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痴心之爱

  瞳璃捧着心玥的遗照哭得梨花带雨。

“别哭了!”顾尘不忍地说道。

“心玥怎么这么傻?云歙肖琀这两个挨千刀的!”

“对不起。”云歙拖着沙哑的嗓音,慢慢地吐出三个字。

“你!”顾尘就要挥拳上去。

云歙一手反制,一手回击。“你打不过我的。”

顾尘瞳璃纷纷离去。

云歙住在心玥家中好几个月,天天不是拿着心玥的书看,就是打扫她的房间。他没有再哭了,自从想起她父亲没有参加葬礼这件事,自欺地以为她父亲把她藏起来了。他异常冷静,他要等着心玥回家。

只是,这尘封的岁月里,哪有人去过心玥的家。心玥的舅舅还打算把心玥家的房子卖了呢。

终于到了高三,云歙返校了。

云歙还是坐在心玥后面,只是那上面坐了另一个女孩。

很快,魔鬼般的高三在满天飞洒的考卷中散去。高考结束了。

这一年,云歙的成绩突飞猛进。他时常想起心玥那时那么努力的样子,心疼得捶胸。心玥如果来考的话,一定比自己更出色。他从来不相信心玥会死。

高中的岁月充斥着单纯浪漫甜蜜,还有那些残忍的误解伤心。那些事,那些人,一如岁月中那样美好,不管他们以后的变化,在同学的眼中,都是天使。

云歙考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这是心玥的理想大学。

西城大学招生的时候,校长办公室坐着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身边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

大学开学的时候,云歙带着心玥所有的书,踏上了旅途。云歙看着缓缓驶出的列车,突然很怀念心玥陪自己上学的情景。如果心玥在的话,她一定是叫苦不迭,吵着要吃东西。她一定会下决心好好赚钱,以后坐飞机。这么想象着,云歙傻笑着。

一道白影闪过,一个娇小身材的女生映入眼帘。“心玥!”

云歙扯住那女孩的衣角,那女孩质疑地看了她一眼,“你谁啊?”

看着那毫不相同的脸,云歙松了手。

心玥,你在哪里?

“云歙。”肖琀高二的时候就参加了高考,还和他考上了一所大学,在车厢偶遇他。

“你怎么会在这?”

肖琀一副调皮的眼神,“你不知道吗?我和你一所大学。”

云歙看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心生厌恶,却不能不理她。

“你是什么专业?”肖琀问。

“机械工程。”冷淡的话语。

“我是音乐专业,多多指教啊,学长!”一句话足以打开肖琀的话匣子。

肖琀是艺术生,她唱歌有如天籁。连当年的心玥也这么夸她。

瞳璃考入了北大。瞳璃的成绩冒尖,家境又好,大学里肯定是要出国的。只是顾尘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顾尘在南城一所不出名的大学,因他出众的外貌,却也混得不错。

西城地处沙漠戈壁的附近,群山环绕。每天被沙子吹得灰头土脸的!不知道心玥喜欢这里什么!云歙纳闷。心玥是向往高原和沙漠的,这点条件也不足以来这么差的环境里吧!钟城的环境根本不能与这里相比。她一定是被骗了!

一位戴着口罩的娇小的女孩独立风中,这戈壁浅滩简直是她心中的梦境。她的口罩被风吹开了,一道道疤痕像虫爬一样挤在那种本应绝美的脸上。她迎风流了一行泪。仔细看去,飘逸长发,斜刘海,她的眉眼间,竟有些像当年的假小子。

新生报到处炸开了锅,法拉利豪车接送,走下来的女孩虽遮着脸但已然倾国倾城。西域从不缺美女,可是这样的倾国之人从没见过,清冷如月,平淡如水,似江南女子的温婉,又似北国女子的坚毅!她的声音有如天籁,没有丝毫的架子,平易近人,谦让温和,一切是那样的完美。

“老师您好,我叫笙歌。我是文学院的。”那是什么老师啊,笙歌居然如此胆怯。那只是学长。笙歌把这句学长说了好几遍,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一听到心中这声学长,笙歌就怔了怔,好熟悉。

西域的邪风特别厉害,风吹开了她的口罩,“哇!”所有的人都受到惊吓大叫!有的受不了的已经开始呕吐了!“笙歌?”只见一名高大的男子在身后叫自己,笙歌回头看着他。

“笙歌?心玥?”云歙激动的眼神,无处安放的惊喜,肆虐的泪水。

“我叫笙歌,学长好!”笙歌已经不认识眼前的男子了,看着高大的个子,以为是个学长。不知道这声学长为何叫的如此轻松?

“不,你不是笙歌,你是心玥!”云歙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是他忘不了的。

“学长,你认错人了。”笙歌戴上口罩,轻轻地走开了,那脚步轻得仿佛眼前的人从未来过。

第一次,觉得,活着,是如此幸福的事。

第十章 痴心之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