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几次见白头

人间几次见白头

公子慕伦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前世之序

  花侧16岁已经出落得如仙子一般,巧手芊芊弹得琴弦都会随着缠绵。拈花于指尖,唯有她能够将高贵和雅致系于眉梢眼角。我和花侧很像,却幼她一岁,所以我就像是她的影子,总是晚她一步又紧紧的跟着她成长。自幼时起我和她就在花家一起研墨作诗,观流水看落花赏府中满塘卧莲,也一起向侍卫偷习剑术后被爹责罚。爹是文官,他不喜习武,何况又是女子。不同的是,我娘是正室,花侧为侧出。爹疼花侧多于我,我从不难过,因为就连我娘都从心里喜欢花侧,她谈笑满含世间礼态又多了三分谦逊三分胆魄,她作的诗如天海美玉藏于碧石深处的一隅,连爹都赞不绝口,她待下人又亲和有力,难怪下人都说大小姐才该是正室所出。前来府中拜访爹的郁丞相说二小姐花渡生的富贵,又极像大小姐,日后定如大小姐一般清丽娟好。这些我都知道,而我从不嫉妒花侧。我知道她皎若流光的艳冶从来就不是我能相比的。我想我和花侧着实太过相像,不然我们怎么会爱上同一个人。

-------------花渡

初见时,我和爹前来花府拜访,她和另一个与她极像的女子在赏一塘醉莲,红衣簌簌顾盼之间略有妖意,未见媚态。我的目光再也没有移开过她略为娇俏的身影,这就是花家的女儿吗?长发曳地双肩如削,少了女子的矜持,目光盈盈平添了灵越。爹说,那个就是花家的大小姐花侧,你将来的妻子。花侧,花侧,我在心里不断地重复着。她们突然转过身来,或许是感觉到我的目光,或许是很少见到府外的男子,我看到她眼中有些许不安,爹安慰道,花侧花渡见到郁叔伯怎么还要怕?这是小儿希白,你们听我提起过的。我见到花侧局促的不敢抬头,她旁边的女子落落大方的作揖然后轻柔坚毅地说小女见过公子。随后花侧一愣跟着说了一句见过公子。她这一愣,朱颜惹怜,我竟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但是我迅速收回目光,向两位女子拱手道,在下郁希白。

-----------郁希白

我平日背书练琴不如花侧用功,得到最好奖赏的从来都是姐姐,那日我和花侧合奏一曲钗枝尽,曲尽,爹依旧夸赞花侧,我依然欣喜地听着,然后爹和花侧说,十天之后将把她许配给郁叔伯的长子,郁希白年轻有为文武精通风度翩翩,花侧跟他结为连理最好不过。我和花侧都是一愣,然后我听见花侧第一次抛掉平日的果敢,嗔诺着说,好。那也是我第一次嫉妒这个处处胜过我的花侧。整个府邸都是爱花侧的,我娘给花侧准备了比花侧娘还多嫁妆,我只能悄悄的嫉妒她,因为我深知她的聪明,她一定知道我初见郁希白便内心钟情,而我也知道这一次她依然不是有意与我争抢,那么清朗如画的男子也只有花侧能与之相配。那天在塘边见到郁希白,他狭长的眼眸有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和无边清冽的目光,绾着冠发却有一缕柔和顺从地从他的背流下,那是属于男子的坚毅与温柔。我慌乱局促,花侧端庄高贵,我看到他看过我,但是又目光匆匆,我知道我不及花侧的光芒一分,但他目光清朗,就是那一眼,我便陷入了深深的执念,我是花家正室所出,即便我是二小姐,身份也毕竟高于花侧,若两家婚娶,爹一定会将我许配于他。可这是郁希白亲自提亲,他亲口说出想娶花家大小姐花侧。这是让我连努力都无从着手的残忍。

----------------花渡

花侧,多好听的名字,我在迎亲的路上还念念不忘她的灵动,花侧,不知道我这样莽撞你是不是情愿,匆忙之中我曾看到了你眼中闪烁的情丝,我想让你知道这一世,我只愿和你执弦奏箫弄月赏诗。挽着她的手,触感冰凉,花侧我愿为你暖手,暖到心里。拜堂过后,我不敢喝太多的酒,我怕满身酒气浊了你,小心翼翼的掀开盖头,我笑了。原来你不叫花侧。那个我一眼望进心里的女子,你,叫花渡吧。我知道我眼前这个妙世容光的女子是真正的花侧,我知道一切都挽回不了。我对着这个刚刚出嫁的聪慧女子生不出半点儿感情,我心里都是花渡。不管你叫什么名字,都是你。

