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后世重生

  干净利落的短发掖于耳后,小巧的耳垂之上并无任何修饰,细碎的刘海垂于额前,盖不住棱角规矩的细眉。高挺的鼻,薄而饱满的唇,稍尖的下巴构成了一张精致的脸。独是那双眼,灵动却又包含深邃。这也许是陆娥10年来在法律事业中探索而独有智慧之眸,也许是生来就有一双吸人魂魄的眼睛,若是单凭眼就可以观世,那么陆娥的眼就能够洞察一切事物,知晓一切人心。

30岁的陆娥在法律专业毕业后,仅工作6年,已经是业中精英,在她手中即便是疑难杂案也总能一针见血的找出对方的弱点,全局翻盘。并不是推理高手,却能在审判庭中处处抢占先机,通过对方代理律师的辩护词了解对方忽略的以及对方掌握的信息,机敏的应变,所以6年来,陆娥几乎是业内人士中,一个年轻而可怕的传奇,久而久之,找上她的案子涉及范围更广源头更复杂,即便如此,陆娥也始终保持着她在业界的神话。

理了理黑色西服外套,陆娥对着镜中的自己自信一笑,转身拿起办公桌上刚刚整理好的辩护文件以及关于案子的有力证据。陆娥一边微笑一边暗暗的告诉自己:“这场官司赢定了。”说着便开门向外走去。

空荡的停车场内,陆娥拿着文件大步向自己的黑色跑车走去,职业高跟鞋发出的钝响在停车场中稍显突兀,远远的,陆娥开了自己的车门,也随着开汽车门的声音响起时,陆娥的脖子上被勒上了一根尼龙绳,几经挣扎陆娥已经半躺在地上而脖子上的力道却丝毫未减,求生的欲望随之而来,陆娥扔下手中的文件夹双手试图将尼龙绳松开,可身后的人却似乎想要尽快的结束她的生命,反而勒得更紧。始终看不清后面的来人,陆娥的意识也逐渐涣散,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后蹬着走,但是一刻呼吸也没有得到,她大概只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中年男子,拾起了地上的她刚刚扔掉的文件,似是惋惜的对陆娥说,“小姑娘打官司这么卖命,一定得罪不少人了,不是我们也会有别人要你的命,早晚的事。“中年男子一边翻着文件,一边摇头跟勒着陆娥的男人说道“尽快处理掉,干净点儿。”然后陆娥再也没有了意识,那个模糊的人影,便是陆娥眼中这个世界最后的画面。

刚感觉到脖子传来疼痛,陆娥猛地睁开眼睛,没有一丝对光线的不适,因为刚睁开眼周遭只有黑暗。转头看到天空上缺了角的月亮,凭着身体的感觉,陆娥意识到自己似乎躺在土地上,只是脖子比刚醒来时不知疼了多少倍。

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脖子,抬起手的刹那,陆娥借着月光看到了胳膊上宽大的袖口心中一惊,低头再去打量自己身上,扯得脖子一阵剧痛。继而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瞬间无数画面浮现在眼前。花府、郁丞相、娘、莲姿、花侧、郁希白、翠色。还有,花渡。花渡?陆娥勉强坐起身来,看清了周身环境,发现她刚才的确是躺在土地上,而就在她周围,躺着无数具尸体。有些没了眼睛,有些蜷缩着,有些连衣服都没有,有些少了胳膊或腿,有些只是半个身子,他们身的衣服不出所料都是长袍。

陆娥突然明白,她身处的世界,早已经不是21世纪。想到21世纪,能让陆娥留恋的有什么呢?父母离异从小被奶奶带大,奶奶也在她大二时候去世了。是有个未婚夫来着,都说门当户对金童玉女来着,可是陆娥心里总是有个结的。

陆娥看过一组图片,图片上又很多对情侣,但演绎的都是当男人看见自己的未婚妻子穿上婚纱的那一刹那。第一张图片上的男人,四指遮住自己的口鼻,拇指微微向下,眉头轻皱,向脸上看去,已经是泪流满面。第二张图片上的男人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又是哭的不能自己。第三张图片上的男人甚至激动的蹲了下来,不用再找眼泪,他的肢体便说明了一切。每一次看这些图片陆娥都感动到自己仿佛是图片上的男人。她也希冀着,自己能遇到这样的感情。

然而在她试婚纱的时候,她边听导购小姐惊叹她的美丽边微笑着拉开帘幕看向自己的未婚夫,发现他懒懒的躺在椅子上,清秀的眉眼间难掩疲惫之色,陆娥便出声叫他。他看向陆娥,疲惫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倦怠的微笑,随即点头称赞:“我们家陆娥还真是美。”

不是这样的吧。陆娥总是在想。爱情,不是这样的吧。

那个世界,足够支撑她的,似乎只有做不完的工作,那些挑战对她来说才是最有意思的。现下既已穿越到这乱葬岗,那就说明,陆娥死了,她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想到这里,陆娥的心就安定了。

就当这里是人间般的阴曹地府,再活一次,她定要脱胎换骨。

第五章 后世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