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玩不死你

  才送走他们父子,刚进门,连晚膳都还未用,爹爹便迫不及待的将我叫去了书房。

爹爹谨慎的关紧了书房的门,转过身走到了他练字的书桌前停了下来,看着我道:“柔儿,可知这诸葛世子从不邀请别家美人同往盛宴,你还是头一个,爹爹是怕你进去后会在那遭嫉妒、受委屈。爹爹本想推了它,但又不能得罪摄政王府,你去后可千万要小心,万不可出错,若真有什么为难的,就去找摄政王府的糖芸郡主,诸葛宸寰,你们向来交好,他会帮助你的。记住还有一点,万不可与世子爷太近,以免遭人恶毒算计,你可曾记下为父的话?”

我感动的点了点头,对上官震云说道:“都记下来了,女儿多谢爹爹指点。”上官震云欣慰道:“记住了就好,走吧,你娘一定在等着我们去用膳呢。”我福了福身,道:“是。”便转身,跟着地跌回到了前院客厅。

刚进门,便见到母亲与大哥,还有家里其他人在等着我们父女来用膳,没多想什么,便上前坐下,与众人一起用起了膳。

刚拿起筷子,就听见白姨娘含沙影射,指桑骂槐道:“二小姐真是好福气,不仅能得摄政王世子同邀去参加皇宫盛宴,还能得老爷提拔,我们姝儿就没这好福气了。”我冷笑了一声,并未答话。爹爹皱着眉,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便低下了头用膳了,也并未答话。

白姨娘话音刚落,对面的老妇人,我的继祖母便不满的开口道:“这本该是你长姐与世子一同去才是,你为何一定要抢她风头不可。”爹爹不满的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却被我阻止了,我看着母亲铁青着脸,冷笑道:“我是嫡女,姐姐不过是爹爹的庶女罢了,这宴会本就轮不到她参加,怎的就成是我抢的了,祖母这话说的未免太过了些。再者说了,这是世子亲自邀请的柔儿,柔儿岂可有不尊之礼。白姨娘,祖母,你们说是与不是?”

见她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便听得祖父不满道:“柔儿说的对,这本该就由嫡女出面,怎的要让姝儿去,你想要违抗世子命令,让你孙女出头,换我的柔儿,你自己去跟他说去,别平白无故的连累了我丞相府。”

继祖母白氏,原只是我祖父的妾室,后因祖母过世,祖父不愿再娶,便扶了她为正室,她也是我爹爹上官震云妾室,姨娘白氏的亲姑姑,听闻他本想让白氏做爹爹妻室,可怎知爹爹再去庙会的路上遇见了母亲,便向当时还在世的老圣上请求赐婚,娶了母亲,白氏不满,却也无计可施,便让其侄女委身做了爹爹的妾室,因为不喜母亲,又不敢违抗圣旨,她也不喜我们兄妹几个,一直以来都水火不容,但母亲却重孝道,从未正面忤逆过她。好在祖父疼爱我,便为我说话,反驳了她。

就这样,祖父一开口,这顿晚膳便相安无事的过了。用完膳后,我立刻请安,回了听香阁。

第二天晨起,便见白氏母女还不死心,在那挑拨,却被祖父挡了回去,我在外心想着,昨日还不够,今日还要不消停的闹,好,我倒眼看看到底谁更厉害,我还就不信,我上官疏柔还玩不死你。

我抬脚上了阶梯,进了屋,向众人福身道:“给祖父祖母请安,给爹爹母亲请安,给大哥请安。”三弟上官疏泽见状,起身向我弯腰拱手道:“泽儿给二姐姐请安。”

白氏见状又不满道:“怎么的不见你向你大姐姐与你二哥哥,还有你白姨娘请安。”我冷笑着,说道:“祖母莫不是安生日子过糊涂了,我渊音皇朝向来只有妾室与庶子女想我正室与嫡子女请安行礼,今日怎倒成了我上官疏柔要给庶姐与庶兄请安行礼了,着于理不合吧,祖母?”我有侧身想我的祖父上官傲渊行了一礼,道:“不如我们让爷爷来评评理,祖母觉得如何。”白氏瞪了我一眼,不敢开口。

我的祖父上官傲渊唤我过去,道:“哈哈,柔儿说的不错,柔儿过来爷爷这,咱们不理他们。”我微笑着走上前去,径直走到了他身后,跪在了后椅上的蒲团上,一边为祖父敲着肩,一边想着该找个什么样的游戏对付他们几个。

就怕她还要想法子,让上官疏姝跟着我去,到时候就怕我还没应付别的女子诡计,就要先被她算计了。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白氏再次开口:“震云啊,姝儿也是你的女儿,为了不让柔儿出错,惹的我丞相府闹出笑话,就让姝儿跟着去吧,也好有个照应。”我心里冷笑着,你个碧池,照应?我看是想害死我取而代之吧?

我正想着用怎样玩不死她的招数来顶着,便见爹爹皱了皱眉,不知该如何开口时,就听得祖父说:“就让柔儿自己去吧,有世子在旁,再者还有糖芸郡主这个好友在,闹不出笑话,倒是姝儿,本就是庶女,再说世子爷并未邀请她,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非让她去不可,到时别柔儿没事,她又犯错了。”我在心里偷笑着。看见白氏不死心,还想说,看到祖父不悦的皱着眉头,便放弃了。

这件事就这样,在我还没出手,白氏的不甘心,和爹爹的为难,爷爷的不悦中落幕了。

我见此,不想再待着,就带着婢女们请了安,回了听香阁。

第五章:玩不死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