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城门之处

  陆娥从乱葬岗胡乱走到城门已经是早上,朦朦胧胧太阳升起,她却没有目的,她除了知道走回城中并没有其他打算,她不知道自己突然出现会不会被官府追杀,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回到花府,只觉得应该替花渡祭奠一下她死去的娘,一生默默无闻的娘。

跟着人群排队走进门口,她发现人们似乎都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陆娥低头望着自己的打扮,裙角撤掉几块,衣裙脏乱不堪,再一想,估计走了一夜,头发也早就乱了,伸手摸了摸脸,再看自己的手也是脏的不像话,不知是手脏还是脸脏。不过被这样的手抹了一把估计更是没了形象。

没有办法,什么样子都得在人群中生存。

队伍排到了陆娥,城门官侍不出所料的拦住了她:“小叫花子,你是天都人吗,有没有官籍。”这兵卒的语气不耐烦般的例行公事。陆娥忽然想到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每个办事窗口对待这些百姓都没有什么好的态度。工作的时间长了,不想一次一次繁复的解释办事流程,索性头不抬眼不睁直接大声说,有什么不明白的去看贴在门口玻璃上的公示。陆娥一笑,她似乎想到了进城的办法。

“这位官家大哥,我有一个办法既能让您不用跟每一位进城的人重复同样话,又能提高百姓进出城的速度。”陆娥悠悠的开口,这样的话若是别人说去,门口的官侍定然会觉得她是故意拖延时间想要蒙混进程,可陆娥笃定的声音却让他觉得似乎就应该听听她怎么说,于是他让陆娥快点儿说,说完拿出官籍。

陆娥不想太过张扬,毕竟她这具身体的身份容不得她在城门口放肆,于是便把那位官侍叫到一旁过来说话。

“要想省去对每一个进城的百姓重复同样的问话很简单,只要在城门口贴上入城需进城文牒或官籍以及运送货品要求等等告示,人们看到了自然会出示和遵守。”

被叫来的那位官侍相当不耐烦的说道:“这位姑娘真是有趣,您当每个人都识字呢,这城里城外整个天都,寻常百姓写个信都是要找先生代笔。来吧姑娘,拿出你的通关文牒才能放你进去。”最后的语气近乎轻蔑,因为此时他觉得自己才是被耍了的人。

陆娥莞尔一笑:“百姓再不识字,也要认得自己的名字,也要认得钱币上写的年历,就当做符号般记下,总有一天,这城门口也是井然有序。”

陆娥想,在她所在的时代,人人坐火车都知道出示车票身份证,人人坐飞机都知道领登机牌,规章制度制定完善,办事效率自然提高。

官侍又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但仍是不敢相信通过告示这种方式会引起重视。只听陆娥继而说道:“城门口贴出的告示,来往人群即便看不懂也是要注意的,当中识字的人说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早晚人人都会烂熟于心。我看这位大哥也是明理之人,所以再告诉你一个让百姓不争不抢排队进城的办法。”

这下官侍大哥来了兴趣,要知道,百姓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着急进城,抢到别人之前,这种矛盾每天上演无数次。要知道他们每天查不同的人已经耗费了几乎所有心力。还要解决这些纠纷,简直头疼至极。便询问陆娥:“姑娘快说,该如何做。”

陆娥知道他正急着知道结果,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设立一个号码发放处,每个人进城都需要探查一段时间,但是取号码只是瞬间的事情。从一到一百号循环发放,先到的人先领取号码,城门口的官侍只需要叫出号码,手里拿号码牌子的人听到拿出牌子和通关文牒,岂不是事半功倍。”陆娥见眼前的官侍十分赞成,便又卖给他一个人情:“对待有急事想要赶紧进城的百姓,您也可以手里藏几块牌子,只要出钱,号码就是他们的了。”

官侍大哥明显没有刚才那么亮:“姑娘真是聪明之人,但是在别人有急有难时还想着如何拿钱,实在是趁人之危。”

陆娥一想,早知道不把这些世故狡猾带到古人的世界里,转念想到子桑玉,才觉得还是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对待这里的事情。

“您说的对,不可以在别人有难之时趁火打劫,但是您不这么想不代表其他官兵不这么想,我这是提个醒给您凡事有利有弊,实施起来也是有困难的,但我这个提议现在是您的想法了,实行与否上报与否就是您的事情了。”

官侍沉思了一下,决定先上报这个主意,实施起来说不定真的可以事半功倍。他让陆娥在一旁等候,进了城楼欲禀告侍卫领。

陆娥本来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也不慌不忙在一旁观察着来往人群。百姓出入城门的速度十分缓慢,便有三五成群闲聊几句的景象在这城门口。陆娥虽然通晓花渡的记忆但是花渡近日的记忆都是花郁两府之事,对时事知之甚少。所以不论是谁的谈话,陆娥都留心听着。从来往的人群中,她知晓天都公主择慕诚若招驸马一事,这是天都眼下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件事。

陆娥心下想着,诚若公主招驸马等同于和亲,更是国事。天都举国在细密筹备的同时,更会兼顾外来使者,勿让人有机可乘。如此看来,花府这件事虽然闹出了人命,花丞相是文官,家中妻妾儿女之事算是丑闻,定会遮掩,于这天下之大更算小小一桩,谁会在此时顾忌呢。陆娥慢慢安下心来。

陆娥思忖之际,与陆娥交谈的侍卫带着一脸笑意迎面走向她:“我们侍卫领说要见你。”陆娥心中十分无奈,看这侍卫的表情,这个意见暂时应该是被肯定的,侍卫带陆娥去见侍卫领说明他并没有邀功到自己头上。这侍卫真是老实。

到了城楼之中,那侍卫向屋内站在一旁的一位男子弯腰道:“总领,那位姑娘带到了。”然而陆娥的目光并不在侍卫领身上,她才一进屋,来不及观察屋内构造,目光便被坐在竹椅上的男子深深吸引。那男子不过是少年般模样,看起来似乎没有她这副身体年纪大。少年安静的坐在竹椅上,月牙色锦袍似乎将这并不宽敞的房间照亮,腰间系玄青色腰带,挂有墨色腰牌。往少年脸上瞧去,陆娥都不禁眨了眨眼睛。本以为见过子桑玉妖孽一样的脸,对任何五官都不会再觉惊艳,可眼前的少年,分明是天人。

第八章 城门之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