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涅槃之爱

  “笙歌。”白色的蜡烛点满房间,多走一步都是亵渎美的感觉。

烛光下,一张英俊的脸。脸上的笑却让人深深痴醉。

清风拂面,白色的帷幔下,一股鲜花的芬芳来到笙歌的内心。

笙歌别样的美丽,过分的醉人。

嫣然一笑倾众生。

“我爱你!”笙歌感动得泪流满面。

“嫁给我!”赵毅一脸的期待,才子佳人过于稀有。单膝跪地的赵毅从来没有如此快乐过。爱让人心醉。

酒入愁肠,丝丝绕指柔。

笙歌仿佛天使,她忘记了创伤,忘记了一切。似乎如此便是最美的爱。

只是如今,她的心里有着另一个他。

他告诉她,不要怕。

他对她的吸引如同星辰对她的吸引一样强烈。

她一切都曾失去,却不能失去他。如此善良的她,从来没有这么美过。

人心都会变的。她不愿变化。她不愿意伤害自己。

沉默中。

赵毅似乎理解了她的态度。看着走向阳台的她,更沉醉于她的美丽。

她要是没有这么美,该多好啊!

“对不起,学长。我只能说,我爱你,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我理解。”赵毅深邃的眼神照射着她的内心,将她的心照得透明。

“你让我懂得爱。虽然我还是爱你。只是缘分求不得。”

不管你的人生有多成功,你都是输了。你输给了岁月,输给了命运,输给了缘分,也输给了所爱之人。那板上钉钉的最后的输赢成败,就像一个滑稽的玩笑。那个幕后操纵一切的人,也只是个被命运操纵的玩偶!一切的一切,环环相扣,显得如此可笑。那天,好冷。湿濡的空气里飘着冰的炙热,光芒万丈的霓虹投影在湖心。世界不可思议得发红,发光。仿佛那夕阳永远无法落下,化成最完美的晚霞。黄昏的人生过于凄美,笙歌望着那抹晚霞,那种美丽消失在这最后一片光影中。过去,现在,未来,如风。行行字,化成血泪。只有重生的人才知道牺牲的意义。夕阳未老,此志未渝。人生像电影一般,她要慢慢倒带。笙歌疯狂地敲打着牢笼,直敲到手变得血肉模糊。“靳妍!你给我回来!靳妍!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喊了好久好久,终于有人来了。那天早上。有几个人把她从家里抓走,她一直不知道什么事。直到她看到肖琀。她不可思议的样子倒影在肖琀眼中。“心玥,从前,你抢走了云歙。现在,你抢走了我的一切!”只见肖琀狠狠地咬着牙。黑暗中,另一个人的影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是。。。谁?”“靳妍!”听着她的耻笑,笙歌费尽最后一丝力气地生气,她绝不相信她会背叛她。“月…笙…歌,你知道吗?我喜欢赵毅,你知道吗?赵毅,我爱他!可是,可是,可是你把他变得如此狼狈。你让他活得这么不堪!”靳妍的声音断断续续,泣不成声。“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我恨不得把你扔到地狱里,永远不要出现在赵毅的眼前!他这么骄傲,他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么对他!笙歌!笙歌!你怎么忍心!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你看看他颓废的样子!你很得意是嘛!你觉着全天下的男人都围着你转了,是嘛!”扑通一声,笙歌跪在地上,她的双手都是血。她抱着头。无数的不甘和痛苦像无边的潮水涌来!“靳…妍,赵毅怎么了。”气若游丝的她还是放不下,她哭得没有力气了。“不叫我靳妍!我不是靳妍!我只是赵毅手下的一把刀!我只是一把刀!自从你出现!我这把刀就变成了保护你的工具!我这么爱他,他这么爱你!你呢?你什么都不知道吧!月笙歌,每次听你说的话都是插在我心上的刀!最终,你还是落在我的手上!我这把刀要狠狠地插在你的心上!”“赵毅,他怎么了。”笙歌的声音大了一点。“赵毅!呵,你以为他还会保护你吗?月笙歌!”肖琀的样子越来越狠,那双美丽的眼睛完全失去了色彩,剩下的只有仇恨!“赵毅?你不配提他!”靳妍暗暗地死瞪着她。“哇!”笙歌哭喊着最后一丝恨意,带着悲伤的哀嚎。她静静舔舐伤口。她不懂为何最好的朋友是潜伏在她身边的一把刀。黑暗中,云歙在不远处死死盯着血肉模糊的月笙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低沉的嗓音。“心玥,你还惦记着赵毅?”什么!

