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初见漫天花

  “罢了。。。名叫神仙镇,你自此去寻,怕也要寻上百年,你自去历练,千年之后,他自会现身,若是那人现了身,北方的星象中会有一颗紫色的北紫星现世,那时便是他要现身的征兆,我说与你这些,是看你根基尚可,想要与你结个师徒缘分,如今我既是帮了你,千年之后你的业果了结与否,都要随我回去,那时若是随我回去便罢,若是不回,你可要承受知天命的恶果,那望泮池便是你的归宿”

“是,小妖多谢上神!小妖绝不悔言!”

君绝上神许玉笛了结了自己的业果,却总是忍不住叹息,”你切要谨记,千年之约!千年后若是依旧无果,你可要守约!进入神仙镇之时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我也难保你周全,既是千年之约,那你切要等到时日近了再寻,历练些日子总是好的!”

翌日、

玉笛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也就十五六岁模样,妖比人的唯一好处,便是永远都不会老,以前万分痛恨过这张魅惑众生的脸,恨不得要把它毁了,如今却只剩下了庆幸,庆幸自己还好长了一副好皮囊,可今日心中总是惴惴不安,坐着站着都觉得心里要是失去什么了,觉得更加烦闷,索性撇开铜镜,身着单衣便走出了内室,小绿见状立即拿了披风给她披上,”道:“现早已入了秋,天气早已转凉,小姐昨日睡得那般晚,今日还穿的那么凉薄,是想要着凉?”

“心中烦闷,我静不下心”

“小姐若是为了登台的事烦心,那我们便不去罢了,何苦在这儿纠结,依小绿讲,前年我们便不该去那些烟花柳巷之地,还偏偏是争花魁的时候,即是小姐玩心大起,我若是当时拼命拦着小姐,咱们也不必认识不干不净的人了,真搞不懂那些人为何就认准了小姐,小姐带了面纱,也能因小姐一曲流觞泪夺了魁,说了不是漫天坊的人了,最后比进我们也未去,真搞不懂这些人怎么想的!”

玉笛突然记起来漫天花的那句话,“你一定会回来的!”

她得表情透着笃定,玉笛当时只是记起自己那些年荒唐的日子,看着人来人往的漫天坊,就想着走进去看看,那日刚好是选花魁的赛期,她便与小绿换了男装进去,看着那些莺莺燕燕突然来了兴致,若是她的月痕能与她相遇在这台上,该多好!玉笛是歌姬他是才子,好一段才子佳人的戏码,想至此,便兴致颇高的走到后台,刚好上一艺姬谢幕,她便幻出及地长纱白裙,系上一面纱,由后台走出,执着她的玉笛,当时正想,若是我的月痕在这儿该多好?由此便微微曲颈,道:“小女子名玉笛,今日看着诸位姐姐争艳,我虽不是这漫天坊的姑娘,也未曾想过与诸位争这花魁,可看着诸位的才气”,玉笛心痒难耐道:“便只吹一首流觞泪,大家看可否?”

这些人自然是情愿的,不花银子便能听曲儿又有何不情愿?

有人低语,“这女子系着面纱肯定是长得丑,我是不看好她的,说是不争花魁,谁道又是想的什么旁门的法子!”

有一人驳斥,“未必,听着这女子声音,如闻天籁,她既不是漫天坊的姑娘,咱们且瞧上一眼,再斟酌”

一曲流觞泪毕,众人皆醉其中,玉笛转身便退回后台

这时漫天花笑着走上前来,“玉……?”眸色微敛,思虑几番,她便改了口,道:“玉笛姑娘!”

玉笛诧异:“你是?”

玉笛暗惆:“这人是谁?她看起来与我十分熟惗,我定然不认识她!”

漫天花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转而变得凉薄,笑的妖娆,正好被玉笛看到,颔首道:“那既是初见,我便自报家门,我便是这里的坊主,漫天花”

看着她意味不明的笑,玉笛没由来的觉得恶寒,顿时玩味的心情荡然无存,没听她后来说些什么,便自顾自地往前走,不再与她交涉

“姑娘莫急,姑娘既化名玉笛,漫天花也绝不多言,不过姑娘听我说完再走也不晚”,她扭着身体,似水蛇般向玉笛走去,她看起来至多十八岁,却一副老气横秋之感,玉笛分明感觉到冷意,眉头紧皱,只听她妖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姑娘到这里来为的何事?”

第五章:初见漫天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