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飘零辗转几艰辛5

  清仪听了那男子的话,忙问道:“大哥,您知道哪里是最近的省城啊?”

那男子见清仪洗素像是实诚人,也就好心的说了:“姑娘,这里是北平城外头的一个小村子,要说找医馆,可以进北平城,也可以去东北的城里,那里也离得不远。”

清仪自然是不敢在回北平的,忙说道:“大哥,我们正要去东北呢,可是却不知道哪一条路是通向东北的?”

那男子也就把去东北的路告诉了清仪和洗素,清仪洗素忙谢了,之后清仪洗素又用一些银钱向那男子买了些干粮。因为当时叫花子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准备,所以钱财衣物什么的都没有拿出来,只是洗素昨日买菜剩下了些银钱。买了那些吃食后,本还想买辆驴车,牛车什么的,但是买完干粮洗素身上所剩的不过是八十个铜子,根本不够,只好做罢了。

清仪洗素狼吞虎咽的吃了些粮食,又凑合着给宋解喂下去一些,之后就又上路了。

两人架着宋解费力的抬着腿,一步比一步艰难。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眷恋清仪,一个老头驾着驴车,正要回家,和清仪洗素同路,见她们两个姑娘家实在辛苦,就招呼清仪上车来。

清仪洗素实在是累的狠了,谢了老人,在老人的帮助下把宋解费力抬上了驴车。

清仪洗素坐在驴车上,竟然感觉驴车是这样的舒适,比那些小洋车什么的舒适多了。

傍晚,驴车到了老头儿所在的村子,清仪洗素到底还是知道夜里走路不安全,就拿出十个铜子送给老头儿,希望可以在老头儿家借宿一宿。

老头儿本就可怜两个女孩儿在这乱世之中奔波,加上还有十个铜子,就乐呵呵的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清仪洗素简单的洗了把脸,一旁挑水的老头儿,看见清仪素颜的脸颊,看傻了,水桶倒了,还不自知。清仪感念老头儿一路相助,把那水桶扶了起来。吃了些买来的干粮,又向老头儿问了问去东北的路,就上路了。

一路上,许多男子盯着清仪直看,看了一眼接着就看第二眼,弄的清仪很不舒服,向洗素问道:“洗素,我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他们一直盯着我看。”

洗素听了清仪的话,向四周看了看,那些男子忙收了眼神,又看了看清仪,小声说道:“小姐,真的,好奇怪啊,从今天早上开始,好像就一直有人盯着小姐您看啊。”

两人见这里的人神色奇怪,只得扶着宋解,加快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走到一个偏僻处,忽的一下蹿出两个人影来,在清仪洗素叫出声来之前,就把二人迷晕了。

等到清仪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上好的西洋弹簧床上,上面浅粉色的丝质如意锦的棉被盖于清仪身上,清仪身上也不是原来那件布满灰尘和血迹的破旧衣裳,而是干干净静的浅黄色水纹锦的丝质睡衣,清仪不由得吓了一跳。

第三十四章,飘零辗转几艰辛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