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飘零辗转几艰辛2

  寄叔将车子飞快地开往火车站,一辆专列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寄叔因为还有别的任务,清仪她们刚下车,寄叔就立刻调转了车头,顾不得多说什么,清仪一行人赶紧上了火车。

清仪等人一上车,火车就在暗夜中轰隆隆的开了起来。

上了火车,清仪早已吓白的脸色才勉强恢复过来一些,唇角还是白的透明。清仪本是娇养长大的,在陆家也是下人侍候着的,什么也没有经历过,更别说这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面,虽说有宋解等人拼死护着,又因为在车子里担心宋解的伤口,见子弹从他们手臂中取出来,当时就吓得不轻,如今在这里大口呼吸着有些沉闷的空气,更觉喘不过气来。洗素宝儿虽说是丫头,但是所在的沈府和陆府都是安生人家,几时见过这种场面,虽说比清仪好些,也好不到那里去,两人就在清仪旁边坐着,那里都不敢去。

一旁的宋解和侍从官自是见惯这种场面的,见清仪和洗素宝儿如此神色不由心中有些鄙夷,但是面上还维持着原有神色。

清仪神色稍缓,就问道:“宋副官,少帅他,他如何了?”

宋解见清仪问陆荣祁的情况,不禁抬头看了清仪一眼,随后低下头去,小声道:“不知。”

清仪听到这,不禁有些失望。

折腾了大半夜,宋解掏出怀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对清仪说道:“少奶奶,已经是三点了,您好歹歇歇,我们十一点会到达北平。”

清仪没有想到会去北平,不禁出声问道:“为什么不回江中?”

宋解淡淡的说道:“去江中的路已经叫贼人堵了,只能去北平。”

清仪没有想到回沈家的路已经被堵死了,脸色上有些挫败。而后宋解和那两个侍从官走了出去,只剩下清仪和洗素宝儿了,三个没有经历过血腥场面的小女子,奔跑逃命了一路,实在是累的狠了,互相拥着和衣而眠。

第二天,清仪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凑合着吃了些干粮,又喝了些热水。吃食实在是粗糙了些,平时精米细面清仪吃的都少,但是如今为了多些力气,清仪拼命下咽着那些干粮,虽说和洗素宝儿比,吃的还是少了些,但是已经比清仪平时吃的多了好多。

十一点,火车停止了前行,清仪宋解等人从火车上下来,到了北平。

北平相对江北来说,是比较安生的,至少没有枪声,没有弥漫的血腥味,也没用遍野的尸体。

宋解将清仪等人带到一处独立的小院落,那里只是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上面落了铜锁,宋解自顾自得拿出钥匙,随着宋解转动钥匙,铜锁应声而开。毫无疑问这里应该就是宋解的家了。

那座小四合院中布满灰尘,看来宋解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洗素宝儿见状忙进去打扫,宋解和那两个侍从官身上还有昨夜留下的枪伤,当时时间紧只是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并没有认真处理,只好处理伤口去了,清仪见洗素宝儿收拾房间,自己虽说没有收拾过,但也不想干看着,只好学着洗素宝儿收拾起来。

洗素宝儿收拾好了之后,见这座四合院中一点吃食都没有,总不能总吃干粮吧,两人就挎了菜篮子出去买菜去了。

第三十一章,飘零辗转几艰辛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