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求不得

  窗外的景致如此新奇。

皑皑的白雪,连绵的青山像古人的青衫一样质朴唯美。

加拿大的夜晚一如既往的迷人。

可是到了最后,明明恐怖的黑色变成无边的血色。

每个人都在和人生奔跑,每个人的人生都在和自己奔跑。

最后的结果,在于你奔跑得多远。

悲剧喜剧,在于你选择相信什么。

其实笙歌最爱悲喜剧,这样边哭边笑的人生才有意义,只是付出的太多。

只有最后的岁月写下一片彻骨的绝爱传奇,感化了所有的杀念。

笙歌愿意做那个牺牲的神灵,被钉死在十字架的悲美是她想要的。

既然逃不开,不如自己选择面对。

如果说,这是注定。她不信,那是注定。

真乃痴人也!

灯红酒绿的街头陶醉着洁白无暇的月亮。

笙歌依偎在赵毅的肩上,慢慢睡去。

夜里的猫抓住了阴冷的最后一抹血色,发狂地笑着。

灵魂在夜中戚戚地燃烧,那片绝美的火光点着笙歌的心。

笙歌在赵毅的眼中就是天使,他是恶魔,贪婪着她的纯洁和美丽。

太美丽是一种罪过。

“赵毅,几点了?”

一片蹊跷的脚步声走来,笙歌回头望着那抹路灯的灯光。

记忆仿佛缺失了一角。

“什么,

从一而终。”赵毅的话让笙歌微微一怔。

魔怔的话语让笙歌默默流着心泪。

心好累。

爱好难。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晚霞凄美得有些过分!

赵毅瞥向笙歌一眼,心戚戚地发抖。

如此妖冶动人,有些过分了!

爱是原罪,但是他已经沉溺在这最孤独的爱中了。就算,笙歌永远不会爱他。他都要永远溺爱着她。

瞳璃摇醒了正在做梦的笙歌。“瞳!”笙歌笑得像个孩子,坏孩子。

“玥。”瞳璃抓着她的耳朵,宠溺地骂道,“你个小蹄子!这么久不联系,看我怎么收拾你!”知道瞳璃对生死看得很轻,也不会太多的烦恼。

“笙歌~”一种妖媚的声音传到笙歌的耳中!肖琀!她何时开始不叫她心玥了!难道!不是吧?

肖琀的样子越来越像妖精了。呵呵,在她眼里,笙歌何尝不是呢!、

笙歌和瞳璃忽然不想说话了。

“别冷场啊,小笙!”靳妍异乎寻常地冷静。水瓶女的冷静就是单纯的外衣。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想回西城了。”笙歌幼稚的话语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你真善良啊!”赵毅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语惊四座的对话有些滑稽可笑。

大家都沉默了。

飞机终于落地了。

皑皑群山,阳春白雪。

六月飘雪,绝美,却妖冶!

拥着笙歌的赵毅闻着笙歌身上的味道,痴痴看着。

空气中尴尬的气氛快要让人窒息。

两双怨毒的眼神在背后注视着笙歌,是谁?

“妲己!”一个女孩的心里骂道!

笙歌突然推开赵毅,“不要抱我!”躲着一个人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笙歌嘟着鲜红的小嘴,脸上的婴儿肥变得奶白。

可爱异常。

“笙歌,我们一起去看看房子吧!”瞳璃扬着笑脸,痴痴地望着她。

笙歌一愣,“房子在哪呢”

“一会就到了。”赵毅还是那么冷静,笙歌突然心一紧!

她还是想念云歙的温暖。

加拿大虽然历史不深厚,却是个极其开放的地方。

赵毅摸准了笙歌的喜好,居然挑了一个古堡,让一行人居住!

夜晚的古堡,有些不止有些阴森!

笙歌喜欢这种古堡,艺术的美的气息让人窒息。

白色的石膏雕塑,大理石装饰柱,穹顶的绝美画面!

是注定的美丽,还是绝顶的美丽?

笙歌抚着大理石柱,感受它的冰冷,感受自己的温暖,心渐渐变得好轻。

时间过得好快,可是这些时间里,没有云歙,却有赵毅。

悲剧就是错过造成的。

笙歌发现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可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两个人!

女人的嫉妒比毒药毒。

怪她太美丽,这种善良伤害了云歙。

云歙!笙歌一梦醒来,疯狂地找着手机。

“云哥哥,我想回来了。”

“你不要回来,我希望你能在外国好好学习,能更加充实自己的人生。”

谎言!

“不,我想你!”

“你不要想我啊,我可以去看你,心玥。”贴心的名字。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记起你。”一饷无言,耳边传来深重的叹息声音。

“笙歌,我爱你。”泪水决堤。不停哭。

“希望你每天开心!”云歙这是要把笙歌的眼泪都赚尽吗?

挚爱无声。

赵毅在外面的庭院中听到了一切,这个心机深沉的男人也有软肋啊!

没有人知道他的伤心,佛说,求不得。

求不得,他也要求。

不知道为何,赵毅没有办法不再爱她

第十五章 求不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