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湘山别院遇故人3

  清仪醒来的时候,还是在陆家湘山的别院里,躺在雕着合欢花的楠木床上,青色的轻纱帐幔用小金钩钩住,清仪只感觉额头处很疼,之后,回想起了事情的经过,还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也不顾发蒙的头,连忙挣扎着起来。

洗素听见动静,看清仪醒了过来,挣扎着要起来,赶紧来扶清仪,在清仪背部垫了几个软软的枕头。清仪倚着枕头,忙问道:“洗素,他怎么样?”

洗素小声说道:“小姐,姑爷把杨公子放了,那天小姐您那么求姑爷,姑爷见您都磕晕了,就把杨公子放了。但是,小姐啊,姑爷这回好像是生了大气了,见您磕晕了就叫了个大夫,第二天就回了城里,都没打发人来问一句,您就别再提杨公子了,省得姑爷再生气。”

清仪见洗素这么说,微微放下心来。

而后几天,清仪在别院中养伤,倒是一面都没有见到陆荣祈,清仪心中甚是不安,想要见到陆荣祁,却不知如何开口。

清仪在别院中养了几天,额头上的於肿消了,露出白嫩的皮肤来。陆家公馆里的寄叔开了洋车来,接清仪回公馆去。

到了陆公馆,宝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宝儿忙把清仪引进去。

宝儿在前面带着路,清仪走着,发现却不是到原来到小洋楼的路,有些惊慌的问道:“宝儿,这不是去小洋楼的路,这是去哪?”

宝儿小心的说道:“少奶奶,这,这是去清凉水榭的路,大少爷说少奶奶喜静,清凉水榭清爽,大少爷说少奶奶想搬进去一段时间。就,,就命人把少奶奶的东西搬到了这里。”

清仪听了宝儿的话,脸色有些发白,心中也有些不安,陆荣祁这是真生自己气了,也是,自己那样做,他不生气才奇怪。

宝儿看到清仪的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的安慰道:“少奶奶,您别伤心,清凉水榭夏天里可凉爽了,府上都说大少爷会疼人呢。”其实宝儿心中也知道肯定是大少爷和少奶奶吵架了,把少奶奶遣到了清凉水榭。但是宝儿知道清仪是个好主子,就捡了些好话安慰清仪。

对于宝儿的说辞,清仪不置可否,只是心中有些想念陆荣祁。走了很远,清仪才到了宝儿所说的清凉水榭,其实就是陆公馆最深处了。在清凉水榭的门外。清凉水榭有些荒凉,和陆荣祈的花园小洋楼差远了,清仪无奈的笑了笑,走进了清凉水榭。

清仪在水榭中转了转,发现这里虽说地方不如小洋楼的一半大,布置也很粗糙,但是重在清静,加上洗素宝儿,才不过三个人。还有就是清仪在小洋楼里的书籍,纸笔,梳妆台甚至是那面梳妆的西洋镜都送了过来,清仪发现还是可以的。

清仪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向衣橱,那身全白色的雪狐狐裘静静的挂在衣橱里,清仪抚摸着狐裘的皮毛,不禁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第二十七章,湘山别院遇故人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