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千年之约的由来

  玉笛看到了那个千年前的身影,原本已经模糊了脸庞突然清晰了起来,这个她思念千年的男人,依旧那样挺拔,一身月白衣衫,俊美的脸庞显得极其妖娆,细长的眼缝衬得愈加俊美,肌肤麦色如蜜,长发微束,发丝随风随意飘散、显得慵散而颓废,像极了蛊惑人心的毒药,他走到一家乐坊前,在玉笛面前停了下来,就这样遇见了月痕,便是这样把他烙印在她的心里,好似是命中注定的相见,如果他是毒药,那便就让她沉迷至死也至死无憾之感

突然,他默默的注视着玉笛,一步一步…似乎在看一件倾心之物,目光里满是惊艳…直至走到她跟前,道,“好一个笛子!竟是全身用白玉雕刻而成!”

笛子周身刚好能放下十指,仅有不到十寸,拿在手中,煞是精巧

玉笛心里满是慌乱,就这样被他重金买下,她的心竟一下沉沦,被他握在手中,感受到他的温存,玉笛竟是一瞬间以为看到了天上的神仙,那样不食烟火的人,竟然目光中满是欣赏的望着她,于是她心甘情愿随着他,不顾根本,全然不知自己修行全毁,那时的玉笛只是刚成了精的小笛子,只靠着那家店中的传家之宝妖灵石修行,没有能力在他买了她之后保存灵力,离开妖灵石便就相当于灰飞烟灭,许是命运使然,居然没有妖灵石她只是虚弱半晌便恢复了过来,月痕对玉笛自是爱不释手,她承载着他的喜爱,沉迷于此,倘若这是梦,她便再也不愿醒来

他用白玉做成的装饰,制作十分精巧,用红丝线映衬,坠子上坠着雕刻精细的白蛇,赤色眼睛,看起来十分精致,月痕拿在手中道:“这笛子既是用玉做的,那便给它起名叫玉笛吧!”

此后数载,便是玉笛与月痕的朝夕相伴,他的目光中的爱意抑制不住,玉笛也愈发沉迷在他的目光里,若是这样过一生,倒也无憾,直至那一天,那时玉笛第一次看到月痕流泪,却是最后一次,她只知道泪水滴到她的身上便不不再需要别人的体温延续她的生命,她可以从玉笛中幻出,可以去叫他的名字,可以去摸他柔和的脸颊……可他却已什么也听不到了,他死了,玉笛却不知道他是为何就那样死了,自己能从玉笛中幻出,全靠了月痕那滴至诚的泪,或许对他不仅有感恩,还有奢望,奢望自己能同正常女子一般,与他吟诗作对,与他琴瑟和鸣.......

那段时间的玉笛日日颓废,夜夜笙歌,每日幻成男子在酒肆里买醉,夜间便宿在勾栏瓦肆,她的真身也在无数的人手中接管,玉笛对此也不过问,不知过了多少年,她却机缘巧合得了君绝上神的赏识,那时的玉笛正偎在一干艺姬的怀中笑的开怀,忽的屋子里就静了下来,静的可怕,只剩下她一人的干笑,笑着笑着便惨哭了出来,仿若要把她这一生的眼泪都给哭出来,哭够了便倦了,推开身边死睡的人,往床上走去,准备和衣而睡

突然金光四起,一股压力感油然而生,玉笛便抑制不住的跪了下去,双手合一,耳边响起了一声浅叹:“玉笛精,我若不来说与你听,你何时方能醒悟?”

耳边声音如天边又像是在眼前,威严中带着些许柔和,玉笛惶恐不堪,丝毫不敢仰头去看,便恐惧地道:“上神,小妖在人间从未祸害旁人,还望上神大发慈悲,饶过我罢饶过我罢·······!”

她虽是绝望,却不曾想过魂飞魄散,如今玉笛满心地恐惧,何况这神光照的满屋,她虽未受伤,却也是自顾不暇,她也知道这是君绝上神未曾想要了她的根基,否则怕是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魂飞魄散,她若恳求,定能逃过此劫,看吧!原来我对月痕的爱还抵不了我的命,这个时候我还是会害怕,我不是要追寻月痕吗?为何不自行了断追随月痕,为何会留恋这空有繁华的世间?玉笛慌乱的想着,却又从心底生出几分讥讽,玉笛,你爱的只是自己吧!

“这些业果皆是早已注定,你修行终会圆满,我是不忍看你误入那歧途,方来提你一句,你与那人孽缘未了,千年之后便有机会再续前缘,你若再这般,怕是就要自食恶果了。”

玉笛一时间怔住了。。。业果?孽缘?再续前缘?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消受那么多的消息,许久,才嚅嗫道:“上神说的是与公子相遇?小妖要去何地寻着公子?”

“你若是知晓这些,可要想过承担些什么。。。。”

“小妖无悔!”

第四章:千年之约的由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