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算计攻心

  四月天,细雨绵绵。柳欲泣,风随痴缠。整个皇城被这缠绵的雨笼上了一层雾气,像是隐盖着一些秘密,又似是不忍将这现实完整的呈现于人们眼中。于是就这么一直下着,可是街巷中百姓谈论的话题又实在没有枉费这场雨,人们看到了烟雨濛濛编织的残破,却没有看到柳枝上雨滴的难过。雨水顺着屋檐滴下,盖不住任何嘈杂。

花府厨房中,一个刚摘过韭菜手上都是土的奴婢愤愤的说道“你们说这二小姐怎么会这么狠心,先是请法师做符咒害二夫人染上重病,后是因为被禁足怀恨在心想要报复二夫人和大小姐,还想在咱们厨房中下毒,还好被秀灵发现了,要不然二夫人和大小姐有什么事情咱们全屋人都得拿命来偿。”

叫做秀灵的奴婢放下手中的水盆附和着“那天夜里我刚躺下,二夫人差人来吩咐第二天早上要吃五色豆汤,我起来去厨房准备泡豆子,然后就发现二小姐鬼鬼祟祟的也往厨房去,我心下还想呢,二小姐不是禁足了吗,难道是放出来了?不过咱们做下人的哪敢问小姐们的意思,何况老爷吩咐过除了送饭不许任何人亲近二小姐,我只好跑去问宋管家的主意,然后就看见宋管家跟着老爷和二小姐赶来厨房。点亮灯火才发现二小姐正往包袱里面装干粮,本来以为虚惊一场,谁知道厨房的水缸旁边地上有一包散落的粉末,老爷检查过发现竟是砒霜。”

另一个切菜的丫鬟接道“二小姐平常对我们虽然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谁又能知道她这蛇蝎心肠藏得那么深,被禁足想要逃跑不说,还想再水中下毒害全府的人,被发现的时候还想把一切嫁祸给大小姐,咱们大小姐多善良啊,老爷打二小姐的时候大小姐一直拦着呢。”

只见秀灵同意的点了点头“大小姐真是好人,二小姐都那么坏了大小姐还在为她求情,还好咱们老爷英明,把二小姐赶出府去,二小姐要是还留在咱们府里那多可怕啊,要我说二小姐就应该被送到官府,她要下的是砒霜,这可是全府的人命呢。老爷都那么宽恕她了,谁知道二小姐还是不死心,临走之前在二夫人院中放了一把火,整个院子几乎都烧光了,大夫人怕二夫人有危险赶去救她,自己却困在院子里,被浓烟活活熏死。还好二夫人当时在大小姐院中,不然岂不是又搭进去一条人命。现在整个皇城都在缉捕二小姐,你们说她要是知道自己害的是自己的娘,得多后悔。”

“都在这嚼什么舌根子,主子们的事儿也是咱们能议论的?”说话的人正是宋管家。“就在刚才,二小姐已经被官府捉拿归案,大夫人死的冤枉她的命自然由二小姐来偿,过去的事情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二小姐和大夫人待咱们中间儿哪个也都不薄,我发现谁再没活干说闲话,就罚她打扫烧毁的院子去。都干活吧!”

几个丫鬟在知道二小姐被缉拿归案的时候反倒是有些担心二小姐,毕竟她们侍奉多年的二小姐从来都是美丽善良的,但是管家发过话了,谁都不敢在言语一句,只能在心里替二小姐惋惜一下。

可是她们谁又能知,这所谓事实背后的事实。

如今的地牢,仿佛因为外面淋漓的雨变得更为潮湿阴冷,花渡在一个角落里,眼神似是因为哭过许久而浑浊,但是身形却自在坦然丝毫未见瑟缩。此时的不瑟缩并不是她对命运的抗争和不屈服,而是坦然的向命运妥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让她留恋,那个一直疼爱她的让她崇敬的爹对她只是失望而没有相信,她的亲姐姐和二娘用最温柔而最残忍的方式不留余地的把她逼上绝路。先是在饭菜里面悄悄下毒,她察觉后饿了两天。然后调离她院外的侍卫让有机会逃跑,她收拾包袱的时候看到府中侍卫很少决定去厨房带些干粮,没想到随后爹就赶来了,烛光亮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水缸旁边还有砒霜,一切都是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计划。这还不是结束,爹派人赶她走的时候,花侧心疼的劝着“毕竟花渡是二小姐,该给她留些尊严,让她自己走吧”。她知道花侧想赶她走,她更想走,原本打算出府之后再找机会给娘报平安,但怎知这逃跑也害了她娘。正是因为她是自己走的,所以没有人给她作证那场大火并不是她所为。踏出了大门她得到了难得的自由,哪怕这自由是被误会才可以得来,她只顾着往更远的地方走,哪里看得到她身后的花府中二娘别院,点点火光,正在逐渐,向天蔓延。

如今在这阴冷的牢狱之中,心境似乎比环境更加残破。花渡没有掉眼泪,她只是在想她的娘,想她的少年郎,想着该准备奔赴死亡。就在她愣的出神的时候,铛啷一声,门上链锁开启的声音,花渡并未转过头去,似是早就料到会有人来看望她一般。“花渡,”一个慵懒中带着几丝妩媚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好吗?我刚刚打点过这里的狱卒,让他们千万别怠慢你,虽然你是戴罪之身,但你毕竟是花家最最娇惯的二小姐,即便是在狱中,也不应该太过落魄。我看啊,”“行了,”花渡不耐烦的出声打断,“花侧,你来了,说明我快走了。”花侧欣欣一笑,“是啊,我妹妹还真是聪明,不过你可不要怨我,你和大娘有今天的下场,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跟我可没有关系。”

花渡心如死灰,已是不愿再与花侧继续纠缠,只是微微侧过头去,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来人,好好侍奉二小姐!”花侧清越的声音响起,在花渡听来却是无比恶心。话声刚落,一个彪形大汉走进牢门,带进浓烈刺鼻的鱼腥味道。花侧慢慢走了出去,神色逸然。

那大汉狰狞的笑着靠近花渡,花渡本以为姐姐想要她的命,没想到姐姐更想让她生不如死。

一个转身,花渡将头向着墙撞去,谁知道那大汉一把抱住了花渡的身子,淫笑着就要想花渡耳后亲去,花渡已是浑身不能再动,向后狠狠踩了他一脚,在他痛呼之际,花渡轻松挣脱再度向他下身踢去一脚,大汉已是痛得不能自已,杀心大起,想到大小姐吩咐本来也是办完事情再将其结果,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向花渡纤细的脖颈绕去……

第四章 算计攻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