的势力有多大吗?你不必花费这两年时间做我的床上人,你明知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让我为你做所有的事!笙歌,只要你嫁给我,我保证让夜影消失!”

“赵毅!我还不想嫁!我没有办法抱杀母之仇,就没有办法安心!”笙歌涨红了双眼,眼里哗啦啦的往下淌。

赵毅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劝她,“如果你不嫁给我,这上上下下的人是不会为我所用的!你的身份不明,贸然行事是不可能的,真正能用的人只有我一个!这是个讲义气的地方,没有上下属之分。”

“你少蒙我!只要我怀了你的孩子就有关系了,没有关系的人会怀你孩子?”笙歌见惯了他们恭恭敬敬地叫她嫂子,天真得以为他们都很服笙歌。

“这个地方,谁都不会无缘无故听谁指挥的!你不想想夜影是谁!没人敢动他!”

笙歌彻底心冷了,“好,我明天就搬走,不给你添麻烦了!赵毅!”

赵毅忙搂紧了笙歌,“你在我身边这么久,就只是为了这个吗?笙歌,你还是原来的那个笙歌吗?你居然隐藏得这么好!很有长进嘛!”一段不知所云的赞扬。

“赵毅,我对你留有一些感情,我没有完全骗你。只有你能保护我,夜影要追杀我!如果你不愿意帮我,我可以找别人!”笙歌一下子把话说清楚了,真烦那个死赵毅老是跟我打哑谜!

“呵,笙歌,你这拙劣的演技,我早就看穿了!只是你让我一次又一次地爱上你,这些温存的回忆像开在心上的莲花般皎洁纯净。”这奉承的话笙歌听得不少,“可是我不再纯洁了!”

赵毅连忙逗趣道,“你要为谁守身啊!”

笙歌浅笑辄止,不过充满万种风情。“除了云歙,我为谁都守。”

赵毅猛地一痛心疾首!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薄自己,不可玩弄她了。她想要什么便给他吧!她不知道这社会的黑暗,凭他赵毅身价几千亿,都动不了夜影一个指头。这个人又岂是青龙帮能除掉的呢!笙歌只怕离了他会被别的男人骗,赵毅更受不了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委曲求全!对自己,尚且不肯结婚。若她这么个之人落他人之手,指不定受什么委屈呢!笙歌啊!笙歌!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赵毅突然想到一个人,“笙歌你不会是为了云歙才不和我结婚的吧!”“云歙?我早就忘记这个人了!”云歙在她第一次怀孕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城市。也许离开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赵毅,你不帮我可以!外面还有一片老男人等着我!谁能帮我除掉夜影,我就陪谁睡!”赵毅被她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笙歌,你会被骗的!”赵毅心疼地看着这个本该无忧无虑躺在他怀里的女孩,“笙…”

“赵毅,不如你推荐一个重要人物,可以对付夜影的!”笙歌早就习惯火上浇油了!赵毅深深地皱眉,“笙歌,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吗?”笙歌不语。“笙歌!”赵毅带着半哀求的语气。笙歌听着,晃了晃神。“学长,我知道这辈子,我欠你的,我还不了了。”说完,笙歌哭着逃开了赵毅的怀抱。

只听得一声轻柔的关门声。赵毅痛苦地转过头去。

初春,乍暖还寒。

笙歌连夜收拾好所有的行李,离开了赵毅。

这些和他在一起的岁月就当是补偿吧。

三个月后,春回大地,莺飞草长。

赵毅依旧坐在那张椅子上,点着烟。看不清他的心思。

“主子,月笙歌小姐流连各种酒吧夜总会,常常…夜不归宿。”看着赵毅越来越深的眉头,那男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还有呢?”赵毅从不轻易发火。

“主子,她还住在一个…一个道上的…人家里。”赵毅一把揪住他,“是谁!”

“是…是夜…夜…夜影。”

一片暴风雨前的冷静。她知道除了赵毅,她要报复夜影,谁都做不到。自己这么不肯帮她,还要把她推向更深的深渊!赵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她要自己动手!笙歌所有的心思他早就看透了。她的暗杀就是一招险得不能再险的棋!一着不慎,她就会命丧黄泉!该死!她就这么不愿意嫁给自己!为什么要考虑她的死活!冷血无情的赵毅从来都没有这么乱过。

赵毅千方百计地派人联系到她。

笙歌坐在黄昏里,看着最后一抹夕阳。看着美丽的天空,笙歌披散长发,简单的小黑裙打扮。笙歌浓妆艳抹,像朵蓝色妖姬。美得让人不敢看她。红颜者,命薄矣。笙歌已经打掉了她的第二个孩子。每天和这个老男人的接触,让她倍感恶心。笙歌完全变了。她就像温室里带刺的花,只是她的刺戳伤了自己。年少时光的车祸,为什么没有把她带去母亲身边呢。临了了,她的身边谁也不在了。不觉,泪流满面。

“小笙,你看谁来了!”那个人的声音,笙歌擦去泪水。夜影居然带着带着…云歙,出现在她面前。笙歌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她极长的高跟鞋害她摔得找不着北。真蠢啊!笙歌怒骂自己。

“心玥”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他!怎么会!回来!

“笙歌,云歙是我的人。”肖琀的声音!背后一位穿着妖娆的人搭上了夜影的背。

云歙,你居然还跟着肖琀混!笙歌忍着疼痛站起来。心中一阵怒骂!

“夜影,你看看这个。”肖琀暗地里和夜影有肮脏的交易,夜影很相信她。

笙歌只是个初来乍到的新宠,牢笼初见,夜影就迷上了她的媚态。

至于后来,那个灯红酒绿的地方,夜影一眼就认出了她!笙歌这样的倾城角色,居然也会主动找上门。只是她被监视得很严,以至于,被肖琀发现了那张人流的证据!

“夜影老来得子,你也敢!”肖琀趾高气昂地要扇她巴掌。

“我只是不想,不想过早有孩子。会影响我的身材!”笙歌无力地辩解。

云歙只是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为什么!要在云哥哥面前羞辱我!

“你这个臭水沟的东西!恶心!…”夜影也开始骂起笙歌。

笙歌的脸瞬间变得好红。她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主子,把她赶出去吧!”云歙冷不丁冒出这句话。夜影微微皱眉。

肖琀的冷笑还是阵阵寒意。“笙歌,你滚吧。”夜影的话仿佛突然点醒了她。

说时迟那时快,笙歌趁着转身的时候,手中执着一把匕首!狠狠插在夜影的腰上!

夜影反应极快!还没插深,夜影一脚将笙歌踢了出去。夜影拔出匕首,刀上有毒!最毒不过妇人心。笙歌夜夜执此刀与夜影行事。可是每次近身都有被搜身。这一次,她一定要给他一刀,就算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夜影笑着要把此刀插在笙歌的肩上。笙歌被抓着动弹不得。

云歙挡在笙歌的面前,夜影最信任的两个手下,肖琀和云歙。云歙敢护着这个刺客!夜影以为他是来看看老同学的。可是,他看到了云歙眼中无处躲藏的爱意。

夜影不愿自己培养多年的人被处罚。大不了就把这个女人送给他罢了。想不到她依依不饶,竟有刺杀之意!

第二十章 痴心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