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解救

  夜影为人阴险狡诈,冷血无情。怎会姑息!他怎么也想不通两年前她父亲用性命换了她,她居然会送上门来!一开始以为生活所迫,夜影怎么会放过这样的美人!

笙歌又来到那个牢笼。夜影看她可怜,答应饶她一命,只是要囚禁她。

云歙两年前看到笙歌和赵毅这么恩爱,已经释然。他要完成帮心玥复仇的愿望。只是这次回来,看着脱胎换骨的笙歌经历了这么多。他已是无法承受。他只能暗地里来看她,和她说话。

“笙歌,好久不见。”云歙的样子已经让笙歌不忍去看了。以前的他能带给笙歌无限的生命力。自从那一夜迤逦后,笙歌再也不能直视云歙了。她觉得自己好脏,配不上他。笙歌不想嫁给赵毅,也只是不想把所有都给别人。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披着嫁衣和云歙踏入婚礼殿堂。笙歌发过誓,这辈子只嫁云歙一人,白首不分离。

只是这个誓言现在看来不过是玩笑一般。她的爱情早在岁月的打磨下,碎成一瓣瓣。这些她不想让云歙知道。她好害怕云歙再陷下去就会万劫不复。云歙自是以为笙歌已经移情别恋。“赵毅他见过我了,他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报仇的事我来,你不要再管了!”云歙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笙歌突然正视着云歙,原来,他呆着肖琀手下只是为了给她报仇。云歙躲开了她的眼睛。他也不能再把笙歌当成以前那个深爱的女孩了。他想通了,只有赵毅能保护她。“云哥哥!”笙歌双手环上了云歙的脖子,笙歌好想吻他。笙歌轻轻啄了云歙的嘴唇。云歙惊讶的表情,却是非常厌恶的神情。他丢开了她,“笙歌,请你自重!”笙歌哭了,哭得好惨。云歙反感她对自己做的事。他接受不了那个高高在上清高无比的笙歌,现在变得如此下作!笙歌抱着云歙的腿,“云哥哥,我知道我不是当初的心玥了。我回不去了。你要原谅我!”笙歌哭得像个孩子。云歙心中抽痛,慢慢蹲下来,为她擦拭泪水。“笙歌,云哥哥没有照顾好你!”他的额头靠了过来,贴在笙歌冰冷的额头上。“笙歌,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再想报仇的事了!有云哥哥为你报仇!”云歙严厉的眼神刻在了笙歌的脑海里。“你能斗得过肖琀吗?”笙歌恢复了理智。“只要你好好的,我会成功的。”“云歙,你好吗?”笙歌宣泄着所有的思念化成这句话。“心玥,只要你好,我就好的很。如果你受伤害,我会比你痛一万倍。”心玥破涕为笑,“云哥哥,等一切结束了,我们就结婚,好吗?”云歙一愣。时间仿佛冰冻在这个牢笼里。云歙和笙歌双目对视,俯首帖耳。云歙无奈道,“好,我会驾着霓虹来娶你。”云歙像哄孩子似的骗着笙歌。他以为,她,不再爱他。只是想完成年少时的梦罢了。云歙看着熟睡的笙歌,低头一吻。他羞愧地想,笙歌凑上来的时候,自己怎么会心跳这么快。他对她这么凶,不过是真的太爱他。云歙早就想和她。可是,纯洁的心玥在他的心里永远是小孩子,他连吻她都不愿当着她的面。从高中到现在,他们之间只是牵手。真正的接吻只有一次。不是他不愿意。不管是笙歌还是心玥对他来说,都太重要了。

窗外的沙尘又起了,好久没回西城。这满天的黄沙都显得这么珍贵了。

傍晚时分,云歙见到了赵毅。和昨天的气氛不同。赵毅明显闻到了笙歌的气息,知道云歙刚刚和她亲密接触过。说不定还接吻了!赵毅先声夺人,“云歙,你来晚了!”“没有啊。”风尘仆仆的云歙来不及想这么多。“云歙!笙歌的吻怎么样!”尽是带着醋意的口气。云歙轻蔑地笑,“赵毅赵大公子!笙歌绝世美女,她的吻自然是无比销魂!”赵毅彻底火了。“云歙,你不要太过分!笙歌怎么也不肯嫁给我,都是因为你!”云歙这次却脑中一震。“笙歌她…她不愿,你向她求婚了!”云歙哈哈大笑。“赵毅!哈哈哈!你还是没有我懂笙歌,她怎么会答应你的求婚呢!我和她早已发过誓,她这辈子只会嫁我一人!”赵毅被整得一愣一愣的。“她还在爱你!”赵毅低下了头。云歙冷峻的脸上抽起一阵轻蔑,手执玻璃杯,慢慢摇晃,睨睥的眼神一阵阴冷,毒视,“笙歌对你就像这杯清水,如果你过分逼迫,倒的水太多就会溢出来!她一直在逃避你!”“她最爱的人还是你!”赵毅喝下了这杯水,“冤孽!”赵毅死死得瞪了云歙一眼。云歙直直地愣在当场,心如刀绞,没有意料地将要出手。赵毅无从闪躲,只能接住这一拳。赵毅的手掌挡住了他的拳头。“这是笙歌说的!”云歙恨不得钻到地里去,但还是松了手。“她从前是众矢之的,难免清高。说这话怎么会奇怪!她在加拿大的时候说的!”“你怎么不早说!”云歙居然大笑,接着不禁眼角湿了。笙歌,为何我总是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世上的人总谈情苦,可是云歙只知道情甜。

“笙歌被关在这个牢笼里,她没有办法逃出来的。这是个死角!”

“那需要你里应外合啊!”

“不行,我会暴露身份的!”

“你这个胆小鬼!”赵毅最看不惯云歙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也最羡慕他这样。笙歌最着迷他的莫过于这点了吧!

“笙歌你来救,我负责调开这晚的防守。”最后的计划敲定了。

第二十一章 解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