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赴宴长公主府

  经过那件事后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多月了,那个老者再也没有出现过。

正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澜儿走了过来,对着我说:“郡主,老爷在前厅,让奴婢来传您过去呢。”我疑惑的看了看她问到:“怎么这个时候传我过去,是有什么要紧事么?”澜儿摇了摇头,道:“这个奴婢也不清楚,郡主还是先过去看看吧,到时候就知道了。”

上官疏柔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过去看看吧。”起了身,出了院子,带着自己的几个婢女走向了前厅。

上官疏柔刚到前厅,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便听到上官震云开口说道:“柔儿来了,过来。”我听闻走上了前,上官震云又接着道:“刚刚长公主拿来了一张赏花帖子,正要邀请你们兄妹几个去呢。”

我愣了愣,对着爹爹道:“女儿可不可以不去呀?”“你说呢?”大哥上官疏戟转过头来看着我道。

上官疏柔不死心,睁大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爹爹上官震云,上官震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宴请的是长公主殿下,不去太过于失礼,难免要落人口舌。”

我心想长公主是谁呀?这虽说是去赏花,但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父亲见我没有回答,就又问了一遍“柔儿,你可想的怎么样啦?”我听见上官震云的话立刻从反思中回过神来,问上官震云:“爹爹,那长公主,让我们兄弟姐妹去赏花,我想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吧!”上官震云听了微微一愣,看着我说“柔儿,这长公主其实是想为她女儿寻一驸马,所以,才让官员的子女去赏花。”我现在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点了点头说“那娘亲,会与我们同去么?”爹爹点了点头,我这才心里有点安心,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祸事来。

上官震云担忧的看了兄妹俩一眼说道:“你们要切记,万事小心,你们兄妹几个能不出头就千万别强出头,免得招来不必要的祸事,为父的意思,你们可听明白了。”

我和大哥互看了一眼,齐齐点头道:“父亲放心吧,孩儿明白了。”

“嗯,这就好,你们快去准备吧,离公主的宴会还有三天时间。”上官震云不放心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庶长女上官疏姝道:“姝儿,为父刚刚说的话,你可明白,到了公主府切莫要为你姨娘丢脸,知道么。”上官疏姝福了福身道:“爹爹放心,女儿明白。”

上官震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没在理会她,也为留意上官疏姝眼底划过的一丝妒意和对上官疏柔的杀心,所有人都未留意到。

上官疏柔觉得上官疏姝太过于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冷笑了一声,却也没太在意。

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我与大哥一起走着,边走边聊,我问大哥:“哥哥对这件事怎么看?”大哥看着我说:“柔柔,你认为呢?”我调侃大哥道:“我认为大哥,你应该去试试,不一定能当个驸马什么的,到时候妹妹我可全仰仗你了。”而上官疏戟笑笑道:“我的好妹妹,你都是郡主了,还需要哥哥我保护么,是我仰仗你还差不多。”听到这话我嘴巴一撅停下来,大哥上官疏戟也停了下来,看着我说:“怎么不走了,反而还发起脾气来了?”我看着大哥道:“上官疏戟,你故意的,哼,不理你了。”说完便快速向前面走去,上官疏戟愣了愣,看见我真的生气了,就立马跑过来跟我道歉:“我的好妹妹,别生气,我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呢,好了,是哥哥的错,我向你道歉,我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上官疏柔看着上官疏戟这样,便哈哈大笑起来,说:“哥哥,你真好骗。”上官疏戟看见我开心了,自己也笑了,对我说:“家里人就是太宠你了,都把你宠坏了。”

上官疏柔看着自己的大哥上官疏戟,搂着他胳膊说:“哥,你去外面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买点桂花糕啊。”上官疏戟看着我说:“好好好,小馋猫。”说着宠溺的捏了捏我的鼻子。

话说完兄妹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刚回到院内,鸢儿就跑过来对我说:“小姐,刚刚夫人送来了衣服和首饰,说是要三天后赏花穿的。”我点了点头让澜儿放好后,便用了晚膳睡觉了。

三天的时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赴宴的日子就这么到了,上官疏柔坐在了梳妆台边,让馨琛和澜儿梳了一个随云髻,配了一副虽略显单调却又不失高贵的宝蓝石头面,斜插了一只并不显眼的略有些透明的紫色兰花簪,又佩戴了一副半透明的浅蓝色耳环,穿了一身浅紫色缎地绣花百蝶裙,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打扮妥当的上官疏柔,迈着步子,慢悠悠的走向了前厅。

再去前厅的中途上官疏柔遇到了自己的大哥与三弟,便叫住了他们:“大哥,三弟,等等我。”他们听见我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三弟看着我说:“二姐姐今天的打扮可真漂亮。”

我快速的走了过去,对着大哥三弟说:“还不是娘亲,她送来让我穿的。”大哥点了点我的额头说:“你呀,走吧,爹娘都在前厅等着呢。”我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往前厅的方向走去。

刚到前厅,看到了一身石榴红流彩暗花云锦宫装,梳着流苏髻的袁素歆,微微愣了愣,上官疏柔从未见过隆重打扮的母亲,一时看呆了去。

等回过神来,便看到了在一旁身着淡粉色如意云纹衫的上官疏姝,淡淡的看了一眼,便转过了头,听上官震云对袁素歆说:“孩子们就交给你了,要是都要小心呐,切不可大意了去。”袁素歆点了点头。便见上官震云转过身对着上官疏戟五兄妹说道:“公主府不比自己的丞相府,切莫贪一时快活,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你们可明白了?”五兄妹齐齐福了福身,拱了拱手,道:“父亲尽管放心,还有母亲在,孩儿们会紧记父亲教诲。”上官震云欣慰的点了点头,便随着大家出了府门,送了母子几人上了马车,直到马车不见身影,方才进了丞相府。

马车载着母亲和我们兄妹几个缓缓地行驶着,一刻钟后才到达了长公主府,在马车里的一刻钟内,上官疏柔想了很多,最终觉得自己毕竟有一品郡主的身份在,应该不会在有不长眼的家伙再往自己身上撞了吧?想着想着,便到了地,上官疏柔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思绪,按照规矩在袁素歆下了马车后,也跟着下了马车。

想到来前父亲说过长公主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同胞姐姐——诸葛宸茹,是渊音皇朝最尊贵的芸凰长公主,想到这,上官疏柔便有点心有余悸,尚未了解公主的性子如何,生怕还有人不死心的来挑衅自己,上官疏柔不怕出丑,让人笑话了去,就怕无形之中得罪了长公主,不仅会给自己招来祸端,还会连累了丞相府跟着遭殃,进门时,上官疏柔反复祈祷着,希望上天能保佑自己不要被别人注意,不要被长公主注意,然而事与愿违,老天总会让坏的灵验,好的永不会灵验。

到了后花园赏花的地方,上官疏柔才知晓自己的大哥、三弟,连着二哥上官疏煭,与自己和母亲,还有庶长姐上官疏姝是分开的。

第十章:赴宴长公主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