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gt回国

  十一年后.......

一架从英国伦敦飞往日本东京的上官家私人飞机从天空中呼啸而过,在湛蓝色的天幕中划过一道与白云同色的细线......

天邪坐在飞机里,透过玻璃看着外面湛蓝色的天空,心中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哥哥、周助哥哥还有郁士哥哥坚决让她来看全国大赛,她也许永远不会踏上这片理应是她故乡的土地吧......

身后的羽翼两姐妹看着天邪倚在玻璃上发呆,相视一眼。眼里是同样的赞叹与心疼。赞叹的是天邪的完美与精致;心疼的则是天邪的病情与聪慧。天邪真的很完美,完美的不似真人呢......

小羽走上前,弓着身子问道:“天邪,该洗漱了。”

天邪抬起头,深蓝色的凤眸淡淡的扫了她们一眼,站起,然后淡定的向前走,边走边说:“嗯....”就在两姐妹也想跟上的时候,天邪说:“以后不用那么恭敬,我现在是迹部天邪,不是上官萋萋,更不是下一任的阴阳家少主,也不是阴阳家的姬如千泷”顿了一下,接着说:“千泷公主”

说完,回眸一笑,笑容是那么温暖,仿佛能融化寒冰一样。羽翼两姐妹楞了一下。再回过神来,都温暖的笑了起来。天邪真的很细心呢,她们那么浅淡的自卑都被发现了呢。可是,天邪你知道吗?你明明那么冷漠的一个人,笑容中的温暖,为什么让我们想哭呢?为什么刚刚天邪将头靠在玻璃上的动作,给了她们一种她就要如此小时,再也不回来的感觉一样......

想到这里,她们竟然不敢再想下去,她们怕,真的怕,怕这个给了她们一份内敛温暖的女子,真的不久于人世......

这时,换好衣服的天邪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发着愣的羽翼两姐妹,轻声道:“小羽?小翼?你们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羽翼两姐妹回头,正好对上天邪担忧的目光。小翼活泼一笑,扑进了天邪的怀里,撒娇道:“人家才没有不舒服呢,只是看见阿邪穿这么漂亮楞了一下而已嘛....”

比较沉稳的姐姐小羽看向天邪的穿着:藕绿色的及膝长裙,一双白色的小高跟,一只白色镶钻手表。微微皱起眉,开口道:“阿邪,你身体不好,再加件外套吧。”

闻言,天邪低头打量自己的衣着。嗯,好像是有点薄了,点点头,浅浅的笑着,说道:“谢谢小羽呢,我都忘记了。”便转过身在行李箱里翻找出一件白色的外套,穿上。转头对小羽说:“这怎么样?”

小羽点点头。小翼看着天邪光洁额头上的金色法纹,越看越不舒服,拉住天邪的衣袖说道:“阿邪,你用什么东西遮住那个法纹好不好?小翼不喜欢,感觉阿邪好远。”

小羽闻言,看向金色法纹,点点头,赞同道:“确实呢,阿邪你有没有什么额饰一类的东西?”

天邪笑着将紧紧拉着自己衣袖的小翼的手轻轻拂下,听见小羽的问话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拍手,走到行李箱前,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皮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印着花神泪法纹的盒子。

两姐妹认得这盒子,是上官家上任家主,天邪的爷爷在天邪要去英国时给天邪的。天邪打开盒子,盒子分三层,里面放着很多东西,却井然有序;第一、二层放着各种玛瑙、宝石、水晶、玉石精心制作的饰品;第三层放的就是一些没有进行雕琢的玛瑙、宝石。这些宝石是爷爷给天邪闲暇之余练手的。

阴阳家里有很多能人异士,有一个人,她有一双能手,雕刻玉石很厉害,她很喜欢天邪,便将一身能耐全教给了天邪。天邪是很招人喜欢的,她身上有一种祥和安宁的气质,再加上混沌水木之身,先天灵体的相当于开挂的天赋,她是很受人宠爱的。

天邪拿出一枚天然水绿色的椭圆水晶,戴在头上,刚刚好遮住了头上令人望而生畏的金色法纹。转头微笑,抚摸着小翼黝黑的长发,问道:“怎么样?”

小翼点点头,突然指着盒子里的宝石说道:“阿邪,你看,这四块宝石额饰,在算上你头上那一块,不就是五块元素宝石吗?”

小羽,天邪一看,还真是。相视一笑,天邪心中似有暖流,自己的家人们啊,一个个都对自己那么好。

到了下飞机的时候了,天邪犹豫着,小翼看着天邪不走,好奇地问:“阿邪,怎么不走?”

旁边的小羽没有说话,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过疑惑。天邪抚着自己银白色的长发,无奈道:“我的头发颜色变了,哥哥会认出来吗?”

旁边的小羽笑笑,安慰道:“迹部景吾怎么可能认不出?就凭你脸上的泪痣,他就能确定是你。”

小翼也挥挥小拳头,恶狠狠地说道:“迹部景吾要是认不出你,我就打他,打到谁都认不出来为止!”

天邪被逗笑了,清脆的笑声十分好听,心中的担忧也不见了踪影。她们下了飞机,相视一笑。

日本,她们来了!

<4&gt回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