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黄昏里

  笙歌被送到了另一个牢笼。她已经爬不起来了,全身都是伤痕,触目惊心。她抬起头,看到了一双鞋,那是她送给云歙的鞋。

“云哥哥…”“心玥。”

笙歌一边脸已被泪打湿。

“云哥哥…你来了。”笙歌突然拉开了脸笑得灿烂。

她躺在地上像一条受伤的蛇只能在那人的脚下游动。

“我好高兴,我能再见你,我就很知足了,哇!”失声痛哭的笙歌像个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的小孩。

“心玥,我爱你。”一席话惹得笙歌哭得不可开交,“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我!”

“不是我,是他们逼我的!”笙歌脑子嗡嗡作响。

“告诉我!我母亲的死也是阴谋吗?”笙歌停下哭泣,问出了这个她这些牢笼日子中最想问的问题。

“你,你还好吧?”云歙蹲下身,扶着她的脸,对她的问题避而不谈。他在躲避她的眼神。

云歙突然背过身去,一阵大哭传到笙歌的耳朵里。

笙歌克服着身体的怒气尽力冷静,“云哥哥?你告诉我,我的母亲…”话未说完,云歙突然回答,“那是…那是…一个意外。心玥,你答应我,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再也不要回来了。我带你到别的地方去,咱们从此消失吧!”

“你告诉我!”笙歌拼命的嘶吼声穿破了整个牢笼。“你告诉我!”

这一次,再也躲不掉了。

“笙歌,你要冷静。”他好久没有叫她笙歌了。

“你父亲十八年前入狱,是被人设计弄进去的。十八年后,刑满释放。有人要弄死你父亲,你母亲为了救他,把他藏起来了。他们就拿你的母亲开刀逼你父亲出现。你的母亲出了车祸。”“所以,我娘是…是被人故意撞的?”“是…”“云歙,你在我母亲墓前发过誓。你记得吗?”“我记得…我记得…”“你这个骗子!”云歙跪在笙歌的面前,哭得感天动地。

“你把我的青春岁月骗了个遍,你还我心玥!你还我笙歌!”笙歌早已失去理智,揪着云歙的衣角,染血的面孔狠狠地盯着他。

“我这张脸毁过容,你知道吧?”

“你害死我一次,你知道吗?”

“现在我的脸又被肖琀划了好几道疤痕,因为过敏,我的半张脸都快烂了!你知道吗?”

“我母亲的事情,你凭什么瞒我?!还有你说过,我永远不会失去你的!你说过的!为什么!为什么!你!”

“你知道吗?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唯一,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可不能没有你!”

笙歌趴在他的膝下,声讨着他对她的伤害。

云歙几乎要倒下,他将倔强的笙歌抱在怀里。

“心玥,我带你走,我带你走。”

颤抖的声线,微乎其微的气息,如此强烈地震动着早已疯狂的笙歌。

沙城,难得一次的大雨倾盆而至。笙歌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呆着这不见天日的牢笼里面有多久了。云歙就这么一直抱着笙歌的头,轻声哄着笙歌哭累了,睡着。云歙一直都没睡着,他简直恨死自己了。他的腿已经全麻了。但他不打算动。

黑暗中,笙歌昏昏沉沉地看着地上的血渍。她缓缓地抬起了头,闪着白光的匕首上流着通红的鲜血。面前的人仿佛在思索如何处置笙歌。

笙歌看不清她的脸,“拿把干净的刀来。”

煞白的月光撒进这个暗牢里,格外清冷的月光配着寒光刀影。恍然间,刀上的反光射入笙歌眼中!这个人,她看得好清楚。肖琀!

“一样的脸蛋是无法同时存在的!”笙歌打了一个冷战。

“你想怎么样…”笙歌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吐出这几个字。

“心玥,当然是毁了你!”

“你一直都想毁了我,可是你永远都不会成功!”

“那是…之前…对你有怜悯之心。”

“你为何要如此对我!仅仅是我让你和云歙分开的原因吗!”

“当然不是,我从来只对付你一个人!”

“为什么!你为什么把云歙牵扯进来!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没有牵扯他,是他自己来找我的!这些结果都是你造成的!”

“我没有逼你,没有害你!你为何如此讨厌我!”笙歌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每个听见的人都会为之一泣!“我不想与你为敌!”最后的哀鸣饮尽了她所有的不甘!

“什么时候我落到你手里,我再告诉你原因吧!”肖琀大笑。她终于报了大仇的快感延伸向天空,注入无尽的宇宙。

“告诉你个消息,你父亲来替你去死了!哈哈哈!”肖琀一脸的阴险,再也看不见她的善良了。笙歌似乎察觉了什么,又不敢多想。

“不过你的刑罚还是得继续!”说着,肖琀手执折刀在笙歌的身上划下一道伤痕!强烈的反光下,笙歌看不清自己的疼痛,只觉得烧得火辣辣的!

笙歌没有喊出声来,肖琀越发火大。她在笙歌的身上划了第八道痕迹时,笙歌还是生生没有喊出声音。

“月笙歌!你死了吗!”肖琀的脸涨得绯红!

“住手!”云歙及时赶到了。

一桶辣椒水迎头浇下。

笙歌顿时喘不过气来,一地的血水。

云歙异常冷静,啪。

一记巴掌!肖琀的脸上涨得绯红,所有的血管都要爆裂的云歙,忍着火气。

俯下身,轻轻摸着笙歌。“不疼,不疼!”笙歌已经木然。

好久。

“心玥,主子要见你。”肖琀拎着一串钥匙,晃悠着笑看这一对。

自从他打了她一个巴掌后,就被她关在牢中,只不过,笙歌和他都被吊着。

肖琀的笑脸烙印在笙歌的心里。

哈哈哈哈,肖琀开始冷笑。

“肖琀!你站住!”看着开了门要离开的肖琀,笙歌开始反抗。

“你还挺利索的。看来下次我得用更狠点的招对付你了!小,月,贱人。”肖琀向来嚣张。

“哼。你以为我在乎云歙吗?我告诉你,我只是在玩弄他!肖琀,你这么爱他,一定不舍得吧!”笙歌像变了一副面孔。

她想起了肖琀假扮她吻云歙的那个场景,竟生生将手指抠进皮肤里,抠出血来。

“哈,笑话。我只是在针对你而已,你的情感我不在乎。”

肖琀怎会相信她的话。那天她与云歙的对话,肖琀早就听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何,笙歌没办法对肖琀恨起来。

第十七章 黄昏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