----------------郁希白

花侧出嫁那天,我来到她房中跟她告别,我和这偌大府邸中的一切都是一样的,我爱花侧。我想要像以前一样带着祝福和心甘情愿跟花侧道别,尽管她得到了我希望属于我的一切。一进门,我看到了我所熟悉的花侧美的惊为天人,未等我开口,花侧朱唇轻启道,花渡,我知道你会不甘,但是姐姐求你成全,你知道姐姐一直疼你,这些年我得到爹的一切奖赏全部都给了你,自己没藏过一件,这一次,姐姐想自己留着,花渡,希白他是爱我的,那次塘边别过之后他曾寄信于我,我知道你喜欢希白,但是花渡,你痴缠下去只会让他看轻你。花渡,无声仍有念,有些思念还是藏在心里最好。我看着花侧善意精致的脸庞,多想笑着说,花侧,姐姐,你把爹给你的所有东西给我,是为了让爹觉得你懂事,让我娘觉得你自知凡事争不过我,这样你们母女在花家才生存的下去,同时下人们的闲言碎语中少不了对你大方的夸赞,如果广泛流传,对你来说岂不是一举三得。花侧,我输就输在小看了你的为人精明,但是花侧,我不能跟你抢,他是爱你的。我如往常一样伏在花侧的膝上,用倦怠沙哑的声音道,姐姐,我只是不甘心那个人从我生命中抢走了你,你走了以后,再也没有能让我这样靠着的人了。花侧,你信了吗。

------------花渡

我没有碰花侧,为防精明的她看出破绽,借口酒醉,也借口掀开盖头那个苦笑,痴痴地夸了她好美,然后在她旁边和衣而睡。第二天一早,我匆忙告别了她,第二次带着一马车的礼金等物来到了花家,感谢过岳父之后我在院子里看到了花渡,她本就消瘦的身形更加羸弱,对不起,花渡,我这么鲁莽,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我来到你身旁,你很惊讶为何能再看到我,我怕太过唐突吓到你,不敢多说什么,你旁边有筝,我问你可否弹一曲与我听听,你自然地来到琴边弹奏一曲火浴凤銮,情谊绵绵,曲未终时,我轻声对你说,你和你姐姐那么像,你们可以换过来的。说完,我听见琴弦断的声音。你愤怒的看着我,我们花家的女儿难不成任你挑来挑去?你也太高看了自己。然后你带着落花和还在我心里悠扬着的琴声拂袖离去。花渡,我该怎么让你知道,我想娶的是你。

-----------------------郁希白

今天他来了,他怎么会在和花侧成亲的第二天来呢,听下人说他是专门来感谢爹的,可是他竟然跟我说要我和花侧换过来,花侧,你那么骄傲,你可曾想过这个本该一心一意属于你的人竟对我说那样的话,我虽然表现得愤怒,但那只是为了掩饰我难以平静的心情,君情切,妾心戒。他已经是花侧的夫君,又能如何。

---------------------花渡

我依旧没有碰过花侧,直到这一天,一向沉稳的花侧冷笑着跟我说,希白,我知道你爱的是花渡,不过我希望你知道的是,整个花家连片落叶都是为我做主的,只要你不过分,花渡就不会受到伤害。我讶于这个温暖外表下的残忍与精明,只能硬撑着说,我根本不在乎花渡的死活,你要做什么做便是了,我提亲不过是为了给两家世代之交一个交代而已。如今,边疆告急,明日我将上书请命领兵出战。说完,我一边离开一边在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花渡,我没法勉强接受除了你以外的女子,尽管我知道如果我一心对她,即便她满腹精明也一生无害,但我做不到。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保护你。

-----------------------郁希白

你死了,我听到有关你的音讯,两军交战之际在战场上一向冷静的你,竟没有顾得上军阵大局,只身一人一路杀向边国,这一战,并无人关乎结果,如今更是所有人都在惋惜你郁希白一代枭雄英勇为国,现下被敌军俘虏,已是千刀万剐,抱着必死的决心那一刻,你是否后悔过?你不是容易冲动的人,得知这一切我不禁一阵心寒,希白,你当真觉得你的死就可以解决一切?希白,你未免太过小看我,也太过小看我对你的爱。希白,你知道我定定的站着将手心攥得渗血吗?希白,你不要,不要花侧了吗?我是你的妻室,你宁愿死都要爱那个没有人爱的花渡?我小心翼翼在你身边,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只能看到花渡,花渡,我不是不疼你,只是我真的爱希白,爱那个第一个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人。花渡,别怪姐姐了。

------------------------------花侧

公子慕伦
前世部分会用对话方式描述,女主陆娥出场后会恢复正常叙述。

第一章 前世之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