渍渍雨水打湿了赵毅的皮鞋,光泽顿时消散。靳妍顶着哭肿的眼睛来到了喝得烂醉的赵毅身边。她拎起了他的酒瓶,将要往他头上砸。“赵毅!你给我醒醒!”终是下不了手!靳妍疯了似的打了赵毅一脸巴掌。赵毅才醒过来。“靳妍?你敢背叛我!”赵毅抓起她的头发,死死盯住她的眼睛。那双妖媚的眼睛。靳妍笑着说,“是云歙下的指令。”“你放屁!”“主子,你忽略了一个嫉妒得发疯的女人会干出来的事!”赵毅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哈哈哈,赵毅,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别忘了你打我的我会千倍万倍报复在你心爱的她身上!你的手段毒辣狠厉,我会让月笙歌生不如死!”靳妍笑得合不拢嘴。“靳妍,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不是和笙歌是闺蜜吗?”“呵,你不知道吗?赵毅公子!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靳妍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主子,小妍一直这么忠心,怎么会背叛主子呢?主子,小妍陪着你长大,主子你对小妍竟然不如一个如此拖累您的野丫头!”赵毅有八分了解她的心思了。“肖琀,你是怎么搭上的?”“哦,那还是云歙联络的。”“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我受不了你如此爱护月笙歌,两个心碎的人自然心心相惜!”赵毅冷笑。“你这种女人,白送我,我都不要!”“主子,你的眼光真差!你这么爱她,那个**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你!”“**!”赵毅一声怒吼,直接给了靳妍一拳。“你不准侮辱她!我不想**你,你赶紧滚!”“我是来劝你快点把她救出来,她快死了!哈哈哈!”赵毅一怔,死死地定在原点,看着靳妍离去的背影。他的心好痛!他错了。原来这些都是他造成的!连绵的沙尘暴席卷开来,赵毅躲在房间中,不能释怀于靳妍的话。笙歌?靳妍?像他那种贵公子类型或许从来不知道真正的爱的意义吧!可是,笙歌和云歙的感情,他又何曾在意过!说好听了,那是尊重。说难听了,那是冷漠。可怜的靳妍从来都在为了一个根本不懂得爱的人付出一切!

“云歙让我懂得如何爱。所以,我的最爱永远是她。我没有那么高尚,做不到从一而终。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不,你是高尚的。你没有做对不起别人的事。”

“可是,这些爱对我来说是好的,对你来说是罪恶的。”

“没关系。我愿意。”

“我希望你不要爱那么肮脏的我!”

“你在我心里怎么会肮脏呢。”

月光照着窗帘。照着楼上那对。温馨的场面却有些不真实。

“笙歌,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学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浪漫啊!”

赵毅发疯似地来到云歙的居所。猛地上前抓住云歙的衣领,发狠地连续给了好几拳头。“云歙!你不是人!”昏沉的声音仿佛一个永恒的诅咒。

云歙也不甘示弱。两人很快厮打在一起。赵毅是青龙帮的头,只要他想一个人死,就没有人能从他手里逃过去。云歙多年的历练,又是这么爱过心玥,下手自然狠。多多少少纠葛,这两个人只能两败俱伤。

赵毅喘着气,坐在地上。云歙拿来一瓶酒,赵毅一把夺过。

“看来,我打不过你,你也打不过我。呵,我们都输了。”

“我们都这么爱一个人,何尝不会成为一个好朋友呢!”云歙说着醉话。

“心玥以前长什么样子?”赵毅的声音突然变得好温柔。

“心玥以前是个假小子。每天顶着蘑菇头,特别特别可爱。”云歙哽咽着。

“其实,我不想做她身边的保护神,我想,我想,像你那样和她在一起。我觉得我能对她很好很好,比你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赵毅的声音在颤抖。

“你休想!”云歙抓住赵毅的衣服,将要挥拳上去。“心玥,心玥,她可爱得让人心疼。没有人比我更懂她。她只会爱我一个人。”

“她确实让人很心疼。我止住不去爱她的心思,我悔恨曾经的错过,我忘记她一次次的拒绝。我赵毅阅人无数,笙歌,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赵毅终于平静下来,一瓶酒下肚,他的脸还是那么煞白。

“肤浅!心玥她无论怎么样都是我的唯一。”云歙非常平静。

“那你还关她!卑鄙!”

“我那是权宜之计!何况我还得看肖琀的脸色行事!”

“哼,窝囊。”赵毅一脸不屑。

“你找死啊!”两人又厮打起来。

“你准备怎么救笙歌?”

“我不准备救她。”

“你爱她吗?”赵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能不爱她吗?高中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她了。我只想永远待在她身边,我在她母亲的墓前发过誓,我会一辈子爱她的。”

赵毅没了声音,好久。

他冒出一句话,“你不救,我救。”

“你会死的!你知道夜影什么性格!”

“我不管!我见不得她受伤害。”

赵毅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得走了。

云歙默默叹了句,我怎么会不救呢。不过这计划谁都不能说。

牢笼中的笙歌回忆着往事。

原来,靳妍爱着赵毅。

自从回国后,她就很少和她讲话了。

她如此像瞳璃,却不如瞳璃想得开。

痴心人又何止她一个呢。

世界没有毁灭,她就不会死。死过一次的人总是这么倔强。倔强的善良如此迷人。

原来,肖琀还是耿耿于怀她的云歙。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错了,她不应该同时爱上两个人,她太自私了,太自私了!她是罪恶的!

她是罪恶的。

她偷走了云歙和赵毅的心。

从此世上多了好多个没有心的人。

愿上帝宽恕一切真爱。

原来,笙歌才是唯一的错。

打情骂俏的男女如画中人般美好。

花前月下,夜晚的美丽如此吸引人。连太阳都失去了光泽。

皎皎美人,戚戚染红尘。

这是笙歌岁月中最美的场景了吧!

以后都看不到了。

第十六章 涅槃之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